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王爷请好(十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12章 王爷请好(十八)

    第112章  王爷请好十八

    “你看什么看!”

    鲁帝一个奏折甩了出去,扔在齐景新的脸上,划出一道口子。

    齐景新顿时就傻了:“父,父皇”

    夏柳成连看都不看他,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继续看戏。

    鲁帝颤抖着手指着他:“你,你这个逆子,竟然私下练兵,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按照鲁国的律法,太子只有三千私兵可用,而礼部尚书竟然查出了七万私兵。

    七万啊!这是什么意思?

    礼部尚书虽然不必其他部的权力大,但是他以前是太傅,本来一直想要告老还乡,奈何皇帝不舍,执意留着他做了礼部尚书,其他几部的尚书都是礼部尚书的门生,做什么都得看他的脸色,比皇帝的话都管用,这下子太子竟然直接被礼部尚书逮了个正着。

    棋王齐景澜在知道这个消息后,急着要来看太子的笑话,竟然直接让人连夜进了宫弹劾到皇帝面前。

    这下可把皇帝给气坏了,他都还没死呢,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竟然就开始盯着他的位置动心思了!

    夏柳成看着这场无趣的闹剧,心里则是想着他的王妃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在外面招蜂引蝶。

    鲁帝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满,将大臣们赶到书房外等候,自己来教训这几个儿子。

    “身为太子,竟然违反律例,你就好好的在东宫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出来吧。”

    鲁帝也有自己的一番打算,立了储君以后,皇子们的争斗更加白热化,有时候明目张胆到连他这个父皇都不放在眼里了,他也要趁这个机会好好整顿一下这几个不听话的儿子们。

    “父皇,儿臣知错了!”

    齐景新赶忙认错,现在他要是被关禁闭,还不知道棋王该怎么样在外面兴风作浪,到时候他的东宫之位可就危险了。

    齐景澜也没有想到他这么费心费力的把人弄进宫,父皇只是关了太子的禁闭,心中很是不服。

    他跪在鲁帝面前,十分诚恳的说道:“父皇,太子殿下养私兵乃是犯了欺君之罪,您不能这么放纵他,这要到了以后”

    “你给朕闭嘴!”鲁帝冷眼看着他,“别以为朕不知道你的小算盘,太子乃是储君,岂是你所能左右的。”

    齐景澜:“”父皇,你这么正大光明地把我的小心思说出来真的好吗?

    夏柳成微微一笑,鲁帝从来都不是傻子,要不然也不会在母妃死后,就立即将他从皇宫里踢了出去。

    当年的夏家权势极大,有时候说话比皇帝还管用,又有一位夏皇贵妃在宫里坐镇,怎么能不让鲁帝忌惮。

    鲁帝将奏折扔到齐景澜的面前:“你让礼部尚书连夜将这份奏折呈到朕的面前,不就是想让朕废了太子吗?”

    齐景澜赶紧将头低下:“儿臣不敢。”

    “不敢?哼,朕看你敢得很!”

    鲁帝看了夏柳成一眼,见他一脸的不在意,也是眉头一皱。

    “安王,你对此事怎么看?”

    夏柳成行了一礼,平淡的说道:“这是皇上的家事,臣不敢妄言。”

    他只是夏家的下一任族长,不敢掺和这些事情。

    鲁帝被噎了一下:“你也是朕的儿子。”

    夏柳成再次强调了一遍:“臣只是夏家的人,并不是什么皇子。”

    鲁帝瞪眼:“你就这么不想认朕这个父皇吗?”

    “臣不敢。”

    “”鲁帝抚着胸口,“你们,你们这一个个的,是要气死朕吗?”

    “儿臣臣不敢。”

    齐景新和齐景澜也没有想到夏柳成竟然这么不给鲁帝面子,竟然说什么都不叫父皇。

    鲁帝揉了揉眉心,“朕意已决,太子关三个月的禁闭,由安王接手御林军,棋王dài lǐ朝政。”

    太子的权利被分给两个皇子,一向不理朝政的安王殿下,也慢慢地出现在人前。

    可是,偏偏有人不领情:“回禀皇上,臣觉得,臣不适合掌管御林军,还请皇上明察。”

    鲁帝:“”这父子没法当了!

    夏柳成继续说道:“臣以为,还是棋王比较适合掌管御林军,皇上还是将这两件事都交给棋王殿下比较好。”

    他再过几天就要去梦国找他的小王妃了,没时间陪这些人唱戏。

    “而且,臣最近染上重病,正要向皇上告假。”

    鲁帝被夏柳成气得说不出话来:“你有什么病!”

    “跟女人有关的病。”

    夏柳成在坊间的名声不好,鲁帝也是知道的。

    他不由得皱起眉头:“朕早就说过,不要沉迷于女色,你看看你”

    “臣多谢皇上关心,未来的一个月,臣就在府里养病了,皇上还是好好教导好众位皇子,我鲁国也能站稳大国之位,以扬国威。”

    说了一些guān chǎng话,夏柳成就告辞了,浑然不顾鲁帝难看的脸色。

    “看看,这是一个儿子对父亲该说的话吗?”

    鲁帝看着夏柳成的背影,痛心疾首的说道。

    棋王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父皇,夏柳成他已经是夏家的人了,您就不要再想着他了,您还有我们这么多的儿子不是吗?”

    鲁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还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说得对。”

    弃子,已经没了作用,他还是别想了。

    夏柳成回到王府,就直接收拾东西准备去梦国。

    “在本王不在的这段时间内,记得打好掩护,任何人来就说我不见客。”

    “是。”

    夏柳成只带了几个人,就连夜赶出了城。

    梦国的宓奚玥还在逛着街,她看到女主在梦国开的各种店铺,深觉剧情已经扭曲到不知道哪个国家去了。

    她在鲁国也就只看到了没几家店铺是属于女主的好吗?

    几个人站在街头,引来了不少的关注。

    夏柳成派来的车夫解释道:“xiǎo jiě,我们与梦国的人长相虽然一样,但是身高却是反着来的,她们一眼就能看出我们不是梦国人的。”

    宓奚玥反问道:“所以呢?”

    “梦国人比较排外,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一个不堪设想法?

    宓奚玥不知道,但是她觉得这些梦国人更不可能知道了。

    因为她根本就没想着做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