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直播时代(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19章 直播时代(四)

    第119章  直播时代四

    宓奚玥在家里玩游戏玩得黑天暗地,完全忘了自己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宿主!有人来找你了!”

    系统大叫一声后,就没了声音。

    宓奚玥放下shǒu jī,“谁找我?”

    她最近足不出户,没有认识什么人啊。

    玩手游玩得有点魔怔了,她都有点记忆混乱了,想了半天才想到自己几天前弄了块石头哦不,是玻璃种帝王绿。

    竟然这个时候才找上来,宓奚玥觉得他们的办事效率有点低,不太信任他们会将那块翡翠卖个好价钱。

    她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了十几个人的脚步声。

    宓奚玥:“”要打架吗?

    带了这么多人过来闯民宅真的好吗?

    宓奚玥打开门,倚在门口看着他们:“你们来这么多人是要搞事情吗?”

    为首的人微微抬头,淡漠的眼光看了过来。

    宓奚玥呼吸一滞,她有种强烈的感觉,那个男人

    系统装死机,它才不会告诉宿主,那个男人的信息它刷新不出来呢。

    一般刷新不出来信息的男人,十有**就是宿主的男盆友,这个话它是绝对不会说的!对,就是这样!

    肖呈停下了脚步,身后的小跟班儿也都站在那里不敢动。

    身后一个人影悄悄地凑了上来,谄媚地说道:“江xiǎo jiě,您还记得我吗?”

    宓奚玥连看都不看他,直接说道:“没见过,不认识。”

    那人脸色一僵,然后继续好声好气说道:“您可能忘了,前几天您在我们那里切割出了一块玻璃种帝王绿,还让我们所有人帮您联系人拍卖,我们等了您好几天您都没来,只能过来找您了。”

    宓奚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好像记得,我没有给你联系方式吧?”

    那人的笑脸不变:“我们自然会知道您的信息的。”

    宓奚玥摸了摸下巴:“我故意将这栋楼买了下来,就是想看看你们会用多长时间找到我,没想到这个结果还真的是让人惊讶,都进来吧。”

    那人看着肖呈,心里惴惴不安,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找她的办法,还是老板忍无可忍让他们去查查谁最近出手最是大方,才顺藤摸瓜找到这个女人。

    肖呈和那个人跟着宓奚玥进了房间,其他的人都守在门口,连只苍蝇都休想飞进去。

    宓奚玥指了指沙发:“坐。”

    肖呈沉默地往沙发上一坐,小跟班只能苦哈哈地站着。

    宓奚玥抬眼看着他:“我这个人很随意的,你们也就别见外了,自己想喝什么自己准备。”

    小跟班:“”

    他们是客人,客人!

    肖呈手微微一抬,“江xiǎo jiě,我们还是不要说废话了,直奔主题比较好。”

    宓奚玥耸肩:“我没问题,说吧,你们能开到什么价。”

    如此直奔主题,跟班有些跟不上话题:“江xiǎo jiě,您还没让我们看过货呢。”

    宓奚玥靠在沙发上:“货?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要不是你说的那是玻璃种帝王绿,我也不认识啊。”

    跟班语塞:“是,是我们已经看过了,我们老板这不是没有看过嘛,您看”

    宓奚玥眉头一挑:“还不知道这位帅哥尊姓大名?”

    这表现,和花痴没什么两样。

    肖呈皱了皱眉,吐出两个字:“肖呈。”

    “原来是肖先生。”宓奚玥正了正色,“看您这么帅,也不像是会强抢的人,我就让您看看好了。”

    她从沙发的某个角落里掏出来那块翡翠,放到两rén miàn前:“看吧。”

    小跟班的眼睛都要瞪掉了,那可是钱啊!竟然就那么随意的塞在角落里面,您这么视金钱如粪土真的好吗?

    肖呈看到宓奚玥的动作,也是不满的皱眉:“江xiǎo jiě,您这样会让它破损的。”

    宓奚玥干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不是吗?谁会想到那么珍贵的东西竟然会被我塞在这里?”

    其实当然不是随意地塞在沙发里,那可是被她藏在空间里的好吗?那么一大块珍品她会不心疼?真是笑话,她是一个俗人好吗?

    她将翡翠放在茶几上:“看看它有没有磨损?没有的话就直接开价吧。”

    说完,她觉得这句话好像有什么毛病:“好像就算有磨损你们也能开价的吧,毕竟是要拿回去打磨的。”

    是她看到帅哥就被系统糊住了脑子,她错了。

    系统:“”

    为什么它不说话还会躺枪,什么叫被它护住了脑子,明明是被鸡

    忽然间知道了什么的系统觉得自己好受伤,一股浓厚的悲愤之情喷薄而出,再也不能抑制。

    “哇!宿主你竟然说我是鸡屎!”

    心累,辛苦了这么久的它竟然和鸡屎对等!

    宓奚玥神色不变,现在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时间去跟系统打哈哈。

    “既然江xiǎo jiě这么有诚意,那我们也不能耽误你的时间。”肖呈一向是雷厉风行,“一口价,三亿。”

    宓奚玥更是淡定:“三亿?”

    她换了个姿势问道:“肖先生这是欺负我不懂市场吗?”

    肖呈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沉声说道:“江xiǎo jiě,我是带着诚意开的价。”

    宓奚玥反驳道:“我也是带着诚意问你的,你确定只值三亿?”

    这块翡翠别说是一个手镯了,就是三十个手镯也能做的出来,那些边角料做戒指也是可以的,怎么看都是不止三亿啊。

    肖呈竟然能说出三亿这样的价格,可不就是欺负人么?

    宓奚玥一码归一码,就算是这个男人是她家烈孤寒,也不能就这么占她便宜啊!

    说着,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刀子,往翡翠上招呼着:“那我就给肖先生您三亿的分量。”

    手起刀落!

    小跟班完全处于懵逼状态的,完全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宓奚玥的刀子落在他们的宝贝上面。

    “五亿!”

    然而,涨价并没有阻挡宓奚玥下落的刀子。

    肖呈也不禁黑了脸,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心狠。

    “砰”的一声!

    小跟班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天哪,就这么一块宝贝,就这么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