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王爷请好(十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08章 王爷请好(十四)

    第108章  王爷请好十四

    宓奚玥暗自咂舌,这安王倒是有钱得紧,这么任性的在暗道两旁放了夜明珠,他这么奢侈,他父皇造么?

    她悄悄打了个哈欠,以往这时候她都是在床上睡觉了,现在倒好,睡不成觉不说,还得被人恐吓,这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正常新婚之夜么?真是恶魔在身边,折寿近十年!

    这个男朋友欠调教,对,就是这样!

    至于夏柳成,他原本就话不多,现下就更不想说话了。

    就在宓奚玥心里不住碎碎念的时候,两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参见王爷。”一个精神抖擞的士兵看见夏柳成,赶紧过来行礼。

    “起来吧。”夏柳成随意挥了挥手,“都招了么?”

    士兵脑门滴了几滴冷汗,头更加低了:“回王爷,还没有。”

    夏柳成甩了甩袖子,细细品着这句话:“还没有”

    “砰”士兵一下子就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王爷,请再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属下一定会让他招的。”

    夏柳成浅笑:“本王手下,可是不留废物的。不过,今rì běn王大婚,不宜见血,暂就留你一条狗命。”

    士兵感激涕零,连连叩头:“多谢王爷恩典。”

    宓奚玥也忍不住暗啐了一口,变态!

    夏柳成轻呵了一句:“不要以为你在心里骂本王,本王不知道。”

    宓奚玥赶紧把小身板儿挺得直直的,装作无事人一样。在心里点评,这个位面的烈孤寒很是聪明啊!

    夏柳成随意找个地方坐下,他的对面,是四个黑衣人,被打得面目全非,身上全是受过刑的痕迹。

    宓奚玥满鼻子都是血腥味,觉得自己的嗅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她好想吐肿么办?

    夏柳成瞧了一眼,觉得速度还是太慢了:“来人,泼盐水。”

    “是。”

    “啊”盐水渗透进了还未结痂的伤口里,更添苦楚。

    宓奚玥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尼玛,谁家的新婚之夜有她过得这么血腥?这是红上见红,喜上加喜么?

    “胡椒水。”

    “十指连心拿钳子!”

    “本王倒是小瞧了你们,真不愧是我精心培养出来的人,好,很好!来人”

    夏柳成面目阴沉,宓奚玥觉得她是真的听到了夏柳成咬牙的声音了!

    “你要是真的想问出来点什么,何苦要这么皮不痛肉不痒的招数?”

    这满清十大酷刑在这里居然都没有,还是古代么?

    夏柳成不傻,自然听出了话外之音:“你有办法?”

    宓奚玥咬咬唇,万一她这说了,以后落到自己身上怎么办?呸呸呸都不能想点好的!

    “有好方法就快说,不然到时候,本王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让这些招数都试在你身上”

    “对于这种纨绔分子呢,就要用凌迟之刑来招呼。”

    “何为凌迟?”

    “凌迟,就是一刀一刀地割人身上的肉,直到差不多把肉割尽,才剖腹断首”

    看着夏柳成越来越嫌恶的表情,宓奚玥也说不下去了,特么的这酷刑又不是她想出来的,她心虚个毛线啊!

    夏柳成挑眉:“不过我觉得,应该再加点比如,当着他们的面,把这些肉烤熟,再喂给他们吃下去”

    宓奚玥终于忍不住了,跑到一边吐了,颤巍巍的竖起了大拇指:“王爷,你赢了”

    夏柳成拱手:“过奖”

    夏柳成出马,一个顶好几个。再加上宓奚玥在一旁“助纣为虐”,为首的黑衣人扛不住,全都把话吐出来了。

    宓奚玥咂舌,她今天听了皇家机密,会不会被扔出去喂狼?

    夏柳成好想真的知道宓奚玥在想什么:“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夏柳成的妻子,你如果像他们一样背叛了我,别说是喂狼,我会让你觉得连死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宓奚玥摸下巴,因为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恐吓她!很好,这个男人成功的引起了她的注意!

    夏柳成晃了晃宓奚玥:“听明白了么?”

    “知道了。”宓奚玥顿了一下,又问道,“那以后,要是王爷背叛了妾身,该怎么办才好?”

    夏柳成低下头看她,对面的女人,哦不,只能算是个小女孩,弱小的就好像只到他的腰,但是却一脸认真地盯着他。

    “你说的背叛,是什么?”

    宓奚玥眼珠子转了转,跳到了夏柳成的身上。

    夏柳成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用这么一个动作,猝不及防地接住她,往后退了两步。

    周围的士兵早就吓傻了,赶紧退了出去。

    宓奚玥凑近他,两双眼睛就好像要贴在一起了。

    “我要你,身和心都是我的。”

    她的指尖,划过夏柳成的嘴唇,一直往下,直到心脏的位置,又问了一遍:“你能做到吗?”

    夏柳成的喉结滚了滚,感觉自己竟然有点呼吸困难了。

    “你,你到底是谁?”

    “我啊。”宓奚玥挂在他的身上,想了一下,“你的新婚妻子,以后和你共度一生的女人。”

    共度一生?

    夏柳成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

    “你的意思是”

    宓奚玥靠了上去:“本xiǎo jiě看上你了,虽然我们已经成婚了,但是你并不喜欢我,我要的,就是你。”

    我要的,就是你。

    夏柳成觉得这个世界有些不正常了,有哪个女人会这么对一个男人说话?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小的女孩子,陶相平时都在教她些什么?

    “你给我下来!”

    “我不。”宓奚玥抱着他的手还紧了紧,“你身上暖和,我冷。”

    夏柳成:“”

    他现在感到全身燥热,虽然没经过人事,但是很清楚那是因为什么。

    “你要是不下来,我们就回去洞房。”

    宓奚玥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偷偷往下瞄了一下,还是滑了下来。

    一不小心,感受到了什么不该感受到的。

    “呃,那个,天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圆房什么的,等她长大以后再说吧。

    夏柳成冷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胆子呢。”

    这么一吓就吓回去了。

    宓奚玥瞪他:“别高兴得太早,小心等我长大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夏柳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