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火舒银华(一)-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07章 火舒银华(一)

    第207章  火舒银华一

    陈让身为大陈国的皇子,怎么可能会随便就给一个臣女心头血,但是他竟然真的给了!

    只见他一手放在心房的位置,一道白光快速划过,“这是我的心头血,去救她吧。”

    所有的人都猝不及防,一点都没想到三皇子会这么的疯狂。

    宓奚玥也稍稍对这个皇子有了一丝兴趣,但是一想到原主的剧情,她就什么兴趣都没了。

    原主是一个将军府的千金xiǎo jiě,在年少时就对陈让这个三皇子一见钟情,并且瞒着众人去了三皇子府做了丫鬟,将军府的人找了她好久都没有找到,只得将这件事情放到了暗地里做。

    知若从十三岁就进了皇子府,一直到十六岁才成为大丫鬟,没想到有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在一天晚上也混进了皇子府,偷了皇子府的宝物,还将抓捕她的人都给杀了。

    至于知若,她被无辜卷入这场战斗,因为自小习武,又性格刚烈,不肯和这些人一起回去认罪,反而将事情越抹越黑,刺客顺水推舟,就直接将罪名全都推到她一个人身上,然后,就成了这副模样。

    宓奚玥的眉眼变得冷淡,原主因为不肯认哥哥,生宣又在外面和那个刺客结识,结果就理所当然的以为这个刺客才是他的mèi mèi,也就不管原主的死活了。

    这一切,说到底都是原主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但是那个刺客也不是什么好鸟,谁让她直接将脏水都泼到了原主的身上?还和原主的哥哥称兄道弟,最后还闹出一系列的荒唐事。

    原主的哥哥最后爱上了那个刺客,却因为刺客和陈让两情相悦而黯然退出。

    你们以为陈让就是最后的胜利者了?

    错了。

    陈让成为了失败者之后,才知道那个女刺客竟然是大皇子的属下,她是派来迷惑他的。

    那个女刺客就是调查清楚了三皇子府里面所有人的情况,才选择从知若下手,搞得将军府和三皇子府决裂,大皇子趁虚而出成为东宫。

    最后,女刺客和大皇子也是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才相守在一起。

    宓奚玥翻了一个白眼:“遇到这么蠢的哥哥还有暗恋者,原主还真的是够倒霉的,不过她自己也是有猫饼!”

    自己哥哥就在面前,竟然死都不承认,这简直是在作死!

    宓奚玥可不是原主那个莫名清高的女人,在接受了剧情之后,第一时间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现在

    现在多好啊,她被生宣接回了将军府,然后被下令禁足,没有三年时间不准出来的那种。

    至于接回来的日子,也有一段血泪历史需要描述。

    三个月前,她被生宣抱了回来。

    知若被生宣放置到床上,他问向一边的崇越:“接下来本将军该怎么做?”

    “将军需将内力配合着这心头血,打进xiǎo jiě的体内。”崇越一边回答道,然后朝着半昏半醒的知若说道,“xiǎo jiě届时不要抵触内力,否则将军也会受伤的。”

    崇越是将军府里面的医师,也是世间少有的神医,只不过是只为将军府的人治疗。

    他的话,没有人会怀疑,哪怕是生宣和知若。

    “咳咳,好。”

    宓奚玥其实挺想说不用生宣给她疗伤的,她养一阵儿就好了,但是她也知道一向把亲人放在第一位的生宣是不会答应的。

    “阿若,准备好了么?”

    生宣将心头血置于掌间,内力也慢慢地溢出。

    宓奚玥点了点头,乖乖地盘腿坐好。

    他吩咐崇越在一边护法,才安心地将内力输入宓奚玥的体内。

    生宣修为精厚,从不嫌弃知若是女儿身,从小都被他教导着要做一名可以仗剑天涯的女侠,所以知若十三岁的时候,修为也是不错的,这么多年也看得出来没有放弃习武,可是现在竟然虚弱得连打坐都困难,可见她受的伤有多重。

    “将军,切勿走神。”崇越一见生宣身上戾气又起,赶紧提醒道。

    宓奚玥也是一阵不安,很显然是受到了惊扰。

    一见mèi mèi如此神色,生宣也赶紧静下心来,专心地为她疗伤。

    等到治疗接近尾声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

    生宣擦了擦额间的汗,“你再给xiǎo jiě诊断一下。”

    崇越手一翻,一条红线瞬间就牵上了宓奚玥的手腕,他皱着眉把了一会儿脉,“将军,xiǎo jiě已经没事儿了。”

    生宣这才算是放下心来,“如此就好。”

    “大哥,谢谢。”宓奚玥微微睁开眼睛,“又让你费心了。”

    生宣看着这个从小和自己一块长大的mèi mèi,没好气地说道:“我是你哥,不对你费点心,还能对谁费心?”

    宓奚玥弯了弯嘴角,“真是我的好哥哥。”

    崇越见将军还要和xiǎo jiě再聊一会儿,就冒死打断两人的话:“将军,xiǎo jiě现在不适宜说太多的话,而且您也一夜未眠”

    生宣一个冷眼看了过去,崇越赶紧低下头。

    宓奚玥也赶紧说道:“看我也是糊涂了,大哥你快去休息吧,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倒是你,为了我丢了三成内力”

    一见她又要愧疚,生宣赶紧投降:“好好好,我去休息,你们就别打感情牌了。”

    天知道,他一向对这个mèi mèi是很没辙的。

    崇越恭敬地送走了将军,然后继续守在知若身边。

    “xiǎo jiě,身子还有何不适?”

    本该闭上眼休息的宓奚玥此时很精神,周身的气息也不像方才生宣在时那么虚弱。

    “我很好,将军府这么多年还好吧,没有那些不长眼的来挑衅我大哥吧。”

    宓奚玥凤眸微眯,王者之气也不由自主地溢了出来。

    崇越单膝跪地:“属下听从xiǎo jiě吩咐,一直守在将军身边保护他,多年来也暗中铲除了几股不利于将军的势力,只不过,将军似乎并不想一直待在将军府,这次来三皇子府,也是他力排众议”

    “大哥真是太胡闹了,他亲自过来,那将军府万一有什么动静,他岂不是鞭长莫及?”

    知若当初拼了命也要把生宣送上将军之位,就是想要狠狠地打那些看不起他们兄妹的人的脸,现在大哥这么做,肯定又有人抓着把柄了。

    “将军似乎另有打算,xiǎo jiě,我们也不能一直把将军当做一个孩子,这要是被将军知道了,他肯定会以为是我们联手”

    宓奚玥看了他一眼:“好了,此事我需要再好好想想,你先下去吧。”

    崇越抬眼:“是,属下就不耽搁xiǎo jiě休息了,这就告退。”

    这一想,就想了三个月。

    宓奚玥咬了一口苹果,真好,又能过上混吃等死的生活了。

    拥有这么一个颓废的愿望,系统有些惆怅地跑了出来:“宿主,你不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