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王爷请好(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02章 王爷请好(八)

    第102章  王爷请好八

    “以后啊,你就要多向你家xiǎo jiě我学习,别整天把自己的小情绪都露在外面,这小到相府,大到京都,人精可多着呢。小心一不留神就把你给卖了。”

    小乔跟在自己身边看了不少事情,也经历了不少,却总是不长心眼儿,她看着也是醉了。

    好在这个麻烦已经快到别人手里了,她也落得清闲。

    要是小乔知道自家xiǎo jiě这么想她,不知道还要怎么闹腾呢。

    “xiǎo jiě,夫人送来的那些,可都是真金的!”某人两眼冒着绿光,活像饿急了的狼。

    宓奚玥黑线,刚说她不着调,她就蹬鼻子上脸。

    “小乔,你这幅模样可千万别被小俊看了去,小心他怕哪天被你卖了,就不要你了。”

    “他敢!”说到心上人,小乔可是一点都不客气,“他要是敢不要我,我就我就把他打晕送去清馆卖了,他那样子,应该还值两个钱儿的。”

    这幅带着点颜色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儿?

    宓奚玥对这孩子已经彻底无奈了,“得,你就去跟小俊你俩商量一下能卖多少钱吧。”

    她下巴一扬,面向门口,小乔后面的人不是小俊又是谁?

    系统在一边点评,这个位面的宿主已经将自己的手下教成了见钱眼开的人了,连自己的男朋友都要卖了,真可怕!

    小俊刚进来就听见有人说要把他打晕送去清馆卖钱,那张脸实在说不上好看。

    小乔身子一僵,眉头苦大愁深的皱在一起,朝着宓奚玥吐了吐舌头,才一脸献媚的扭过去:“俊郎”

    这声音,一波三折。

    宓奚玥挑眉,在一旁坏心的想着,为什么不是直接叫郎君?

    小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把我卖了?”

    “不敢不敢”小乔缩了缩脖子,头摇得就象拨浪鼓。

    “真的不敢了?”

    “不敢了。”

    小乔一直在身后向宓奚玥使手势,可某人一直在看戏,无视了她的求救。

    小俊放柔了脸,“真是败给你了。”

    每次都是这样,一看到她装可怜,脸就黑不下去了。

    “嘿嘿。”小乔撒娇地扯着小俊的袖子,“俊郎最好了。”

    小俊傲娇的扭过去,“嗯哼。”

    可见人家暂时还不想搭理她。

    “咳咳”

    装背景板的宓奚玥终于出声了,再不强调下存在感,她就真的是背景板了。

    你侬我侬的小两口赶紧松开了手,红了耳根。

    “现在的孩子啊哎。”

    宓奚玥摇头叹息。

    其他两人眼角抽了,明明xiǎo jiě比他们还小好吧?至于这么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么?

    宓奚玥呷了一口茶:“现在说正事。小俊,准备去其他两国的人都有谁?”

    小俊赶紧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辽国现在战事吃紧,各个王子又为了皇位争斗不休,堪称内忧外患,所以我准备派莫风前去。风国一直跟辽国过不去,但因为比辽国富足,又没有皇子争权夺位,对这场战事风国和帝并没有太大的担心,这是块儿难啃的骨头,属下想派莫非”

    “很好。”宓奚玥点点头,“风国的太子爱男色,必要的时候就派莫利去支援。”

    别误会,她还不至于让自己的属下出卖色相完成任务。

    莫利本来就一直是宓奚玥安排在风国的暗桩,手下还有一个小倌馆,里面有形形色色的男子。可以说,他这一手,完全就是对着风国太子的。

    “但是梦国那边”小俊皱着眉头,若说天风国是块难啃的骨头,那天梦国就是茅坑里的石头了,不是说它不好,就是因为太好了,才难以琢磨,更让人难以接近。

    大陆四大国鼎立,鲁国位于中央,是最鼎盛的国家,西边是各诸侯小国,对鲁国俯首称臣。辽国在东面屹立,虎视眈眈的看着位于南面的邻国风国,两国从来都看对方不顺眼,大小战争不断,却都默契的不去招惹鲁国。剩下的一个梦国,是一个比较神秘的女尊国家,与其他三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之后就不问世事,世人对它的了解,远没有对大陆的了解多。

    “梦国?那个国家到时候我亲自前往。”

    宓奚玥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上的嫁衣,忽然觉得自己确实应该学着做一件嫁衣。

    “xiǎo jiě,你要去梦国?”

    一听可以去别的地方,小乔立马就精分了。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你看我现在走得开吗?”

    小乔说不出话来了,都怪那个安王,干嘛赖着xiǎo jiě?娶别的女子不好么?害的她小乔不能出去愉快的玩耍,真是讨厌!

    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夏柳成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小乔一见到他就没什么好脸色,当然这是后话。

    相府这边大张旗鼓的给陶湘张罗婚事,安王府那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静悄悄的,要不是王府管家前两天才下了聘礼,告知王爷有事儿不能前来,他们准会以为这安王不想娶陶湘了,这可不是大家想看到的。

    这天,相府出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事情,一个丫鬟在整理陶湘嫁妆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在“金枝玉叶”打造的首饰,弄得夫人大怒,杖责那个丫鬟二十杖后便把首饰送去了“金枝玉叶”重新修过。

    听到这个消息的小乔正在修剪花枝,一怒之下剪断了一株开得正艳的紫菀。

    “哟,怎么这么大的脾气啊,这紫菀,你家xiǎo jiě我可是要入药的。”

    身后传来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

    小乔心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向宓奚玥赔罪:“小乔不是有意的,是因为夫人欺人太甚,小乔气不过”

    “你气不过也不应该拿一个无辜的生命来出气啊。”陶颜湘拿起被剪断的紫菀,柳眉轻蹙,“这个时候的紫菀也不是入药的最佳时候,你啊,这急躁的性子真的是要改改了,来日跟我一起进了安王府,你家xiǎo jiě我恐怕都自顾不暇了。”

    “小乔知道错了。”

    “算了,这件事儿,还在你家xiǎo jiě我的意料之中,你且去帮我办一件事情”

    宓奚玥附身贴在小乔耳边叮嘱道。

    “小乔这就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