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王爷请好(九)-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03章 王爷请好(九)

    第103章  王爷请好九

    “管家,把东西拿过来。”

    陶融是他的心腹,早在陶夫人禀报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已经拿了东西过来。

    “父亲,你这是?”陶菲要是再看不出来,那她真的就是傻子了,“父亲,姨娘没有给你戴绿帽子,我是您的亲生女儿啊父亲。”

    “口说无凭,要有真凭实据的。”半夜,相府遭贼人入府盗窃,但因发现得及时,并没有遭到什么损失,只是在搜查贼人的过程中,居然碰见了二姨娘秋丽和相府长工tōu qíng。

    陶相的脸一阵红一阵青的,想他堂堂相爷,妻妾成群,位高权重,居然败给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又丑又老的男人!

    后院失火,陶相责备陶夫人管教姨娘不严谨,陶夫人一肚子火的同时,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她早就看这些贱蹄子不顺眼了,真是老天有眼,帮她处理了这些碍人眼的东西!

    最终,二姨娘落得个浸猪笼的地步,这件事事关相府体面,还是在陶湘出嫁前夕,自然不能多惹事,还需秘密进行,免得沾了晦气。陶夫人因管制下人不严,后院之事不再全权掌握,三姨娘赵梦从旁辅助。

    陶夫人一口气儿没上来,被气晕了过去。

    陶相冷哼了一声,也不去管陶夫人,拂袖而去。

    下人们一哄而上,赶紧把陶夫人抬回了卧室。

    陶菲本来就因为相府进了贼人害怕着呢,这时又听闻自己生母和长工tōu qíng,赶忙赶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不能抓走我姨娘!”

    陶菲抓着要被关去柴房的秋丽不松手,一句娘险些脱口而出。

    “大xiǎo jiě,你别难为小的了,这是老爷下的命令,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压制秋丽的下人赶紧解释。

    “父亲大人?他现在在哪儿?”陶菲问道。

    “相爷现在应该在书房。”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是该好好静静。

    “菲儿,这件事你就别管了。”从出事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的二姨娘只说了一句,还让陶菲不要管。

    “我偏要管!”

    那是她娘!她亲生的娘亲!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抛弃的娘亲!

    “菲儿”秋丽想要抓住女儿的手,却连衣袖都没碰到。

    看着女儿的背影,秋丽轻笑了一下:“报应啊报应”然后随着下人去了柴房。

    陶菲跪在陶相的书房前,不停地磕头,替自己的娘亲认错,希望爹爹可以宽恕。

    可陶相根本就不想见到她,只是让守在外面的管家拦着她。

    陶夫人从晕厥中醒过来,听到陶菲的哭声,心中觉得无比舒畅!

    忽然,陶夫人眼角扫到枕头底下有一张露着角的纸,疑惑的抽出来一看,眉眼瞬间散发了光彩,这是一种算计人的光芒,贪婪,阴狠,恶毒

    “走,去书房。”

    陶夫人抚了抚鬓角,对着床边的人说道。她觉得,今天的贼人肯定是她的福星!

    小乔一直在暗中看着这一切,作为“凶手”的她,面对相府的酒囊饭袋自然无鸭梨,也看了一场好戏,心中暗自佩服xiǎo jiě,这都一箭多少雕了?

    宓奚玥佯装“不解”的问道:“怎么了,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

    “呵”小乔吓得一蹦,看清楚来人,又有些抱怨地说道:“xiǎo jiě,你吓死我了”

    还好她胆子向来很大,没有被xiǎo jiě吓得暴露了行踪。

    “走了,我们去书房。”

    演戏的都转移阵地了,她们还守在这里干嘛?

    “哦哦”

    小乔立马乐滋滋的跟上。

    管家陶融拦着陶夫人,阻挡了她的去路:“夫人,老爷说他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陶夫人狠狠地瞪向陶融:“本夫人有件事要跟老爷说,事关相府颜面,你还要拦着么?”

    陶融犯了迟疑:“这”

    陶相听到外面的动静,让陶融放行:“让她进来!”

    主子都让放行了,陶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夫人,请。”

    陶夫人朝陶融冷哼一声,三步一摇的进去了书房。

    “老爷,妾身有事要说。”

    “什么事?”

    陶相的声音有些冷硬,他现在不想听到任何后院的消息。

    陶夫人福了一礼,言语间是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大丫头大丫头不是老爷的亲生骨肉!”

    陶相一听这话,两眼发黑:“你有什么证据?”

    “老爷滴血认亲即可。”

    陶夫人眉眼间都是报复后的快感,这些人都是活该!眼前的这个男人更是该死!

    她敢说,若往日她这样说了,这个男人肯定以为她是在生事,但现在,二姨娘tōu qíng在前,还被抓了个正着,以这个男人的多疑,肯定不会怀疑她的话,但是,也不会绝对相信。

    “去叫大丫头进来。”

    陶相确实如陶夫人所想,对于这件事情,他自然要查个水落石出。

    陶菲一脸忐忑的走进来,见到陶相两人赶紧跪下:“父亲大人饶命啊,母亲姨娘一定是被人冤枉的,一定是有人陷害!”

    “母亲?菲儿,你的母亲可是在这儿呢,身为姨娘,秋雨居然不怀好意,妄想撺掇主母之位,这也就罢了,她还与男人tōu qíng,更是死罪难逃!”

    陶夫人最擅长抓人话里的lòu dòng,凭着陶菲的一句话,就想分分钟置秋雨于死地!

    陶相本来也不想太给陶菲难堪,怎奈陶菲自己不上道,也只能落得这种下场。

    陶夫人嘴角的笑怎么看怎么刺眼。

    “还愣着干什么?”陶相看向陶融。

    陶融拿着碗,递给陶菲一把bǐ shǒu:“xiǎo jiě,请吧。”

    陶菲死活不肯接:“不,我不验,凭什么要我验,我一定是父亲的孩子”

    陶相看着陶菲各种不配合,立马变得更不耐烦:“管家!”

    陶融心领神会,快速地用bǐ shǒu划了陶菲胳膊一下。

    陶菲不会武功,抵不过有功底的陶融的招式,只能让其划上一道。

    血珠渗出来,陶融又赶紧拿过碗来接

    陶相一看陶菲的血滴进去了,赶忙把自己的血也放了进去。

    几双眼睛紧张的盯着那只小小的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