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背后有人(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88章 背后有人(四)

    第188章  背后有人四

    齐升眉目冷清,一双桃花眼看了一眼宓奚玥所在的房间,又垂眼看着地上的楚苑。

    “楚苑,你早该知道的,我对你没有任何想法的。”

    楚苑面露苦楚:“那她呢,你明明对她”

    齐升表情不变:“我没有对她怎么样,这只不过是引你出来的一个手段。”

    引她出来的一个手段?

    那个女人不过是一个借口?

    得知这一消息的楚苑面露喜色:“那么说,你还是没有喜欢上别人的,对不对?”

    齐升低下头:“楚苑,三百年前我就说过,我不会喜欢你。”

    不是不会喜欢女人,是不会喜欢你。

    也就是说,他可能会喜欢上别的女人,但是就是不会喜欢她的。

    “为什么,我有哪点不好?”

    三百年前的楚苑要什么有什么,三百年后的楚苑虽然已经成了女鬼,但是依旧痴心不改。

    齐升微微摇头:“我们不是一路人。”

    楚苑是为了等他回头而不愿意轮回的女鬼,他却是为了寻找一个人而不愿意轮回的驱鬼师。

    “你为了找人,三百年前用了血禁之术延缓了你的衰老,我也愿意陪在你的身边等你回头,可是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不愿意多看我一眼。”

    楚苑的眼眶变得血红,双手的指甲也一点点地变长。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直接做个了断,从此我就再也不会来纠缠你了。”

    楚苑的心中现在已经完全被怨气缠绕,早就没了理智。

    齐升右手燃出一团金huáng sè的火焰:“楚苑,你早就该去轮回的。”

    “可是我想带着你一起。”

    楚苑冷笑一声,扑了上来。

    齐升的桃花眼一眯,跳到楚苑的身后:“你不是我的对手的。”

    他的左手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把桃木剑,还没等楚苑转过身来,就毫不留情地插进了她的心脏位置。

    楚苑低头看了一眼剑尖,苦笑一声。

    这个男人还真的是意料之中的无情啊。

    “齐升”

    楚苑暗叹一声,终是化作一缕青烟。

    齐升面无表情的收回手,桃木剑也随之消失。

    站在阳台的宓奚玥双手环胸,饶有兴趣地看着底下的两个人相爱相杀。

    “宿主,你觉得这个驱鬼师”

    宓奚玥点头:“嗯,很帅,跟我们教官有的一拼。”

    系统又仔细看了一下:“宿主,这个驱鬼师好像就是你们教官啊。”

    “所以呢?”

    “三百多岁的教官呢,厉害了。”

    刚刚他们两个人说的话,宓奚玥和系统全都听到了。

    “我不是也好几百岁了吗?”

    “你?”系统冷笑,“你二十三岁的时候就死了好吗?那些位面又不是真实世界的,算不得数的。”

    宓奚玥耸肩:“反正那是我经历过的事情就是了。”

    她就直接将那些岁月都算到了她的年龄里面,好几百岁,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

    齐升抬头,看到原来并没有人的阳台上,竟然站着一个女孩子,不知道她看到了多少。

    宓奚玥好笑地朝着他招了招手。

    齐升嘴角一抽,转身离开。

    “还真是无情的男人。”

    宓奚玥嘟囔一声,转身回了床上。

    天亮了还指不定那个教官怎么折腾她呢,她得养足了精神好对付他。

    军训的同学们来到昨天的地方,惊讶地发现学校唯一的一颗槐树竟然死了。

    宓奚玥微微眯眼,嗯,看来那棵槐树真的是那个女鬼的老巢,昨天女鬼一完蛋,槐树也就跟着死了。

    “各位同学似乎对这棵大槐树很感兴趣啊,要不要做一下劳动,把”

    齐升还没有说完,同学们就一直摇头:“教官,我们赶紧开始军训吧,不要耽误时间了。”

    开什么玩笑,那一棵大槐树看起来有好几百年的样子了,他们这些细胳膊细腿的就不要去凑热闹了,有专业的挖掘机就好了。

    “既然同学们都这么喜欢军训,那我们今天就来点不一样的。”

    一听到来点不一样的项目,除了宓奚玥之外的同学们都欢呼了起来。

    “为什么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宓奚玥悄悄地问着系统。

    系统没有sǎo miáo出来有用的信息,就没有给她回复。

    原来,今天是要带着学生们去山上野营,校方也答应了,教官们也都做好了各种准备。

    宓奚玥嘴角一抽,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项目。

    她不讨厌野营,但是好讨厌野营的途中遇到各种鬼啊!

    尽管她再不情愿,教官和学校领导们都已经下了通告,她又不能请假,只能苦逼的跟着一起去了。

    “教官,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地方啊?”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有同学受不了了。

    宓奚玥将自己的背包换了个胳膊,抽空看了齐升一眼,正好看到他的眼光扫过来。

    “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齐升看了那个同学一眼,然后走了过来,“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兵,不要说你做不到!”

    那同学吓得缩着脖子,不敢吭声了。

    齐升又往前走了走,刚好在宓奚玥身边。

    “拿不动吗?”他看着宓奚玥右手上的背包,顺势接了过来,“我来拿着吧。”

    刚刚被骂的学生瞪大了眼睛,说好的都是一个兵,不要叫苦叫累呢?这个说好的不一样啊!

    宓奚玥一脸懵逼,什么情况,这位大哥,我们很熟吗?

    “临清同学,还愣着干嘛?快走啊。”

    齐升拿着背包,大步往前走着,很快就超过了不少同学。

    宓奚玥眨眼,“放下我的包!”

    这人什么心思?在这么多rén miàn前做这些莫名其妙的动作是想做什么?

    齐升看了过来,就像是招小狗一样朝着宓奚玥招手:“快过来。”

    宓奚玥:“”她好想打人怎么办?

    在同学们异样的眼光中,宓奚玥恨恨地走了过去,抢过自己的包,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齐升:“谢谢教官关心,我还是能自食其力的!”

    齐升面不改色地收回手:“嗯,不客气,都是自己人。”

    宓奚玥:“”谁跟他是自己人?都别拦着她,非打死这个臭不要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