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lìng lèi追鱼(十九)-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55章 lìng lèi追鱼(十九)

    第155章  lìng lèi追鱼十九

    宓悉玥看着荼淞:“现在我的脑子很乱,你先去将你的真身找到,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荼淞还是不敢松手:“你能不能别走?”

    宓悉玥揉了揉眉间:“知道了,你去吧。”

    她现在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啊,往生城已经关闭,在找到下一个停落地点之前是不会开启的。

    荼淞看着她,还是拉着她一起走。

    宓悉玥:“”

    “既然是我犯下的错,那就让我来弥补。”

    荼淞觉得自己现在很清醒,他现在无比的希望自己能够留下宓悉玥。

    两个人拉扯间来到最大的水晶棺前面,那水晶棺跟别的不一样,还会旋转着,感受到了宓悉玥两个人的气息,旋转的更加快了。

    看多了的宓悉玥立马就猜到,这里面肯定就是荼淞的真身了。

    她扬了扬下巴:“不去看看吗?”

    荼淞也把她带在身边,往水晶棺那边走过去。

    “砰!”

    宓悉玥抽了抽嘴角,她就知道,这都是的套路,什么感受到了主人的气息自己炸开啊或者是真身自己跳出来。

    荼淞一脸严肃的看着水晶棺,里面果然有一个人,他的容貌,跟他的一模一样。

    “还不赶紧跳进去,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宓悉玥受不了这样的磨磨蹭蹭,直接一把将荼淞推了进去。

    荼淞只觉得天旋地转,他还没有让她等着。

    宓悉玥双手抱胸,等着荼淞慢慢适应自己的真身。

    “果然在这里。”

    宓悉玥听到这个声音,微微一怔。

    她惊诧的看着来人:“凌天?”

    太可怕了,男主为什么会在这里?

    凌天挥了挥手,红俏从身后缓缓走来:“果然是你,好久不见。”

    宓悉玥动了动嘴角,谁跟她好久不见了,恨不得不见她好吧?

    林小小现在在女主的身体里,女主光环太大了,她是惹不起的,赶快跑!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荼淞,这货还在这里,怎么跑。

    “既然都迎面撞上了,那躲是来不及了,想怎么样?”

    宓悉玥将袖子往上面一抹,一副“劳资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表情。

    凌天冷嗤:“没想到荼淞现在竟然要靠一个女人来保护,你放心,我们两个今天会让你们两个做一对亡命鸳鸯的。”

    宓悉玥抚额,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跟身边这个男人做亡命鸳鸯,但是更是不由自主的护着他!

    “说什么大话呢,还不知道到底谁才会笑得最后。”

    她看过原剧情,中期荼淞可是**ss,找过不少男女主的麻烦,只不过天道一直眷顾着男女主,才会让他们这么一帆风顺的走到最后。

    就算现在林小小来了,她的女主光环还没有达到顶峰,荼淞应该还是能收拾得了她的。

    宓悉玥戳了戳荼淞的脸,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林小小看到宓悉玥这么大胆的动作,不受控制的想要上前。

    凌天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成功地将她的脚步止住。

    林小小只能愤愤地看着宓悉玥对着荼淞动手动脚的,可是她却不能上前做什么。

    凌天却也不制止宓悉玥唤醒荼淞,只是笑得很微妙。

    荼淞微微皱了皱眉,才睁开眼睛。

    “你醒了?”宓悉玥朝着一边一指:“你的仇人来了。”

    荼淞闻言看了过去:“你们是谁?”

    宓悉玥傻了:“”大哥你别吓我啊!

    凌天仰天长笑:“你这个女人真蠢,知不知道这个荼淞到底是什么?他可是荼淞恶的化身,那些蠢货竟然相信以恶制恶,才将荼淞的恶念化成他的身形放在这里,你现在这么做,现在只不过是唤醒了一个恶魔。”

    宓悉玥:“”

    她不信邪地看了过去,果然,荼淞的双眼赤红,邪眉入鬓,嘴角挂着一丝邪笑,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正道上仙。

    现在打晕他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系统大叫:“宿主你又做了什么?荼淞怎么会有两个真身?”

    两个?

    宓悉玥回过神来,那另一个就是善的化身了?

    “那个真身在哪里?”

    “就在你旁边啊!”

    宓悉玥看了一圈,果然看到了另外一个不起眼的水晶棺,竟然一动不动的缩在角落里。

    她动作迅速地将那个水晶棺拿到手,打开一看,是另一个荼淞。

    已经苏醒的荼淞不屑的看了一眼凌天:“你这蝼蚁,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蝼蚁凌天:“”

    虽然早就听过他这么称呼他,但是凌天还是觉得邪火四起!

    凌天深吸一口气,微笑道:“荼魔君上,在下只不过是来捉拿这个妖族叛徒的,无意间冒犯了您,实属罪过。”

    荼魔?屠魔?确定是这个名字吗?

    宓悉玥暗自抱紧荼淞的善意,计算着怎么逃跑。

    “这个女人?她的手里为何抱着荼善?”

    宓悉玥嘴角一抽,这两个化身起名字都好随便啊,恶就叫魔,善就叫善。

    凌天火上浇油:“她企图杀死您,让善苏醒。”

    宓悉玥瞪了他一眼,冷笑:“没想到魔君现在也会睁着眼睛说假话了。”

    这些男女主能崩得再坏一点吗?

    凌天简直就是无所畏惧:“本君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他确实是失忆过一段时间,但是在看到那块玉佩的时候,记忆就在慢慢的复苏,一直到宓悉玥逃跑那天晚上。

    宓悉玥捂脸,那块玉佩竟然是魔君的东西吗?可是为什么竟然充满灵气,她可能是捡了一个假的玉佩。

    荼魔缓缓从水晶棺里站了出来:“你说这个女人是妖族的叛徒?什么时候妖族和魔族已经成了统一战线?”

    凌天笑得得意:“荼魔君上您可能不知道,是在下将两族统一起来的。”

    这可是当年的魔君都没有办到的事情。

    “蠢货!”

    荼魔的冷嗤让凌天的笑意僵硬在脸上:“荼魔君上”

    “我现在都已经苏醒了,你觉得妖皇还会远吗?”

    妖皇魔君他们都是和他一起被封印的,既然他都醒了,没道理他们都还沉睡着。

    “荼魔君上您是说”

    凌天了然,他可能摊上大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