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lìng lèi追鱼(十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50章 lìng lèi追鱼(十四)

    第150章  lìng lèi追鱼十四

    荼淞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本来一张清秀的脸,现在已经变得妖魔化,脸上盖满了暗红色的图文。

    他不由得眉头一皱,搜索起宓奚玥的踪迹来。

    可是,终归是封印了好几千年的妖魔,法力和怨气都不是宓奚玥可以抗衡的,他竟然找不到宓奚玥的痕迹,那妖魔将她掩盖的很严实。

    宓奚玥从角落里伸出脖子,希望荼淞可以感受到他的气息。

    妖魔察觉到她的小动作,决定还是不掩藏了,直接对荼淞说道:“你那娇滴滴的小娘子现在就在我这里,你看,这儿”

    荼淞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一个亮着白光的小点,是在小腹的地方。

    要想救出华韵,势必要与妖魔打斗,那时候她的身体就

    荼淞终是多了一些顾虑。

    “你要是能自尽,我就考虑放了你的娘子,怎么样?”

    那妖魔还是对当年的事情怀恨在心,现在就要一模一样的报复回来。

    荼淞一脸的淡漠:“你先把华韵放出来,她不是我娘子,只是无辜的人,你不要牵连无辜。”

    他只在心里想着那丫头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要不高兴啊。

    这话宓奚玥就不爱听了,怎么就不是他娘子了?未婚娘子那也是预定了的娘子好吗?

    她小声嘟囔道:“哼,翻脸不认人。”

    但是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就看看这个怪蜀黍是想要做什么了。

    妖魔冷嘲:“不是娘子?那她身上为什么会有你的精气?不要告诉我这只是你养的一条观赏鱼。”

    宓奚玥冷哼,她的法术都是荼淞教的,有精气怎么了?

    荼淞担忧地看着宓奚玥所在的位置:“好,我答应你,但你必须要先把华韵放出来。”

    “太上长老,不可啊!”

    “师叔祖,三思啊!”

    众弟子本来是请来荼淞驱赶妖魔的,可没想到荼淞转眼就为了一个女人想要自尽。

    “好,爽快。”

    妖魔真的放出了宓奚玥。

    得了自由的宓奚玥正要撒开丫子往荼淞那里跑过去。

    “急什么。”妖魔一把拦住了她,“你先废了自己的修为,我就让她过去。”

    荼淞脸色一白,并不是吓得。

    而是

    他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要是废了自己的双腿,我就放了他。”

    “好,我答应你。”

    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他总觉得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宓奚玥看到他的脸色大变,灵魂印记也有些松动,隐约知道他这是要恢复记忆了。

    荼淞已经在瞬间收敛了心神,“好,我答应你。”

    不管哪个声音是谁的,现在的他只想要华韵平安的回到他的身边。

    荼淞上前一步:“我先废了自己的修为,你就要让她过来,然后我才会自裁。”

    “可以。”

    妖魔眼里的激动显而易见,丝毫没有怀疑荼淞是用的缓兵之计,因为他可以看得出,荼淞是喜欢上这个小鱼妖了。

    “我要让你对着魔神发誓。”

    妖魔两族起誓是要对着魔神的,妖魔觉得自己不会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爽快地起了誓。

    “别磨磨蹭蹭的,你们仙界的人都是这么疑神疑鬼的吗?”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荼淞的结局了。

    宓奚玥心里一紧,她没想到荼淞真的会答应他。

    “不要啊。”

    就算是被抓到,她也从来没有真的想要他为她牺牲一下什么,他本该无忧无虑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荼淞看着她:“华韵,别怕,一会儿我就能带你回家了。”

    这是荼淞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

    他竖起手掌运转起灵力,然后狠狠拍向丹田。

    “师叔祖!”

    “太上长老!”

    “荼淞!”

    宓奚玥双眼睁大,看着荼淞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口鲜血,盯着妖魔。

    “好,我说到做到,把这女人还给你。”

    妖魔一甩手,就将宓奚玥的魂体甩到荼淞的面前。

    荼淞将她抱住,无声地拍拍她。

    宓奚玥的声音里已经带着些哭腔:“不要,荼淞不要。”

    荼淞弯了弯嘴角,似在安慰她。

    宓奚玥的眼泪止不住地掉落,荼淞千万年的修为一朝散尽,其中的痛苦也只有他自己能够体会,现在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吗?

    “好了,我让她回到你的身边了,怎么样,比你当初慈悲多了吧,我那个时候那么苦苦哀求你,想让你将清苑还给我,可是你呢,丝毫没有动摇,眼睛都不眨的将她杀了。”

    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妖魔语气中多了些悲愤,“你也没想到你会有今天吧。”

    荼淞苦笑,他当初年轻气盛,捉妖从来不分善恶,那清苑本是一心向道的妖族,只是他太过固执才犯下错误,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引来这样的事情。

    当常春宇赶到的时候,已经是荼淞准备自裁的时候了。

    “哪里的妖孽,竟然这么嚣张,在我门中放肆!”

    “常春宇,你仰仗的荼淞上仙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你确定还要对我大呼小叫?”

    常春宇:“”虽然你是个老前辈但是你是妖魔啊!

    “少废话,今日你伤了我师叔祖,还试图谋害我门中弟子,这笔账我会跟你好好算算的。”

    “别怂,我就怕你不来,今天他荼淞就要为当日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而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我还不放在眼里。”

    宓奚玥小心地为荼淞输送着灵气,仔细观察着他的气色:“荼淞,你别扔下我。”

    系统早就查看过荼淞的身体,那一掌极为凶狠,是真真打在他的丹田处,现在丹田处的内丹碎成粉末,修为也回不来了。

    “宿主,你这样,只是吊着他的一口气,与其这样难受,还不如”直接给他一个痛快。

    宓奚玥恶狠狠地打断它:“你别说话!”

    系统吓得一哆嗦,赶紧缩到自己的角落里,宿主现在已经处在崩溃边缘,它还是不要去触霉头了。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魂体,没道理她的魂体可以这么自由自在,荼淞就不行啊。

    “宿主”

    系统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冒着生命的危险提醒宓奚玥,“你是攻略者,在这个位面没有了身体,自然会寻找下一个合适的寄体,可是荼淞他本就是这个位面的人”

    宓奚玥冷笑:“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