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王爷请好(十)-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04章 王爷请好(十)

    第104章  王爷请好十

    两滴血融合,分开,再融合,直至完全融合进去

    几个人的心也是随着这个过程时上时下的。

    两滴血最终融合在一起,陶夫人一脸灰白之色,陶相放松了一直皱着的眉头,陶菲喜形于色。

    “父亲,你看,是融合的!血是融合的,我是父亲的亲生女儿!”陶菲激动得手舞足蹈,“父亲,请您看在我被冤枉的份上,饶过姨娘吧,说不定她也是被冤枉的呢。”

    “不行,就算你姨娘是被冤枉的,但她也已经被别的男人碰过了,如此不洁之人,怎可再在相府呆下去?”

    陶夫人自然不会让秋丽再次进相府的大门。

    “你母亲说得甚是,父亲冤枉了你,自然会好好补偿你,但是,你姨娘必死无疑。”

    陶相慈爱的说出这么残忍的话,让陶菲有些接受无能,“父亲”

    “你回去吧,暂时不要出门了。”陶相挥了挥衣袖,转过身,不想再看见陶菲。

    “女儿告退。”

    陶菲忍痛咽下替亲娘求情的话,呜咽着跑了。

    “都是你做的好事!”

    陶菲一走,陶相就立马训斥了陶夫人。

    陶夫人也是气愤非常,“妾身一时失察,就听信了他人所言。”

    “他人?是谁在背后这么议论相府之事?”

    陶相气都不打一处来,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妾身也不知道,只是有人给了妾身一张纸条”

    “哼,什么证据都没有,妄加揣测,你就敢把事情闹起来,看来是我太纵容你了!”陶相一脸怒容。

    “妾身也不过是想让相府获得安宁,自从这五丫头赐婚给了安王,什么事情都出来了,摆明了是有人想看我相府的笑话”陶夫人认为自己没有什么错。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也回去吧”

    后院乌烟瘴气的,是不是他太惯着这些女人了?

    “是。”

    陶夫人心里在诅咒着那个给她纸条的人,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被诅咒的某两只正静悄悄的趴在树上看戏。

    一只不解的问道:“xiǎo jiě,为什么你要帮着大xiǎo jiě?”

    另一只懒洋洋地回答:“你想啊,我们就快离开相府了,就没有人会跟陶夫人做对了,陶夫人肯定会很无聊很无聊的对不对?我这是在给她的人生去找点乐趣,懂吗?”

    不懂但小乔还是很自觉地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跟着xiǎo jiě,就有很多很多好戏看的,这点准没错!

    宓奚玥翻了一个白眼,就知道以这娃的智商理解不了。

    陶菲确实不是陶相的孩子,但她想让她是,那她就得是!就是这么任性

    陶菲拿了一些点心一路小跑到柴房,柴房前面只有两个下人看着。

    仆人赶紧过来拦住陶菲:“见过大xiǎo jiě。老爷有令,任何人都不得探望二姨娘。”

    “请二位通融一下,我就是给姨娘送点儿吃的。”陶菲颠了颠手里的点心盒,又往两个人手里各塞了一锭银子。

    “这大xiǎo jiě要快一点啊。”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也不假。

    陶菲连连点头:“一定。”

    两个人走远了些,陶菲确定两人的说话声不会被那两个人听到,方才进去。

    陶菲试探的叫道:“娘亲”

    坐在角落里的秋丽身子一颤,倏地抬起了头:“菲儿,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陶菲摇摇头,扭头看了看外边,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才问道:“娘,我是有事情来问你的,我到底是不是父亲的”

    “你是!菲儿,你听着,你是相爷的亲生女儿,就算不是,你也只能死咬着说你是!”

    秋丽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的吓人。

    “那那这么说,我不是不是了?”

    陶菲睁大了眼睛,娘说什么?她她居然不是相爷的亲生女儿!

    “不,这不是真的,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菲儿,你听我说,你的亲生父亲是陶黎,是相爷的亲生弟弟,当初当初因为一些原因,娘亲才无奈嫁给了相爷,但是,连相爷都不知道我以前是与陶二爷相识的,你,有机会了一定要帮你亲生父亲报仇,他是是被相爷和大夫人联手害死的!”

    说道自己的心上人,秋丽的模样已经有些疯狂了。

    陶菲完全的怔住了,陶二爷?

    那个英年早逝的陶家天才?

    是她陶菲的亲生父亲?还是被陶相夫妇联手害死的!

    这个世界真是疯了!

    “大xiǎo jiě,快点出来吧。”

    外面的两人看见有人往这边过来,赶紧过来催促道。

    陶菲回过神来,朝着外面答应了一句:“知道了。”

    秋丽抓住陶菲的手:“菲儿,你一定要记着,不要让你亲生父亲枉死!”

    陶菲挣脱秋丽的手,她现在很乱,需要好好静静。

    “真是一出好戏。”

    宓奚玥咂舌,要不是一路跟着她,亲耳听到秋丽的话,连她都没有想到,这中间还能牵扯出这么多是非。

    原剧情中只说陶菲不是陶相的亲女,但是可没说她的父亲是谁啊。

    系统,你一定是拿了假的剧情!

    系统的屏幕一闪一闪的,这个锅它不背!

    小乔安静地站着,原谅她的智商不够,这豪门是非,真是多啊!

    陶菲一脸恍惚的从柴房里出来,连那两个下人跟她说话也没听到。

    那两个下人见她没反应,摇了摇头,又拐回柴房门口守着。

    “走吧,没戏可看了,回去睡觉咯。”

    宓奚玥拍了拍手,准备打道回府。

    小乔揉了揉眼:“好啊,累死了,xiǎo jiě,还有几天你成亲啊?”

    宓奚玥掰掰指头,抬头望天:“额三天?四天?不知道,到时候自然有人提醒我们的。”

    有人操心这事儿,不是挺好的么?

    “哦。”

    xiǎo jiě不担心,那她小乔也不担心。

    宓奚玥看着她:“”

    说这丫头心思单纯她还不信,她不担心是因为她没有别的事情需要操心,这丫头貌似还有一大堆东西要学习吧?

    安王请旨后,陶相就命人给陶语传话,让她在陶湘大婚前三天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