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王爷请好(十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06章 王爷请好(十二)

    第106章  王爷请好十二

    宓奚玥觉得古代人结婚是真心的活受罪,天不亮就得起来上妆什么的,还要讲究吉时,一大堆的规矩,搞的人头都大了,不过,这在她面前,都不是事儿。因为她是睡过去的!

    “哎哟我的小祖宗,您怎么就这么睡着了?快醒醒万一耽误了吉时,奴婢们都不好交差啊。”喜娘在宓奚玥耳边叽里咕噜的催促着。

    “知道了知道了。”

    宓奚玥边应付着,一边穿着喜服,一眨眼的功夫,她就已经穿好衣服,又趴在梳妆台上了。

    小乔吐舌,她可佩服死xiǎo jiě的速度了!

    “xiǎo jiě,你要坐好,大家闺秀就要有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喜娘看到这样的宓奚玥,又是一阵唠叨。

    “喜娘,你赶紧给xiǎo jiě上妆吧,要不耽误了吉时可就不好了。”

    小乔赶紧出来阻止喜娘的话,xiǎo jiě最讨厌睡不足的时候还有人来吵她,万一发起火来,可不是谁能担待得起的。

    “把你家xiǎo jiě扶正。”

    喜娘摇摇头,赶紧给宓奚玥化妆。

    “哎哎哎慢着!”

    “又怎么了?”

    喜娘的火也上来了,这相爷家嫁女儿怎么这么麻烦啊?一个不受宠的就这样骄纵,那剩下的几个呢?

    “我家xiǎo jiě不喜欢铺得太厚的香粉,请喜娘手下留情。”

    小乔咧嘴,捍卫自家xiǎo jiě最后一丝领土主权,如果被xiǎo jiě看到自己脸上铺了那么厚的粉,肯定会吓得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哦,对了,心肌梗塞。

    “好好好,这谁家的新娘不想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啊,你家xiǎo jiě也真是”

    喜娘一阵抱怨。

    小乔在一旁咂舌,还光鲜亮丽?别是艳俗吓人就好。

    “好了,给你家xiǎo jiě画的是当下最时兴的若柳妆,真好看”

    喜娘也不得不赞叹小乔阻止她给这个新娘子化浓妆是正确的,淡淡的妆容没有让她的美艳娇柔消退,反而更加凸显出来了,倒真有弱柳扶风之态。

    “xiǎo jiě,xiǎo jiě,醒醒啊!”

    小乔拼命摇着昏睡中的宓奚玥。

    “别摇了,头都快被你摇掉了”

    宓奚玥扶着头,痛苦的说道。

    “呸呸呸,大婚之日,xiǎo jiě怎可说这等晦气话。xiǎo jiě坐好,喜娘来给你梳头发了。”

    小乔赶紧给喜娘让位。

    本来新婚之日,新娘是要让自己的母亲挽发的,可是宓奚玥生母早去,大夫人又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况且两人感情也不是多好,多接触双方也是多有不适,还不如喜娘来。

    “xiǎo jiě这等有福之人,老身给您挽发,也是老身的福气。”

    喜娘心里固然不解这家人到底什么意思,但也不会多问,只管做自己的就好。

    “有劳喜娘了。”

    宓奚玥表示并不介意,就算让四姨娘来,她的心里也是不愿的,毕竟不是自己生母,总归有些膈应。

    “xiǎo jiě有一头漂亮的头发,让老身都有些爱不释手了。”

    喜娘看着宓奚玥的头发,暗自羡慕着。

    “那是自然,xiǎo jiě最喜欢保养头发了,xiǎo jiě啊,最宝贝的也是这一头青丝!”还有那双手。

    “就你话多。”

    宓奚玥笑着拍了小乔一下,小乔笑笑,不说话了。

    喜娘拿着梳子,轻轻地梳着宓奚玥的头发,嘴里还念念有词的: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恩?喜娘,为什么你的吉祥语跟别人的不一样?你的要长些,嘿嘿。”

    小乔暗自记下,想着以后自己也能用得上。

    “姑娘有所不知,老身原来在宫廷当过礼教嬷嬷,所以就知道的多些,这可是锦域国的帝后大婚时,礼教嬷嬷为皇后梳头时所说的吉祥语。”

    喜娘一边给宓奚玥挽发,一边向小乔解释道。

    “宫廷的礼教嬷嬷?那您是,安王殿下请来的?”

    相府断不会请一个前宫廷嬷嬷来为她打点的。

    “王妃娘娘心思缜密,只凭老身的一句话就能猜到,真是个可人儿。”

    喜娘笑的眯缝着眼儿。

    宓奚玥莞尔一笑:“嬷嬷谬赞了。”

    “喜娘,里面打点好了么?赶紧出来吧。”

    外面的青萝敲着门,眼看着吉时就要到了,怎么还没见里面的人出来,相爷都在催了。

    “好了好了。”

    喜娘连声应和,赶紧把凤冠霞帔给宓奚玥穿上。

    “好重”

    宓奚玥小小的抱怨声被掩盖在盖头之下。

    陶谦益早就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按着习俗,本来应该是陶谦语背着宓奚玥把她送上花轿的,可是陶谦语纨绔子弟的名号早已传遍整个京城,为了宓奚玥的名声,只能让陶谦益出面了。

    相府门外,迎亲的是安王府的管家,街道两边早已经布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看这五xiǎo jiě的身条,想必也是一个绝色佳人罢了。”看客一说道。

    “小小年纪便被安王看上,想必是不错”酸溜溜的语气,说话的肯定是个女人了。

    “可不是么?”有人连忙附和。

    但也有不少人在心里惋惜,这么小的年纪就进入了狼窝,哎,真是应了红颜薄命那句话啊!

    “请新娘入轿。”

    喜娘一边吆喝着,一边扶着宓奚玥上了安王府的花轿。

    安王府和相府隔得一点也不近,相府在城东,安王府在城西,宓奚玥坐花轿都快要做的吐了,偏偏临行前喜娘塞给了她一个苹果,让她看得吃不得,心里忍得极为难受。

    “请新郎踢轿门。”

    “请新娘跨火盆。”

    “请新娘跨马鞍!”

    宓奚玥决定了,她下一次结婚,死都不要弄得这么麻烦了!都快把人整疯了!

    皇上因为政务繁忙,并没有亲自来,只是准了东宫太子前来送贺礼。

    因为盖着盖头,宓奚玥并没有看到男主长什么样子,好在她这次并不是来拆p的,嫁给夏柳成之后过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

    还好鲁国的成婚习俗跟宓奚玥的认知里不太一样,只要三拜天地即可,不过皇上没来主持婚礼,夏柳成肯定心里不痛快,毕竟其他兄弟成婚,皇帝都去了。

    “送入洞房!”

    司仪官话语中有种莫名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