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夺产姐妹(二十一)-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79章 夺产姐妹(二十一)

    第179章  夺产姐妹二十一

    楚父又问了一句:“楚佳璃?”

    刚刚他一直坐在车里照顾着儿子,并没有看到另一辆车里的楚佳璃。

    现在听到这个女儿的消息,楚父还是一脸懵逼的。

    楚佳洛厌恶地皱了皱眉:“你不是一直说她不在你身边你指望不上吗,现在她也在这里,你怎么不去找她?”

    楚父眼珠子转了转,“那她现在在哪里?”

    “谁知道呢,你问问不就好了。”

    楚佳洛现在一看到楚父来找她,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想想在这里能够遇到楚佳璃,也是一种解脱。

    楚父兴冲冲地跑了出去,但是被基地的士兵给拦住了。

    “你们知不知道楚佳璃在哪里?”

    士兵们面面相觑:“这里没什么楚佳璃,赶紧回去!”

    他们这些新来的都是要被重点监视的,除了林上校的后辈,其他的都要被安排到大通铺的。

    楚父正想解释,就看到林显臣走了过来。

    士兵们对这个年轻人也有印象,对他十分客气。

    “这人是”

    “是今天新来的那一批里面的人。”

    林显臣向来不去记不相干的人,但是楚父记得他,当初在楚佳洛的大学毕业典礼上面见到过,没想到这个男人这几年都没有变过。

    “林显臣,你是楚佳洛的同学,我见过你的。”楚父赶紧上去套近乎,“我是楚佳洛的父亲。”

    林显臣皱眉:“我不认识你。”

    楚父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我也是楚佳璃的父亲。”

    林显臣接的很溜:“她说她没有父亲。”

    楚父眼中的愠怒一闪而过:“那个臭丫头是这么说的?”

    林显臣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当然不是,我从来没有听她讲起过自己家里,只说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楚父稍稍放下了心:“那你能带我去看看她吗,那时候她离家出走,我还没来得及找她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看我做什么,我现在活得很好,没死成你是不是很失望?”

    宓奚玥都等了好久不见林显臣回来做饭,就只好出来找他,谁知道还能碰上楚父,就一时没忍住呛了他一句。

    楚父看到他在众rén miàn前被下了面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佳璃,怎么和爸爸说话呢。”

    “呵,爸爸?我爸爸在哪里?别说是你啊,我可没有一个明明看到街上丧尸成群,还要将我赶出去的爸爸。”

    虽说出事前她是有出国的心思,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楚父还将她赶了出去,也是差别待遇。

    楚父搓了搓手:“这,我当时不是担心你姐姐的安全嘛,再说了后来是你一意孤行走了的”

    “呵,你也别再演戏了,你到底怎么想的恐怕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你没我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女儿,我也没有你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的父亲,我们两个半斤八两,但是从此以后也互不相欠了。”

    在宓奚玥的记忆中,她从来都没有花过楚父的一分钱,所有的东西都是楚母置办的,楚母过世后,就一直是律师给一手包办了,要不是那别墅还有楚母的一半,而楚母又将产权转给了她,她可能是无家可归了。

    楚父没想到宓奚玥会将家丑直接抖出来,一张老脸红了又红。

    “佳璃”

    “你也别再叫我了,毕竟你现在儿女双全,也不差我这个私生女给你添堵,就这样,别来找我了。”

    宓奚玥说完,就将林显臣拉走了。

    她瞪了一脸同情的林显臣一眼:“你还站在这里干嘛,还不赶紧回去做饭。”

    林显臣将她揽在怀里:“你放心,以后你还有我。”

    “我知道。”宓奚玥点点头,“那你能不能先收回你的同情?”

    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同情了。

    林显臣听话的收了起来:“好了,我们今天要吃什么?”

    “吃什么你都做?”

    “嗯。”

    “那我要吃你。”

    “”

    林显臣的耳尖儿红红,“呃”

    宓奚玥本来就是开玩笑,也没指望他回答,但是对方显然当真了。

    “我们先去洗个澡怎么样?”

    宓奚玥脚下一滑,准备开溜。

    “哎哎,你去哪里?”林显臣一把拉住她,“想跑?”

    “没,没啊。”宓奚玥的眼珠子转了转,“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事情没做。”

    “压后”

    林显臣想了想,觉得还是将她扛回去比较好。

    宓奚玥:“快放我下来!”

    天哪,基地里面这么多人都在看着呢!

    林显臣摇头:“我不!”

    说着,他还飞快地跑了起来。

    二楼的林醇晟本来是在拿着望远镜观察远处的情况,不经意间看着自己侄子在做坏事儿,老脸一黑。

    但是他又反应过来,有个小丫头给那坏小子做伴儿也挺好的。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啊”

    林上校笑得微妙,然后摇头晃脑地进了办公室。

    被关注了一路的宓奚玥欲哭无泪,她就不该去撩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林显臣一路将人扛了回来,然后风风火火地收拾好浴室。

    “你先还是我先?”

    宓奚玥黑了脸:“我先!”

    玛德,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怕什么!

    宓奚玥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卧室,然后一直觉得自己没洗净,就是不出去。

    外面的林显臣已经在另一间浴室洗好了,耐心的等她出来。

    反正,她今天是逃不掉的。

    再反正,这一切都是暗戳戳地进行的。

    第二天,宓奚玥毫无意外地赖了床,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乖,我去给你做早餐。”

    心满意足的林显臣伺候起自己媳妇儿来也是毫无压力,麻溜地收拾好去了厨房。

    宓奚玥将被子盖过头顶,这个可怕的男人!

    再醒过来的时候,林显臣已经端着粥等在床边了:“醒了?刚好粥也能喝了。”

    宓奚玥被林显臣喂着喝了一碗粥,然后继续躺着。

    “你在家里休息,我出去给我二叔商量事情,午饭等着我回来做,知道吗?”

    林显臣在她额间落下一吻,然后轻声离去。

    宓奚玥继续养精蓄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