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王爷请好(十七)-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11章 王爷请好(十七)

    第111章  王爷请好十七

    齐景新命人出去看看。

    不多会儿,内管就捧着一只浑身雪白的鸽子走了进来。

    “太子殿下。”

    齐景新接过信,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将信一把火给烧了。

    内管小心翼翼地问道:“您不回信吗?”

    齐景新冷淡的说道:“本宫还有事情要做,先不回了。”

    内管也不敢再说什么,捧着鸽子就退下了。

    他的心里却在为送信的人鸣不平,为什么林姑娘这么尽心尽力地为太子殿下做事情,太子殿下还是这么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内管,包括男女主都不知道的是,剧情因为宓奚玥的到来有了改变。

    原剧情中,林宁为了齐景新做了不少的事情,让他能够顺风顺水地坐在东宫之位上,两个人的感情也是越来越好。

    现在,有了宓奚玥的插手,本应该顺利的事情都不顺利了起来,还有安王也改变了早死的命运。这让林宁和齐景新的感情也遭到了质疑。

    齐景新觉得林宁不是真心帮他的,林宁觉得齐景新是在利用她,两个人最后也只剩下了冷冰冰的报信来往。

    鲁帝这几日还在说起齐景新娶太子妃的事情,齐景新想到了林宁,但是又不觉得她是合适的人选,毕竟她是一个商女,怎么能适合那些贵女们的性子和生活,倒不如娶一个听话的女人,也好过每天看着自己的太子妃抛头露面的丢人。

    齐景新的这些想法,还没有跟任何人讲过,他知道身边的人都被林宁收买的差不多了,心里感到这个女人简直太可怕了,一定要找机会将这些人都除去。

    远在梦国的林宁,只觉得睡梦中都是不安稳,她竟然梦到了齐景新背着她在京城娶了别的女人做太子妃。

    “梦都是相反的,梦都是相反的。”

    林宁念叨了几遍,才又重新躺下来,可是怎么都睡不着。

    “信寄出去了,按说也应该到了,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现在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她现在这么为他鞍前马后的,要是他真的像在梦中一样,娶了别的女人为妻,那她又该将怎么办?

    林宁想了一晚上,觉得应该为自己找一条后路。

    她现在和梦国的摄政王关系不错,而且她也有意跟她合作,只是她现在还在考虑之中,现在,可能就是答应她的时机了。

    宓奚玥等人到了梦国,在街上到处都能听到关于林宁的传闻。

    “你们听说了么,鲁国的林宁要成为我们摄政王的义女了。”

    宓奚玥挑眉,这林宁,不就是女主吗?她的市场好像不在梦国吧?

    原剧情中,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回去和男主亲亲我我了吗?系统又拿错剧情了?

    系统好心累,为什么宿主总要把这个锅甩给它,明明是因为这个位面有了她才产生的变化好吗?

    宓奚玥恍然,“那也就是说,现在男女主已经崩了?”

    “还没有,因为宿主你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阻挠男女主的事业线,让他们的感情线也出了问题,男女主现在的感情已经岌岌可危。”

    还没有崩啊?

    宓奚玥摸了摸下巴,“要不要我去把他们直接给弄崩了?”

    系统:“宿主你知不知道这么一句话?”

    “什么?”

    “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

    “哦,没有。”

    “”没办法一起聊天了!

    宓奚玥到达梦国之后,照例给夏柳成送了一封信,很意外的,这次竟然有回信。

    她拆开信一看,不由地笑出声来:“这男人还真是别扭。”

    这信上十分委婉的表达了对她的关心,还提到一件事情,男主齐景新要成亲了,对象是她的三姐。

    宓奚玥眨眼,她想拆p真的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还真的送来一个理由。

    那个陶语应该高兴坏了吧?

    想起不到十岁就被淹死的原主,宓奚玥觉得不应该让她过得太快活,所以,这件事情,她做定了!

    系统大叫:“宿主,你又要拆p!”

    “不然呢,反正他们都差不多没感情了,拆一下又死不了人。”

    “真的拆了会让这个位面都毁了的!”

    “不怕,我会给你找出来新的男女主的。”

    系统好想去死一死,为什么要告诉宿主这个事情,要不然他们还能愉快地做朋友。

    宓奚玥得到消息的那一夜,就将这个消息传到了女主林宁那里。

    拿到消息的林宁只觉得晴天霹雳,“没想到,他竟然真的”

    那个陶语对齐景新什么心思,她早就清楚,只是,那个男人明明答应过她,不会娶她的!

    “齐景新,既然你这么狠心,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林宁也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但是她做梦在前,又有字条在后,连两个人去见了谁做了什么都记录得清清楚楚,她还怎么自欺欺人?

    “来人,将给鲁国太子的一切东西都收回来,再写一封匿名信,送到最刚正不阿的礼部尚书手里。”

    林宁跟在齐景新身边这么久,怎么可能不清楚他的弱点是什么,这些,都将成为她报复齐景新的wǔ qì。

    齐景新就没想过自己要成亲的消息会这么快就传到林宁的耳朵里,他还在想着该怎么安抚那个女人,好让他太子当得顺当。

    “太子,皇上宣您觐见。”

    齐景新心里一惊,问道:“父皇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情?”

    宣旨的内管小心回答着:“奴才不知,不过皇上似乎很生气,太子殿下您要仔细着些啊。”

    齐景新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纰漏,他收拾了一下就赶紧去了御书房。

    早就有各位大臣守在一边,齐景新看了一下,发现夏柳成竟然也在。

    他还是稳了心神,给皇帝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鲁帝冷哼:“你装的倒是挺像的,脸上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其实心里呢!”

    齐景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咬着牙不承认:“父皇您在说什么,是儿臣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吗?还是有谁在您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

    说着,他的眼睛飘向了夏柳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