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lìng lèi追鱼(五)-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41章 lìng lèi追鱼(五)

    第141章  lìng lèi追鱼五

    “木马!”

    宓奚玥笑着扑到荼淞的怀里,装作睡着的样子。

    荼淞这么早就睡了过去,无非是离魂去了别的地方,才会让宓奚玥这么容易得逞。

    等他回来的时候,宓奚玥早就将两个人坦诚相待,躺在一起。

    荼淞:“”为什么感觉魂魄会发热?

    他赶紧回到身体里,将宓奚玥丢开。

    “疼!”宓奚玥皱着眉爬起来,“你,你什么意思,昨天晚上”

    虽然荼淞并不知道他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万一这锦鲤对他做了什么呢?

    荼淞赶紧给自己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发现就是里衣被扒了精光,宓奚玥并未对他做什么。

    “你为何不在滨海待着,还跑出来”荼淞皱着眉看她,这才想起来一件事情,“你,化形了?”

    宓奚玥翻了个白眼:“你才知道啊。”

    这反应也太慢了,回来的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看到她化形的惊喜,而是两个人睡在一起的惊吓,太打击人了。

    宓奚玥昨天晚上并没有对荼淞的仙体做什么,只是算着他快回来了,就将他的衣服将术法扒了个精光,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反应。

    这种女朋友在边上撩拨了好久,男朋友竟然只顾着打游戏的心情,她终于体会到了。

    竟然有这么一种不近女色的男朋友,差评!

    宓奚玥站起身,朝外走去:“我去修炼了。”

    荼淞见她突然黑了脸,有些心慌,但是还是保持着上仙的风度,没有追出去。

    把外面的宓奚玥气得半死。

    “系统,我要申请换攻略目标!”

    这个荼淞也太难攻略了,平常嘴上过过瘾也就没事,没想到来真的就怂了,差评!

    “宿主,这可是你男朋友!他只是失忆了,你要爱护他。”

    系统绝不承认自己是在幸灾乐祸的。

    宓奚玥斜眼:“不要了,换一个!”

    竟然在自己男朋友面前没有任何魅力,这让她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好啊,既然你这么想换一个目标,那就有了,掌门还有一个弟子今天刚好回崇化山,是除了荼淞最受女人欢迎的弟子。”

    系统很快为宓奚玥找好了目标。

    宓奚玥想了一下:“好,就他了。”

    就不信了,她幻化成女人的话还是很漂亮的,怎么在荼淞面前就不行了?

    荼淞打了一会儿坐,出去的时候发现宓奚玥竟然不在滨海。

    “她回去哪里?”

    荼淞幻化出一面水镜,看到宓奚玥已经穿戴整齐,去了大殿。

    “这位师妹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

    常澍刚落在大殿,就看到穿着弟子服的宓奚玥一蹦一跳地走了过来。

    “你是”

    宓奚玥正在这里等着传说中的玉面二弟子常澍,就看到一个英俊的男人向她走来。

    崇化山上面的帅哥真的好多啊!

    系统提醒:“宿主,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玉面弟子常澍。”

    宓奚玥回过神来,看着常澍的眼神也变得微妙起来。

    “在下常澍,不知道师妹是”

    “我是寒淞殿的弟子,刚来不久,没怎么出过门,大家都不认识我的。”

    宓奚玥带着窃窃的笑,这个时候借着荼淞的名义应该不过分吧,毕竟她说的部分都是事实。

    听到宓奚玥是寒淞殿那边的,常澍面上立即带上了一丝恭敬之色。

    “见过师叔祖。”

    宓奚玥:“”兄弟你干嘛变脸这么快?谁是你师叔祖啊!

    常澍听到宓奚玥说她是寒淞殿里出来的弟子,直觉她就是寒淞殿里的太上长老收的弟子,按礼节,确实应该尊称为师叔祖的。

    宓奚玥尴尬地扶起他:“你真的不用这么多礼,我就是在寒淞殿里呆了那么长时间,并没有正式拜入崇化门。”

    常澍不信:“师叔祖莫要胡言,您身上分明有着太上长老的气息,只有亲传弟子才会有师父的烙印。”

    宓奚玥摸了摸额间,“你说,我有荼淞的烙印?”

    那个腹黑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时候把烙印弄在她的身上的,为什么她都不知道!

    系统嗤嗤一笑,它知道,但是它什么都不说!

    两个人相互礼让间,荼淞已经过来了。

    “本座让你修炼,你怎的偷偷跑下山了?”

    宓奚玥笑脸一僵,坚决不看他:“我不想修炼,想出来玩一会儿。”

    荼淞觉得,两个人既然昨日已经同塌而眠,那就算已成了夫妻之事,他们虽然有言在先等她过了龙门他才娶她,但是他更要做到一个夫君该做的事情。

    比如,让自己未来的娘子修为更上一层楼。

    宓奚玥想要拉着常澍一起愉快的去玩耍,但是后者看到荼淞冰冷的目光,吓得浑身一哆嗦。

    “太上长老,师叔祖,您们看样子还有要事相商,弟子先行告退。”

    常澍很少看到这位太行长老,没想到这眼光这么犀利,吓得人直打寒战。

    宓奚玥哑然地看着常澍马不停蹄地往回的路径狂奔而去,伸出尔康手:“带我走”

    荼淞黑着脸将她拉了回去:“将你带去哪里?”

    “你管我?”宓奚玥傲娇的甩开他的手,“别管我,免得又嫌我多事儿。”

    荼淞一脸迷茫:“你又怎么了?”

    怎么了?他竟然问她怎么了?

    宓奚玥觉得自己的火已经从心底慢慢升腾起来了:“不怎么,我更年期到了!”

    荼淞继续迷茫,更年期又是什么?

    宓奚玥觉得自己真的跟荼淞不是一个频道上的:“没什么,我不想跟你说话。”

    荼淞无奈:“你到底怎么了?”

    他见她黑着脸出去了,还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看到她竟然对别的男人嬉笑,就只想着赶紧将她带回来,没想到她还在生气。

    “你为什么生气,又不跟我说,我怎么知道?”

    宓奚玥:“”理由太过羞耻,她说不出口。

    “你跟我说,是我今天的态度不好吗?”荼淞叹了一口气,“我并不是不让你睡那张床,而是那床”

    荼淞觉得现在还不应该说这些,就不再说下去了,只说了一句:“你要知道,我是为了你好。”

    宓奚玥嘴角抽了抽,这都什么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