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主播时代(一)-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16章 主播时代(一)

    第116章  主播时代一

    宓奚玥表示自己的疑问大了:“为什么这次只给我增长了外貌值和武力值,还有积分?”

    奖励呢?奖励呢?

    系统语重心长地说道:“宿主,你不能只看着这些虚的,奖励什么的都是短暂的,你看看这些外貌值啊,武力值都是可以在不同位面都能使用的。”

    宓奚玥竟然信了它的邪:“也对,但是积分又是来干嘛的?”

    “积分当然是用来购买本系统商店里的东西的啊!”

    系统现在也只是给了宿主一点点小东西,还是被威胁着白送的,一点都没有挣到积分,心好累!

    宓奚玥对这个不太感兴趣,她已经有了空间,系统的商店还是做个装饰就好。

    “那么我们就进入下个位面吧。”

    系统知会了一声,就直接将宓奚玥扔了出去。

    宓奚玥:“我会找你好好谈谈人生的。”

    系统傲娇:“怕你哦。”

    宓奚玥惊讶,什么时候系统竟然这么硬气了。

    系统才不会告诉宓奚玥,是它的主人刚刚有了回复。

    “主人,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好委屈啊!”系统抱着自家的主人就是一通哭诉。

    它的主人默默听完,摸着它的小平板,平静地说道:“她开心就好。”

    系统:“啊?”

    完了完了,它这是被主人抛弃了?

    好可怜的它啊!

    宓奚玥觉得身子一沉,立即睁开了眼。

    入眼的,是一片粉红,粉红的床帏,粉红的枕头,粉红的床单,粉红的被子

    宓奚玥嫌恶地将被子甩得好远,她这是穿到了一个小公举的身上?

    “宿主请接受剧情。”

    宓奚玥不得不重新躺回床上。

    这是一篇直播文,原主生活在一个四五线城市,和圈内的某个妹子一起租了房间,一起做起了主播,奈何原主的样貌没有隔壁妹子的好看,也没有妹子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并不能俘获一众宅男的心,做直播站的某个有一天心血来潮,想要看看都是什么人在做直播,就点进了原主的直播间,然后很是嫌弃的退了出来,再一次进了妹子的直播间,立马惊为天人。

    再然后,就是不动声色的接近美貌主播,两个人手牵手,一起走向人生巅峰的故事。

    原主呢?好像是因为辣着的眼睛了,被驱逐出这间出租屋,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被人给玷污了,然后一路人生低谷走到底,无奈地在桥头自杀了。

    至于原主的心愿,就是做一个比小若还要厉害的女主播。

    宓奚玥:“”

    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过日子了,辣着你眼睛了你就要把人家赶出去,碍着那个撩妹子才是真的吧?

    宓奚玥抽着嘴角,将屋子里所有的粉红色的东西全都扔了出去,按照自己的性子换了一个风格。

    “笃笃笃!”

    宓奚玥走过去开了门,发现是隔壁那个妹子,也就是女主小若。

    小若笑眯眯地看着她:“心心,今天我们吃什么饭啊?”

    因为小若做主播赚钱特别多,所以她就很大发慈悲地不让原主交太多的房租,但是原主得做饭,一天三顿换着花样的伺候小若,还要忍受小若的百般挑剔。

    原主只能忍着,因为她没钱,找不到比这里更好的房子,也是能委屈地住了下来。

    宓奚玥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现在女主对她没有恶劣的态度,她就对她笑脸相迎,但是做饭嘛

    “我今天不舒服,不想做饭。”

    小若的脸立马就黑了下去,秒变脸:“什么意思啊心心,你别以为你在这里可以住得长久,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喝着西北风呢,你怎么这么狼心狗肺啊!”

    宓奚玥:“”

    女主变脸这么快,这个节奏她有点跟不上。

    宓奚玥的脸更黑了,她直接将门锁上,然后出了门。

    小若在身后气得要死:“只要你出了这扇门,以后你就别进来!”

    宓奚玥转过身:“你可能想多了,有可能从这里出去的,是你。”

    她现在急需要将自己的家底倒腾出来卖点钱,懒得理这个秒变梅超风的女主。

    小若见宓奚玥不理她,气得拿起椅子就将心心的房门砸了一通。

    等到再从拍卖行出来的时候,宓奚玥已经是一个拥有着几百万资产的小富婆了。

    “就这么点儿钱,还是太少了。”

    她想了想,去了黑市。

    这个世界还是很大胆的,竟然设有黑市,那里什么都有,宓奚玥决定去碰碰运气。

    黑市里面的人也是很混杂的,什么人都有,有乞丐摆摊要钱,也有一些看起来像成功人士的人在这里走动。

    这里有一家赌石场,宓奚玥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她随手点了几个石头,就让人去切割。

    如此随意的客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赌石场的负责人好奇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去切割毛料了。

    负责切割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手法颇为巧妙,他切开一点,就惊呆了。

    “这是”

    切割师颤抖着手,继续小心地切着。

    宓奚玥不太懂这个,不过看到这位切割师这么激动,里面的东西应该值不少钱的样子。

    负责人也是一脸的惊讶,凑过去一看,就更加激动了。

    “这可是玻璃种”

    宓奚玥不由的多看了那块毛料两眼,玻璃种她还是知道的,如果再加上帝王绿的话

    “玻璃种帝王绿!”

    宓奚玥:“”这算是心想事成吗?

    她十分淡定的走了过去,接过切割师手上的翡翠,掂了掂。

    切割师和负责人的心,也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紧张坏了。

    这位女士,您不懂就不要这么随便好吗?知道您手里拿着的这件东西都多值钱吗?一个戒面就是上百万啊,更别说这块已经是巴掌大的玻璃种帝王绿了!

    “请帮我联系接手的人,三天后,我会过来。”

    宓奚玥拿着切割好的东西,三拐两拐的消失不见了。

    负责人带人追了出去,结果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杨哥,不见了。”

    负责人看到宓奚玥虽然不懂,但是警惕心还是很高的,竟然知道这种东西不能长期留在手里,想要早日脱手。

    “还是不要再追下去了,回去联系生哥,让他来一趟。”

    “是。”

    几个人刚走,另一条小巷中,宓奚玥倚墙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