第101章 王爷请好(七)-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01章 王爷请好(七)

    第101章  王爷请好七

    丞相夫人好像是被丞相说服了,在陶湘的婚事上面表现出了莫大的热情,每天都不歇息的。不是让下人们好好布置相府,就是到“金枝玉叶”看些首饰什么的。

    陶语姐妹几个都搞不懂这丞相夫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只能静观其变。

    对新娘子宓奚玥来说,有人能帮忙操心她的婚礼是再好不过的,她可没那份心思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上。

    “金枝玉叶”中。

    掌柜笑呵呵的拿出两份一模一样的首饰:“夫人,这就是您要的东西。”

    丞相夫人满意的点点头,这家店的手艺果然了得,她都分不出哪一份是真的,哪一份是假的了:“哪一份是真的?”

    掌柜的指向左边的一份,“这一份”

    随后,他又不放心的叮嘱道:“夫人,您可要保密啊,要不然传了出去,小店可是还要做生意的!”

    “本夫人的嘴,掌柜的尽管放心。”丞相夫人心情很好的回答,“本夫人要将真的那份带走。”

    “是,小人这就去给夫人您包起来。”

    掌柜殷勤地招呼伙计包好首饰,递给陶夫人。

    丞相夫人拿过首饰,盯着掌柜,一字一句的说道:“希望你的嘴,也如本夫人一样严实。”

    “这是自然。”掌柜的谄媚道,“夫人慢走。”

    “恩,我们走。”身旁的丫鬟赶紧过来搀扶陶夫人离开。

    蓦地,幕帘后面传来一声轻笑:“呵呵”

    掌柜的早就没了之前的谄媚,来到幕帘前,一脸的恭敬之色。“主人,为何要答应那个女人的要求?”

    “就算你不答应,她还是会找别家做的,我一向希望事情能掌握在自己手里。”

    那人的声音竟如清泉叮咚般清脆入耳。

    丞相夫人大张旗鼓的回府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金枝玉叶回来一样,一回来就直奔湘园。

    “湘儿,你看母亲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

    说着,丞相夫人拿出首饰盒,当着陶颜湘的面摆弄着这些首饰。

    宓奚玥满脸的受宠若惊:“母亲,你这,是给我的?谢谢母亲。”

    陶夫人一脸殷切:“傻孩子,跟母亲道什么谢啊,你这孩子从小便没了亲娘,我也是把你们几个都当作自己所出,可能会有没有照顾到的地方,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母亲也不是故意的。”

    “母亲何出此言?父亲和母亲多年养育之恩,湘儿何以忘怀?”宓奚玥也是一副被感动的样子。

    陶夫人随即化身为“鲁国好嫡母”:“好孩子,这以后嫁去了安王府,可不能再凡事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了,要学会忍让,安王府里姬妾众多,你身为王妃,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别到时候失了身份,不然,相府有可能遭受无妄之灾,晓得么?”

    这一番情深意切的话让宓奚玥听了,差点就吐出来了。说到底,这丞相夫人还不是说要自己别争宠,安安生生地做好安王妃,不然惹了什么事儿,就会牵连到相府。这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听了陶夫人的话,宓奚玥“哽咽”道:“母亲,我定会好好侍候王爷”

    那男人要是敢跟别的女人怎么样,她分分钟弄死他,大不了下个世界重新来过。

    系统抖了抖小平板,掉进醋坛子的宿主真可怕!

    “乖孩子,为娘以前怠慢了你,苦了你了。作为补偿,娘还特地去给你置办了一套精美的首饰给你当嫁妆,这嫁衣啊,还得你亲自缝制,一定要好好绣啊,女人可就这么一次给自己缝制嫁衣的机会,一定要仔细些。”

    这丞相夫人的话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各掺一半,倒是个会说话的。

    宓奚玥身上的鸡皮疙瘩直抖,丞相夫人说得固然好听,甚至把自己这些年刻薄陶湘的愧疚都说出来,这也改变不了她这个女人的黑心肠。

    宓奚玥抹了抹眼泪,“母亲所言极是,湘儿一定不会辜负母亲的一番真情实意。”

    她绝对会好好做这个安王妃,一定不会给丞相府脸上抹黑的才怪!

    “如此甚好。”丞相夫人摸了摸眼角那并不存在的眼泪,“时间不多了,湘儿你可要好好绣嫁衣,莫不能被别的人比了去。”

    丞相府的千金们还有一手绝活就是刺绣了,绣出来的东西就跟真的一样,作为丞相府的xiǎo jiě,原主陶颜湘自然也学过。

    “母亲放心,湘儿会用心的。”

    宓奚玥是有些惆怅的,她又不是原主,没点亮那个这项技能怎么办?

    “看到你这么懂事儿,母亲也替你四姨娘感到高兴。”陶夫人轻叹一口气,仿佛是真的在哀叹四姨娘一般,“看我,这么喜庆的日子说这些干什么?我得去准备其他东西,好让我们家湘儿啊,漂漂亮亮的出嫁!”

    宓奚玥赶忙起身相送,“母亲慢走。”

    “还跟母亲客气什么?别出来了。”

    陶夫人笑着把宓奚玥按回座位上,翩然离去。

    “伊唷”宓奚玥身后的小乔抖了抖身上,夸张的打了一个冷战,“夫人真是脸皮够厚的,这么多年她怎么对您的,怎么可能一句话就揭过去了?”

    从小到大,xiǎo jiě从来没有什么好的待遇,穿衣服永远都是其她xiǎo jiě们穿剩下的,不要的,吃的饭也是和奴才丫鬟一个样的,甚至连管家的孩子都比xiǎo jiě吃得好。若不是xiǎo jiě有了别的机遇,估计早就去找阎王爷下棋了!

    宓奚玥拿起衣服,安抚小乔道:“好了小乔,跟那种人计较这么多干什么?你计较的多,就越想生气,越生气,就越想计较,可人家还跟没事儿人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你到头来倒气出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

    世界上不要脸的人那么多,你给了她脸,她估摸着还嫌皮厚呢。

    “xiǎo jiě,你倒是好脾气”小乔嘟着嘴说道,然后才发觉自己给自家xiǎo jiě戴了顶高帽子。

    什么好脾气啊,xiǎo jiě不是个有仇当场报的人,她总喜欢把事情放在一起算总账!

    那人的下场想到这儿,小乔打了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