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王爷请好(十一)-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05章 王爷请好(十一)

    第105章  王爷请好十一

    陶语以为就算不是大姐,也应该是二姐,没想到居然会是陶湘这个整天闷着头的丫头,真是出人意料。

    但仔细想想,也是在情理之中,颜湘那丫头的年龄刚好在安王殿下收集的范围之内。

    安王殿下长相虽然英俊,在皇室中也是个中翘楚,但终归母族不盛,也不怎么得皇帝宠信,终归不是那个宝座的真正主人。

    而且安王殿下一身戾气,她陶湘有命做安王妃,估计也没命活得长啊!

    作为一个大家闺秀,她势必要关心一下那个mèi mèi,以突显自己的淑女风度啊。

    “xiǎo jiě,三xiǎo jiě来了。”

    小乔老远就看到一个花枝招展的身影迎面而来,赶紧给睡懒觉的宓奚玥通风报信。

    “来就来了呗,整的跟火上房一样!”

    宓奚玥翻了个身,不甚在意的挥挥手。

    “xiǎo jiě,你还想不想在相府安安生生的度过最后三天了?”

    小乔叉腰说道,说好的一起扮猪吃老虎呢?

    “啊?哦”

    宓奚玥懒懒的坐起身,差点就忘了她现在扮演的角色可是一个弱!女!子!

    “五妹”

    陶语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还没进门就叫开了。

    “快去请她进来。”

    宓奚玥整了整装束,开门迎向来人。

    “三姐,你请进。”

    “哎哟,五妹,我这一回来就听说你被安王选为了安王妃,真是我相府的荣耀,姐姐可高兴坏了,特来看看mèi mèi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陶语面上是不可置信,眼里可就是幸灾乐祸啊,就连陶语身后跟着的丫鬟也是一脸的喜不胜喜,看的小乔想把她的脸给捣烂。

    “姐姐客气了,都是一家人。承蒙安王看得起,mèi mèi倒是在姐姐前头出阁,挺难为情的。”

    宓奚玥也是一脸“羞涩”的说道。

    看她不顺眼吗?还特地来落井下石。

    正好,她看她也不顺眼,直接开怼没毛病!

    陶语剩下的话被堵在口中,在鲁国,一向尊崇长幼尊卑,没成想倒是出了安王这一个例外,也打破了这一常规,自然也搞得她们这些还未出嫁的女子很是尴尬,mèi mèi先于姐姐出阁,而几个姐姐连亲事都没定下来,外人肯定会以为,这不是姐姐没人要,就是姐姐眼界太高。

    虽然根据她们的条件,会是后者,但是这眼界高说辞可就可圈可点了。

    “呵呵这,大家都会理解的,天家的事儿,又岂是我们这些小人物可以理解的?”

    陶语皮笑肉不笑的解释着。

    宓奚玥一脸的放心表情:“只要姐姐不生我气就好。”

    “生你的气干什么?你能找到这么一个好人家,姐姐真心替你高兴。”

    陶语佯装祝福,实则恨不得陶湘死在新婚之夜。

    好人家?好人家你怎么不自己去啊?

    宓奚玥在心里竖了个中指,默默鄙视坐在对面的人。

    不对,现在就算是真的不好,她也不能让别的女人把她蓝朋友染指了啊!

    “但愿mèi mèi可以得到王爷垂青,也好”

    后面的话自然都懂得。

    “mèi mèi此言差矣,mèi mèi这双眼,就是最大的王牌。”

    陶语这话就有点咬牙切齿了,要说为什么陶湘最不得她喜欢,就是因为这双眼了,明明还不满十三岁,眼睛却透露着不安分,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但一想到这五mèi mèi才不过十三岁的年纪就要她还真舍不得呢,真瞎了这双勾人的眼!十岁那年为什么没有把她给弄死?

    “姐姐也不差啊,你可还是京城有名的舞神呢,不像mèi mèi我,身无一技之长,也不能取悦王爷,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宓奚玥的眼泪说着就要掉下来了。娘的!腿被掐得好痛!

    陶语笑不出来了,这话怎么听得这么不舒服呢?凭舞技取悦男人!亏她想得出来!

    “是mèi mèi说错话了么?姐姐脸色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差?”宓奚玥一脸懵懂无知。

    “没有,姐姐只是替mèi mèi惋惜哎,不说了,三天后就是你出嫁的日子,你要是没有别的需要,姐姐就先回去了,你要早点休息,到时候做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

    陶语忽然就没了说话的兴致,害怕自己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那,mèi mèi就不多留姐姐了,姐姐慢走。”

    “你就别送了,在房里呆着吧。”陶语挥了挥手里的丝帕,带着丫鬟走了。

    “xiǎo jiě,这三xiǎo jiě幸灾乐祸的态度也太明显了吧?虽然说,安王殿下的爱好的确有点特别”

    说话间,小乔已经忍不住先笑出来了。

    宓奚玥蓦然扭头,吓得小乔赶紧止住笑声,却又因突然憋回笑声而呛到:“xiǎo jiě,我错了咳咳我错了。”

    别说小乔了,其实就连宓奚玥也是一脸郁闷,她就是长得萝莉了一点儿怎么了?长的萝莉有错么?有错么?

    “xiǎo jiě,您不是长得显您是本来就小”不满十三的,额,新娘子。

    宓奚玥郁闷的撇撇嘴,她以为她愿意长得这么小啊?她再一次嫌弃的瞄了一眼自己的小身板儿,谁对这个“小豆芽”有兴趣啊!

    攻略烈孤寒还真是难难难!

    一旁的小乔战战兢兢的看着自己xiǎo jiě的脸色,看着宓奚玥并没有别的表情,这才放下心来,只要xiǎo jiě不笑,一切就都好办了。xiǎo jiě笑得越开心,那她小乔就越倒霉。

    “这么害怕你家xiǎo jiě我?”

    宓奚玥似笑非笑的看着小乔。

    完蛋了完蛋了!小乔咽了口水,心里替自己祷告。

    “呵呵真是吓着你了。”

    宓奚玥轻笑着拍了小乔一下。

    “xiǎo jiě,你吓死我了。”

    小乔拍拍胸脯,天知道她最怕xiǎo jiě的笑容了。

    “小乔,你要知道,现在安王可是挂着我的名的,就算不是事实,那也是名义上的夫君,你在说他,就是在打我的脸,就算收拾,也是我亲自来,懂么?”

    别以为就那些大男人知道顾及脸面,她宓奚玥也是要顾及的,谁敢说她家烈孤寒,不想活了么。

    “知道了xiǎo jiě。”

    在无极殿,xiǎo jiě是有绝对的权威的,这次,是她莽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