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lìng lèi追鱼(十七)-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53章 lìng lèi追鱼(十七)

    第153章  lìng lèi追鱼十七

    凌天迷茫地看着脚下的玉佩,怔愣了一会儿就把它捡了起来。

    宓奚玥:“”

    为什么在遇到女主之后就要遇到男主,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起不好吗?

    凌天盯着玉佩看了半天:“这玉佩好难看,不知道红俏喜不喜欢。”

    宓奚玥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嫌弃难看你把它给扔了啊,揣到怀里想做什么?

    凌天觉得这个玉佩说不定是天上的神仙扔下来的,要不然怎么会突然跳出来呢,红俏那么喜欢神仙,应该也会喜欢这枚来自天上的玉佩吧?

    不是很懂男主脑回路的宓奚玥,此时正在和系统暗戳戳地商量逃跑。

    “你说男主是不是把脑子摔坏了?”

    身为一个魔族,怎么能这么没有节操地去捡一个神仙掉的东西?

    系统sǎo miáo了一下凌天的信息:“宿主,男主没有任何异常,只是失去记忆了。”

    失去记忆又不是没了智商,你看男主现在说的话做的事哪一样是智商在线的?

    宓奚玥运起周身的灵力,想要掏出男主的包围圈,可是竟然做不到!

    “宿主你现在比较弱鸡,凌天的魔族体质还有主角光环刚好压制了你。”

    宓奚玥抽了抽嘴角,拥有主角光环的人最讨厌了!

    她这么一个女配容易吗,为了生活下去还要小心翼翼的,没了寄体不说,自己还账还还不利索,一出门就遇上男女主,真的是天要亡她!

    “宿主,稳住!”

    宓奚玥叹了一口气:“你给我喝的药水就不能抵挡一阵子吗?”

    什么破药水,喝了只能是寄体修为暴增,一点都没有给魂体带来好处。

    系统真的是躺着不动也中枪:“宿主,这本来就是为了攻略者的寄体所准备的药水,要是你们随随便便一个人喝了就能天下无敌,那联盟就真的要疯了!”

    系统越来越觉得宿主的想法天真了,这种便宜事情怎么可能会出现?

    宓奚玥眯了眯眼,“那你们联盟也太弱鸡了吧?”

    能发明出这种药水的人,现在还不是天下无敌?

    系统不想说话了,没有主人的命令,它是不能透漏任何联盟的机密的,虽然它也并不知道多少机密,但是这是原则问题。

    宓奚玥跟着凌天一起回到了他现在居住的地方。

    红俏正端着一盘菜从厨房出来,看到凌天回来,也只是微微一笑:“吃饭了。”

    丝毫没有夫妻间的浓情蜜意。

    凌天也似乎是习惯了这种氛围,只是点了点头。

    他走到红俏身边,拿出玉佩:“刚刚在外面看到的,送给你。”

    红俏正想拒绝,意外发下这枚玉佩另有蹊跷。

    “这是你在哪里发现的?”

    她竟然在这里面感受到了攻略者的气息。

    凌天笑得一脸无害:“就在你经常打水的地方。”

    红俏立即就想到了当时被人tōu kuī的感觉,她有预感,这里面一定有人。

    她将玉佩收了起来,拉着凌天走到饭桌前:“我们先不说这些了,今天我为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醉鸡,你尝尝看。”

    凌天听到有自己喜欢吃的饭菜,显得十分开心,急忙坐下开动。

    红俏只是草草吃了几口就放下碗筷。

    “我现在还有些事情,你先慢慢吃,碗一会放着我来洗。”

    她说着就拿着玉佩进了内室。

    宓奚玥真的觉得主角光环这个东西十分的讨厌,她千方百计的想要躲避要跟女主相遇,没想到还是遇到了。

    红俏拿着玉佩看了好久,“你到底是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出来?”

    宓奚玥蹲在角落里,懒得搭理红俏,她让她出来她就出来啊,那她多没面子!

    红俏见玉佩毫无反应,一双凤眸微微眯起:“看来架子挺大。”

    宓奚玥无论红俏怎么威逼利诱,就是不出来。

    外面的红俏也是没有办法,这枚玉佩并不是什么灵物,也不能滴血认主,可是竟然能容纳一个魂体藏匿其中。

    她坐在床边想了很久,才想到一种可能。

    “你,认识我?”

    要不然遇到同样的攻略者,早就应该冲出来请求帮助了。

    红俏又不期然的想起了自己最恨的女人,那个至今都不知道名字的攻略者。

    “是你吧?”

    她冷笑道,不然不会这么毫无反应。

    宓奚玥翻了一个白眼,要不是她现在只是一个魂体,分分钟弄死她好吗?

    系统鄙视她:“没有主角光环的人不要说话。”

    宓奚玥一噎,身为女配攻略者没有主角光环怪她了?

    红俏越来越肯定,这个玉佩里面的就是那个女人。

    她嘴角露出一丝微妙的笑容,真的是风水轮流转呢,终于有她落在她手上的一天了。

    红俏,哦不,林小小也不急了,她将玉佩挂在脖子上,心情很好的去做家务了。

    宓奚玥就那么看着林小小娴熟的做着家务,心里觉得这个攻略者的功课真的是做得好,她就不一样了,她很少下厨做饭,做也只是给她家烈孤寒做的,都没别人什么事儿。

    “你别紧张,听说你将荼淞给杀了,连自己的寄体都不要了逃了出来,没想到竟然会来到这里,还真的是让人大开眼界呢。”

    林小小想到当时见到她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的不将别人放在眼里,可是那是一时大意才被她弄死,现在就不一样了,她有足够的时间等着宓奚玥熬不住自己出来。

    宓奚玥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继续蹲在玉佩里不出来。

    谁知道林小小会出什么损招在等着她,她就是不出去。

    等到了晚上,宓奚玥已经准备洗洗睡睡了,却听到身边传来某些少儿不宜的声音。

    宓奚玥:“”我特么的只是个孩子啊,招谁惹谁了!睡个觉也要辣耳朵!

    林小小不知道是在炫耀还是怎么的,格外的激动。

    宓奚玥一脸的生无可恋。

    最后,连荼淞都被惊动了。

    他黑着脸看着宓奚玥,后者无奈的耸肩:“不是我的错,玉佩被人捡到了,现在我也走不掉。”

    荼淞沉着脸将她拽进bǐ shǒu里面:“封住你的感官。”

    宓奚玥乖乖照做,然后静静等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