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火舒银华(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10章 火舒银华(四)

    第210章  火舒银华四

    宓奚玥脸色不太好的退出来系统的数据库。

    系统有些惴惴不安:“你还好吧?”

    宿主怎么这样的脸色,好怕怕啊!

    宓奚玥冷着脸回道:“还好,没被刺激疯。”

    系统:“”真可惜啊。

    宓奚玥有些心烦,就下了床坐到桌边。

    “宿主,你还是想想现在怎么辅佐陈让登上皇位吧,别的事情就先不要去管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被打击的系统又恢复了精神,还在劝导宓奚玥。

    宓奚玥一手撑着下巴,一边敷衍的回答:“嗯嗯,我会的。”

    系统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再说话,它还是自己躲在小角落,舔舐着主人带来的伤害吧。

    它也是一个有尊严的系统啊!

    一人一系统就沉默了下来,想着自己的心事。

    宓奚玥想了半天,都搜索不到自己以前的熟人有哪些比较厉害的。

    不厉害的某主人:“”他虽然没有她厉害,但是在那个世界能力也是数一数二的好吗?

    算了,早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还那么无所畏惧,现在还能这么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也是上天眷顾。

    切断了与系统的连接,他就去休息了。

    至于宓奚玥,在系统主人离开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

    她沉默了一瞬,就又直接回床上躺着了。

    第二天,宓奚玥是被生宣在外面说话的声音吵醒的。

    “三皇子,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爱好,潜入女孩子的闺房?”

    生宣冷眼看着陈让,后者隐隐有些狼狈,但是担忧的目光一直落在门后。

    “生宣,你就让我进去看她一眼吧。”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若受伤后,他就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眼前一直晃荡着她的音容笑貌,原来不在意的事情也都一一响了起来。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这个女人就已经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宓奚玥开了门,清冷的目光看着还在争执的两个人。

    “你们两个人挺闲的啊,大清早就就跑到我这里吵架。”

    陈让看到她的时候,眼前一亮,要往前走的步子,被生宣拦下。

    他微微扬起头,看着宓奚玥:“你的伤”

    “多谢三皇子惦记,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还要在床上静养,要是没什么事情了,你们两个就去前院吧,后院就别过来了。”

    宓奚玥怼了两个人后,毫不客气地关了门。

    生宣直直的盯着陈让,后者无奈,只好先行离开。

    生宣朝门里说了声:“好好休息。”

    也跟着陈让走了。

    两个人来到书房,看着对方的眼神都不怎么愉快。

    “查到是谁了吗?”

    生宣坐在书桌前,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陈让点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二皇兄。”

    二皇子陈澈,是所有的皇子中声望最高的,一直很受百姓爱戴,皇帝也是十分的信任这个儿子,一直觉得他是一个不屑于勾心斗角的皇子,没想到连他也参与进来了。

    生宣对这个二皇子的印象不错,听到这个结果,也是一愣。

    “二皇子?怎么会是他?”

    二皇子生性豁达,闲的没事儿就出去体察民情,几乎都不在朝中待着,只是走到哪里看到些什么会给皇帝上奏折,然后再请皇帝下定论,谁会想到会是他派人来刺杀自己的三弟。

    陈让眉头皱得紧紧的:“我从来没想过跟二哥争,如果他想要这皇位我可以不参与,但是”

    他们兄弟几个争得头破血流,却都没想过将矛头指向一直置身事外的二皇子啊!

    “不行,我要去问问他!”

    陈让说着就要去二皇子府,被生宣拉住。

    “你去干嘛?难不成你真的以为二皇子会告诉你一切?”

    生宣虽然气恼陈让害得他mèi mèi伤成那样,但是还是不会放任陈让找死的。

    “那你让我怎么办?”陈让低吼道,“他是我最尊敬的二皇兄!”

    生宣嘴唇动了动,依旧拉着陈让,不让他去。

    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宓奚玥摇头,她回想了一下剧情,这陈澈出场的次数不多,没什么存在感,好像大皇子成为东宫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是个戏份不多的男配。

    二皇子没问题,这是宓奚玥所知道的。

    不过这二皇子看样子很懂得明哲保身啊,一点都不插手朝中事务,顶多就是作为皇帝的一双眼,在民间发现一些事情,然后让皇帝选择。

    好想见一见这个二皇子啊,宓奚玥看着天空,说不准可以多一个酒肉朋友。

    这个位面的支线任务就是辅助三皇子,半点没提到别人,可是宓奚玥就是看着三皇子不顺眼,更别说这个三皇子有可能是烈孤寒了。

    还是二皇子比较符合她胃口,她要去试探一下,万一真是她家烈孤寒怎么办?

    系统:“”

    第一次见这么找人的,你这么随随便便就认定那人是烈孤寒真的好吗?你家烈孤寒知道吗?

    宓奚玥想了想,还是现在就去找比较靠谱,听说二皇子经常不在帝都,他前几天刚回来,说不定一转眼就又出去了。

    “我就是先去看看,暗地里,要是他不是了那我再回来不就完了?”

    宓奚玥其实还是觉得这个第一印象就很好的二皇子是她家烈孤寒,不为什么,就是女人的第六感。

    系统被她的逻辑思维打败,只能任由她出去浪。

    宓奚玥躲过一众暗卫,偷偷溜到了大街上。

    一到街上,她就有纳闷儿了:“二皇子府在哪里?”

    多么痛的领悟,竟然不知道陈澈的老窝在哪里。

    系统装作自己不存在,不回答宓奚玥的话。

    “不给我找就算了,我自己来。”

    宓奚玥说着就要去直接弄系统的数据库,遭遇了史上最忠心系统的反抗。

    “你再操控我,我就死给你看!”

    宓奚玥嘴角一抽:“你不是人。”

    系统被噎了一下:“那我就下线给你看。”

    宓奚玥扶额:“那我就重启。”

    系统抖了抖小身板儿:“那我就死机给你看!”

    宓奚玥斜了它一眼:“你的权限好像已经不在你的身上了吧?”

    系统赶紧去查看,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它已经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你你”

    “还不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