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直播时代(二十)-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35章 直播时代(二十)

    第135章  直播时代二十

    宓奚玥的武力值也不是白加上去的,她的动作快的让史密斯来不及闪躲。

    伤了她的bǐ shǒu下一秒就插在了史密斯的身上。

    “你”史密斯指着宓奚玥,“你竟然”

    宓奚玥平静地拔出bǐ shǒu:“我自己下的手,自然知道分寸。”

    她这一刀,也不说会让史密斯立即丧命,也会让他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

    “砰!”

    史密斯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她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等着。”

    宓奚玥刚想离开,就听到系统的惊呼声:“宿主,他快要脱离这个世界了。”

    她转头一看,史密斯周身泛着白光,渐渐变得透明。

    宓奚玥眯了眯眼,右手忽然打出一团火苗。

    “啊!”

    史密斯被迫中断了自己的“回城”,白光也消失无踪。

    他绝望地看着宓奚玥:“你,你一定要这么狠吗?”

    “你不觉得你说这话有点可笑吗?”宓奚玥指着自己的双腿,“这里可是你心狠的证据呢。”

    这两刀下去,可是实在的。

    史密斯咬牙:“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我没本事啊,所以我只能留着这么折磨你。”宓奚玥笑着靠近他,“我这人向来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你让我们两个受了这么严重的伤,难道不应该做点补偿吗?”

    “你别过来!”史密斯拖着受伤的躯体往后移动着。

    宓奚玥右手的火团跳了跳,她又放到了左手上面:“要不要感受一下,真的一点都不烫的。”

    系统:“”宿主真的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很烫的,它都被烧焦过好几次了!

    史密斯看着这么古怪的火焰,心里直打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这明明就是修真界的东西,为什么你会有!”

    这明明就是

    宓奚玥没拿火团的手摸了摸下巴:“没想到你还认识这个东西,那就更留你不得了,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没想到她不轻易示人的东西,竟然会有人知道,这个史密斯到底什么来头?

    系统也在思索,为什么会有人比它这个见多识广的系统更见多识广,它不服!

    “我林小小纵横快穿联盟这么多年,竟然会栽到你这个女人手里,你给我等着!”

    宓奚玥恍然:“原来你叫林小小啊,嗯,很大众的名字,跟你的人一样,毫无特色。”

    林小小:“”猝不及防的就被人身攻击了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林小小这么嚣张,是什么来头?

    宓奚玥不想再多说话,现在赶紧把这个人弄死才是关键。

    “唰!”

    手中的火苗被吹到了一边,宓奚玥赶紧收回火苗,却发现史密斯已经断气了。

    系统弱弱地声音响起:“有人救走了她。”

    “我当然知道了。”宓奚玥盯着史密斯的尸体,“我去找人来处理他的尸体。”

    系统提醒道:“宿主,你的伤势再不处理真的就完蛋了!”

    宓奚玥被这么一提醒,才感觉到腿上的痛,顿时就坐在地上。

    “干嘛要提醒我?”

    她刚才就是将自己的痛感封住了,解开的方式就是有人提醒她这件事情,好死不死的被系统给撞破了。

    系统也很委屈啊:“人家这不是担心你吗?”

    宓奚玥倒在地上,哆嗦着摸出shǒu jī:“来顶楼,多带点人,将你们老板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已经被我zhì fú,多带点人处理下现场。”

    没多久,就有一大堆人闯了上来,看到一大片的血都惊呆了。

    宓奚玥举手:“能先把我送医院吗?你们老板也快醒了,带我去见他。”

    众人:“”为什么老板会听她的话这么快就醒了?还有,地上躺的人是谁?

    有人跑了过去,惊讶地发现那是老板的好友,史密斯。

    “这,这怎么会是史密斯先生”

    刚刚夫人说这是伤害老板的罪魁祸首?

    “夫人,这”

    “具体的事情,你问你们老板吧,现在可不可以带我去医院?再晚一点我就要跟轮椅度日了!”

    宓奚玥被解除屏蔽痛感之后,疼得不得了,现在已经感觉到浑身没力气,要疼的晕过去了。

    “快快,赶紧将夫人送到医院。”

    这边慌慌张张地张罗着将宓奚玥送医院,另一边的肖呈已经醒了。

    “呈少,你醒了?”看护的人一脸喜色,“夫人没骗我们,您真的醒了。”

    肖呈听到宓奚玥的名字,眼睛转了转,声音有些虚弱:“她人呢?”

    “夫人先回去了,说是要拿换洗衣物。”

    看守的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夫人每天都在追查老板的事情,只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有时间过来,对于其他人的误解,他也很绝望,没人听他的解释,夫人也不让他再过多解释。

    肖呈闭了闭眼:“打diàn huà,问问夫人现在怎么样了。”

    “啊,哦,我这就打。”

    看守的人赶紧摸出shǒu jī打diàn huà过去,得到的消息却是夫人被送来医院了。

    他一脸懵逼:“呈少,夫人被送来医院了。”

    听情况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肖呈挣扎着就要起来:“他们现在在哪里?在哪个病房?”

    “正在路上,夫人好像伤的不轻。”

    肖呈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就要拔掉手上的针:“带我去门口等着。”

    “夫人说您不能下床,毕竟等着她来看您您才能下床。”

    看守的人似乎很是听宓奚玥的话,死活拦着不让肖呈出去。

    “够了,她受伤了,我一定要去看她。”

    看守的人还是一脸坚持:“夫人说,您要是敢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乱来,她就再也不见你了。”

    肖呈的动作一僵,看着那人:“她真的这么说的?”

    “嗯,这是原话。”

    肖呈:“”

    他默默躺回床上,盖上被子。

    看护的人:“”呈少为什么一脸伤心欲绝的样子?夫人出什么大事了吗?

    不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宓奚玥就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

    肖呈就一直坐在病房里,等着那些人来给他汇报宓奚玥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