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王爷请好(十九)-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13章 王爷请好(十九)

    第113章  王爷请好十九

    身为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王妃,宓奚玥这次来梦国就是见见世面,没想着做什么的。

    系统:“呵呵。”

    宿主又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明明她还插手男女主的剧情,把人家两个最后的感情都给剪断了。

    宓奚玥耸肩,这特么的能怪她?明明是两个人爱的不够深,心思不纯好吗?

    这个锅她不背!

    小乔拉着小俊跑遍了整条街,玩得不亦乐乎。

    “xiǎo jiě,我们要不就待在梦国不回去了吧?”

    话一说完,小俊和车夫顿时就黑了脸:“什么?”

    梦国的男子比鲁国的来的温柔,小乔在这里已经被不少男子搭话了,惹得小俊很是不快,两人也为此闹了不少的别扭。

    这个时候,小乔还说着不想回去,简直是在火上浇油。

    而车夫则是因为为首的是王妃,王爷说过要看好王妃,不能让她在梦国招蜂引蝶。

    咳咳虽然他觉得王爷是在开玩笑,王妃还能招惹什么烂桃花。

    但是看到梦国的男子成婚年龄普遍基本上都是和王妃同岁的都已经是别人的夫君了,他就开始担心起来。

    还好王妃并没有招惹别人的心思,让他也好做了不少。

    “你们王爷让你出来的时候,就没有格外交代什么事情?”

    宓奚玥已经很久没有收到夏柳成的来信了,觉得这男人未免也太容易冷清了,明明调戏他的时候还那么害羞,转个身就这么冷淡,这样可不好。

    “本王能交代什么,人都来了还不好吗?”

    夏柳成站在她的身后,不解问道。

    卧槽,幻听了!

    宓奚玥不信邪地往后看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她不止是幻听了,还出现幻觉了。

    马夫恭敬地行礼:“王爷。”

    宓奚玥眨眼,“原来,不是幻觉啊!”

    “什么幻觉?”

    夏柳成快马加鞭,走了近路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梦国,见到自己的王妃并没有他想象中那般热情的迎上来,心中也是很不开心的。

    宓奚玥呆愣了一会儿,才相信夏柳成是真的来了,又是一个猛扑。

    “你怎么来了?”

    还好夏柳成已经对她的这种动不动就扑上来的性子适应,只是将她往上提了提抱好。

    “本王出来散散心。”

    梦国最高的男子也没有夏柳成高,看到这么高大的一个男人将宓奚玥抱住,心中惊讶极了。

    “我们在这里太引人注目了,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宓奚玥离开这么久,见到自家男人还是很激动的,有好多话要说呢。

    “是,属下去叫小乔他们。”

    这两个人完全就是脱缰的野马,眨眼间就又跑的没影了。

    宓奚玥和夏柳成就先回到了客栈。

    上楼的时候,竟然看到了女主林宁在另一边的楼梯边上,跟人说着话。

    夏柳成也看到她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宓奚玥指了指地面:“我们住的客栈,就是她的。”

    这个女人简直可怕,在梦国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一点都没有收敛的意思,梦国的摄政王对这个义女也是很满意的,在背后撑着腰,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夏柳成对林宁没什么好印象,皱着眉就要往下走:“我们去别的客栈住。”

    宓奚玥:“”

    “哎,等等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住啊?”

    夏柳成不悦的回道:“这个女人是太子的爪牙,我们在这里花的每一文钱,都将成为太子的囊中之物,然后”

    “用来养私兵?”宓奚玥翻了个白眼,“所以我这不是帮你把她除了吗?”

    夏柳成好像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愣了一下:“什么?”

    “我说,林宁已经和太子恩断义绝了,那封举报太子养私兵的信,就是她寄出去的。”

    宓奚玥小声说道,“他们两个现在都恨死对方了,怎么可能还能联盟。”

    夏柳成看了眼四周,将她拉回房间,这才仔细问道:“怎么回事儿?”

    宓奚玥倒了一杯茶递给他,才说道:“我只不过是偶然知道了一些事情,又刚好收到你的来信,就微微推了那么一把。”

    “我的来信?”

    夏柳成想了一下,他确实写过一封信给她,提到了太子定亲的事情。

    “那可是你的姐姐。”

    宓奚玥笑着看着他:“所以呢?”

    所以呢?

    夏柳成看着她的眼睛,他在她的眼神里,只看到了无边的冷漠和嘲讽。

    “你,很不喜欢她?”

    宓奚玥随意地坐着:“谁会喜欢一个害死自己的人呢。”

    夏柳成的手一抖,不解地看着她,该不会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宓奚玥解释道:“我不是陶湘,陶湘早就在小时候就被她三姐推到水里淹死了,那个时候陶语好像才只有十岁,然后我就成了陶湘。”

    她一手支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啊,是借尸还魂。”

    “哦。”夏柳成想了想,还是问道,“那你多大了?”

    宓奚玥有些讶异他的反应:“你就想问这个?”

    “嗯。”

    “我应该二十二吧。”

    应该二十二?

    宓奚玥耸肩:“没办法,死的时间太久了。”

    夏柳成的手一抖,“多久?”

    宓奚玥装模作样的算了一下:“应该有四百年了吧?”

    夏柳成的手又是一抖:“这么久了?”

    “是的呢,你怕了吗?”

    宓奚玥敢肯定,要是他说了他怕,那就再见,先弄死他,然后毁了这个位面,他们以后再聊聊人生好了。

    系统:“”宿主,这可是你最爱的男朋友啊,你怎么动不动的就要把人家给弄死?

    宓奚玥觉得自己没错:“我要一个怕我的男朋友做什么?不分留着过年吗?”

    系统无语,好像很对的样子?

    夏柳成久经沙场,但是这么光怪离奇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又想到新婚之夜她的表现,又觉得很是合理。

    “你,呃,你不会忽然间就离开吧?”

    夏柳成想了想,觉得最关键的问题问清楚比较好。

    “你说啥?”

    宓奚玥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幻听了,竟然听到对方问这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