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背后有人(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06章 背后有人(完)

    第206章  背后有人完

    宓奚玥笑眯眯地看了齐升一眼,“我说的对吧?”

    齐升无奈摇头:“对,你说的都对。”

    被人宠着就是这么任性!

    她转身看着即将要消失的罗尚,神色莫名:“既然她让我放过你,那我就放过你,下辈子做个好人,别再看不到眼前的美好了。”

    罗尚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阴差带去了地府。

    齐升走了过来:“你答应了临清?”

    临清能够让宓奚玥支配她的身体,应该也是提了条件的吧?

    “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宓奚玥叹了一口气,“最终没想到对不起的却是你。”

    他化身为齐升,等了她这么久,没想到还是一场空欢喜。

    “没关系,我会在下一个世界继续等你的。”

    烈孤寒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齐升这个身份才算是成为过往。

    宓奚玥诧异地瞪着眼睛:“你”

    “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是献出我的灵魂。”齐升将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我相信你也会跟我一样的选择。”

    不问为什么会对不起他,烈孤寒选择相信并且等待。

    宓奚玥微笑地看着他,“希望下一次是我等你。”

    她的灵魂已经在慢慢抽离了。

    “等我。”

    烈孤寒眼睁睁看着她离开了临清的身体,然后,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既然她选择完成任务后就离去,那你就好好待在你的身体里吧。”烈孤寒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临风一家人,“你们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永远都不要。”

    否则,他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临清和罗凤被吓得浑身颤抖,临风想要靠近,却被母女俩推得远远的。

    他也只能神色黯淡地站在原地。

    烈孤寒不去看他们最后会怎样,只想着早一点去下一个位面,这样才能早点和宓儿在一起。

    回到空间的宓奚玥暗戳戳地挥起了自己的小皮鞭,阴测测地看着系统。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会答应那个临清的条件吗?”

    天知道当她听到自己答应的时候,内心是有多么崩溃。

    系统往旁边躲了躲:“那也不能怪我啊,你不想完成支线任务,就只能将宿主的心愿完成,宿主的魂魄意外苏醒,你想要安全离开,就只能答应她的请求,我也是为了你好。”

    宓奚玥冷哼:“你猜我信不信。”

    系统傲娇道:“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它似乎是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连刷新数据都不干了,直接传送宓奚玥去了下一个位面。

    “喂,你”

    宓奚玥眼前一晃,就坠入了黑暗。

    接着,就是一阵入骨的疼痛。

    “嘶”

    “启禀将军,叛徒知若已经捉拿归案。”

    正当生宣跟陈让等人说话的时候,御林军前来汇报。

    垂着头的宓奚玥眉头一皱,这又是什么位面?

    只听得陈让反问道,“捉回来了?”

    那语气,颇为不敢相信,引得生宣侧目,可是当事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已经完全忽视了周围。

    生宣并无意插手皇子府内部事务,但还是问了一句:“那人,是叫知若?”

    这个名字,好像有很多年没有听到过了。

    底下的人赶紧回道:“是的,将军,此女先前乃皇子府的一名婢女,前不久盗取府里的宝物,还杀害了皇子府的仆人若干,简直罪不可恕。”

    “本将军倒要看看,能盗取宝物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把她带上来吧。”

    生宣心中翻腾,那女人搞不好还真是他想的那一位啊。

    底下的人一愣:“将军是要亲自审判这位叛徒么?”

    坐在一边的生宣胡乱地回答了一句:“嗯。”

    一边的陈让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不解地看着他,想要制止:“这等小事,就不劳烦将军出手了。”

    可是,与此同时,底下的人已经示意弟子把知若带了上来。

    “啪。”

    一个满身鲜血的女人被毫不留情地丢在了地上。

    陈让垂着眉,身侧的手微微握起,不用看,他就知道是那个女人。

    “唔,大大哥”知若皱着眉头,似乎伤得不轻。

    宓奚玥捂着伤口,一句“大哥”已经冲出口。

    坐着的生宣蓦地站了起来,不确定地叫道:“阿若?”

    他快速地跑了过来,一把抱起知若,“真的是你,怎么会这样?”

    知若睁开眼,看到熟悉的环境,还看到了一个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大哥?”

    “是我,你怎么伤得这么重?崇越,你快来看看阿若怎么了?”

    生宣对着一边站着的侍从叫道。

    崇越疾步走了过来,“将军,xiǎo jiě,冒犯了。”

    xiǎo jiě?

    底下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知若是将军府的xiǎo jiě?

    生宣将她的手递了过去,崇越仔细地诊着脉。

    不消一会儿,他就有了结论:“将军,xiǎo jiě先前被禁锢,强行冲破禁锢后又被人从身后打了一掌,震断了筋脉,失血过多,气息不稳”

    “说重点!”

    生宣没有心情去听他说这么多废话,他就只想知道,他mèi mèi还有没有救!

    “xiǎo jiě的内伤要想被修复,就要当时伤她之人的心头血,还要将军一成内力辅助。”

    崇越快速地说着自己的医治办法。

    生宣眉间的戾气越来越重,“查,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伤她之人给我找出来!”

    “不用了。”不等崇越回答,陈让就站了过来,“伤她之人,是我。”

    底下的人一脸的生无可恋,这下惨了,将军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冲着皇子大发雷霆了。

    谁知道,生宣只是冷声说了一句:“很好。”

    下一秒,他的右掌就到了陈让的面前,“那你就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他的内力就在掌间波动,陈让的命就在他的掌控之中。

    “大哥,算了,别忘了你来皇子府的目的。”知若强撑着站起来,“此时绝对不是起内讧的时候。”

    生宣经常说,知若其实比他更适合做将军,因为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会被情感所左右。

    就算是在仇rén miàn前,知若也可以笑着说她不介意,还会说合作愉快。

    就像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