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背后有人(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92章 背后有人(八)

    第192章  背后有人八

    “来,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为了照顾一下这个心理素质不怎么好的水鬼,宓奚玥比较温柔地问着他。

    齐升看着水鬼的眼神顿时就不善了起来。

    水鬼又是一哆嗦:“我,我是八年前才在这里被淹死的,从来都没有害过人的啊大师!”

    大师齐嘴角一抽,似乎对这一称号并不喜欢:“废什么话,山洞里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水鬼一僵,然后又继续说道:“大师,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宓奚玥挂在嘴角的笑容也慢慢隐了下去:“看样子你是知道些什么啊。”

    齐升冷哼:“你要是不老实的话,小心我就送你去地府,让你从一层一层都尝遍滋味。”

    水鬼嘿嘿一笑:“大师你别骗我了,我这没犯什么错误,您可不能乱用私刑。”

    “生前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死后还想欺瞒我,包庇恶人,你说你下去了会不会被扔进去?”

    齐升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油嘴滑舌的水鬼,毕竟以前都是直接上去抓的。

    水鬼干笑:“大师,你可不能冤枉好鬼,我这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看着这水鬼一而再再而三地说着自己不知道,宓奚玥终于是没了耐性。

    “我这人脾气不太好,先前你想戏弄我,我也不跟你计较,可是你现在竟然想要助纣为虐,我就不得不主持一下正义了。”

    宓奚玥说的一脸正气,系统在一边吐槽:“宿主竟然还好意思说自己要主持正义,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的吗?”

    系统如此拆台,宓奚玥就不得不证明一下自己还是认识正义俩字的。

    所以,系统看着自己屏幕上的“正义”无语,一排的“正义”,各种字体都有。

    “还敢说我不认识正义吗?”

    系统:“”它不认识这个宿主,真的。

    宓奚玥拍拍手:“齐升你先站一边,让我来跟他聊聊人生,哦不,鬼生。”

    水鬼一脸的不信,“你这人也真的大胆,能跟我一个水鬼谈什么?”

    这个人绝对是刚刚才被那个驱鬼师开了天眼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时候才看到他,一定是的。

    “反正不是谈恋爱就是了。”宓奚玥斜了他一眼,“我们速战速决好了。”

    看着水鬼一脸轻视的表情,宓奚玥才不会提醒他的。

    她抓了一把草在手里:“你看这是什么?”

    “一把草啊。”

    “嗯,一会儿,它可就不是一把草了。”

    宓奚玥说完,把草一甩,那一把草竟然变成了一个草藤,将水鬼紧紧地缠住。

    水鬼吓了一跳,他生前就是被水草缠住才会淹死的,就算成为水鬼了他也是离这些东西远远的。

    “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水鬼往后稍稍退了一点,又被宓奚玥给拽到跟前,“你确定你真的不知道?”

    她有办法让这水鬼吐出真话来。

    “宓儿”

    宓奚玥看了齐升一眼,后者就不说话了。

    她一只手虚空按在水鬼的头上,闭上眼睛,搜索水鬼的记忆。

    水鬼只觉得头顶上的那只手有千斤石般沉重,他想要逃开,被死死地按着不能动弹。

    宓奚玥将灵力探到水鬼的记忆中,都没有发现他有关于山洞事情的记忆。

    难道真的是他们两个人想多了?

    她正想离开,发现水鬼的脑海中出现一片迷雾,迅速地扑向她,似乎是想要将她困住。

    有猫腻!

    宓奚玥就想看看这背后的人是想要搞什么鬼,为什么十年前的尸体而八年前死的人却知道。

    齐升看到宓奚玥脸色一变,也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

    “你不用过来,我没事儿。”

    宓奚玥传音出来,齐升暂时放心下来。

    水鬼看到宓奚玥嘴唇未动,却有声音出来,心里直后悔自己不该招惹了这两个煞星。

    齐升不敢让别人或者什么事情干扰了宓奚玥,安安静静在一边守着。

    宓奚玥进到水鬼的记忆中,与那团迷雾打得难舍难分。

    她冷声问道:“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那团迷雾中发出一阵“桀桀”的笑声:“小姑娘,我劝你还是不要管这个闲事了,乖乖地回你的学校吧。”

    宓奚玥“嗯”了一声,“你说的有理。”

    迷雾里的人颇为满意宓奚玥的识时务:“既然是这样”

    宓奚玥打断他的话:“可我这个人偏偏就是不想按常理出牌,我就不想回去。”

    她的灵力变成了一把gōng nǔ,直接射到了迷雾的中间。

    “唔。”

    迷雾中传来一阵闷哼,宓奚玥打伤了那个人,或者说是,打伤了那个人的分神。

    那人似乎被惹怒了:“你竟然伤我?”

    宓奚玥冷哼:“伤了你又如何。”

    她从来都是不知道何为天高地厚的,就算伤了他,也是因为他罪有应得。

    “我希望我们能很快见面,这样我们之间的帐还不算太大,可以慢慢算,拖得越久,你就越罪孽深重,到时候可别怪我把你送到十八层。”

    宓奚玥不是正式的驱鬼师,但是茅山道士那些驱鬼招式,她当年也学了不少,比起现在的驱鬼师也是强了不少,只是原主这怕鬼的性子让她有些懊恼。

    “你给我等着。”

    那人扔下一句狠话,就趁着浓雾没有散去离开了。

    浓雾散去,宓奚玥也就安全了,她收回自己的手,缓缓站起身。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齐升将水鬼定住,然后将宓奚玥上下前后都检查了一遍。

    “把他给放了吧,估计他是真的不知道。”

    那人虽然将这水鬼派到这里,但是可能没有将事情清楚地告诉他,只是让他监视着这边的一切,所以在发现了齐升这个驱鬼师的时候,水鬼才会赶紧通知了背后的人,也就是躲在迷雾里面的人。

    宓奚玥只是一瞬间,就将整件事情串联在了一起。

    怪就只怪这水鬼背后的人太过霸道,方圆几里都没有鬼,只有这里的一只水鬼,太过让人怀疑。

    这深山老林里怎么可能只会有一只水鬼?孤魂野鬼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半只,怎么能让人不怀疑?

    “真的是失策啊。”

    一声叹息过后,就只剩下宓奚玥和齐升两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