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火舒银华(五)-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11章 火舒银华(五)

    第211章  火舒银华五

    系统十分不情愿的去搜索了二皇子府的位置,然后报告给宓奚玥。

    宓奚玥顺着它指的路摸索过去,走了好久,快到傍晚的时候才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地方停下。

    “你确定一个堂堂的二皇子就住在这个地方?”

    宓奚玥的心中是怀疑的,是十分怀疑的!

    谁家的皇子是会住在这么一个简陋的地方?

    说是简陋,其实也是很好的,是一个独立的院子,只不过跟别的皇子们比起来,他这个住处其实是很寒酸的。

    “谁知道呢,也许是人家真人不露相吧。”系统阴阳怪气地回道,“这二皇子一言不合就要出去,住那么好的地方不是浪费资源吗?”

    宓奚玥不理它这个泛酸的系统,径直走了过去。

    “叩叩。”

    “谁啊。”

    宓奚玥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想了想又换了一身比较朴素的。

    系统好气哟,不是说好了宿主不能随便用法术的吗?怎么就又开始任性了!

    来人开了大门,从里面探出头来:“你找谁?”

    宓奚玥扬起一抹好看的笑容,又带着些羞涩和忐忑:“这个小哥,打扰了,我是从邻城赶过来投奔亲戚的,这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外面有些不安全,我就想着能不能”

    她的话没有说完,只是十分懊恼的垂着头,似乎是十分的为难。

    别说她为难,开门的小哥也很为难啊。

    今天刚好二皇子在府上休息,他可不敢随便放人进来。

    “再走一段路,就有一家客栈,你还是去”

    小厮的话还没说完,宓奚玥就红了眼眶,匆匆答了一声,就要离开。

    “哎呀!”

    她腿一软,露出了脚上染的血。

    在一边看戏的系统只想问她是什么时候把自己给弄伤的,这戏未免做得也太全套了吧。

    小厮皱眉,赶紧追了下来:“你这是受伤了?”

    宓奚玥咬唇:“没关系的,我可以到前面的客栈”

    “阿洛,怎么了?”

    门内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扶着宓奚玥的小厮赶紧松开手,扭头叫了一声:“公子。”

    陈澈看阿洛出去好久都没有进来,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没想到竟然是在跟一位姑娘说话。

    “怎么了?”

    “公子,这位姑娘受了伤,想要在这里借宿一宿。”

    阿落也很为难啊,这府上就只有两个大男人,她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借宿多不方便。

    陈澈缓步走了过来,看了宓奚玥的脚一眼,大惊:“怎么伤得这么严重?”

    宓奚玥赶紧将腿往裙摆下藏了藏:“我,小女子小女子就不打扰两位了,先告辞”

    说着,她就一拐一拐的准备离开。

    陈澈赶紧拉住她:“姑娘稍等。”

    宓奚玥转头看着他:“公子可还有事情?”

    不知道阿落对宓奚玥到底说了什么,才会让她受了伤也执意要离开。

    陈澈只能先留下她:“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就先在我的府上住下吧,我现在就去找大夫来。”

    阿落半张着嘴巴,陈澈已经发话了:“阿落,你去将张大夫请来。”

    “可是张大夫现在”已经快要歇息了!

    陈澈看了阿落一眼,后者赶紧跑了。

    宓奚玥身上的伤本来就是障眼法,要是找了大夫过来就露馅儿了。

    “嘿嘿嘿,就看宿主你怎么收场!”

    “冒犯了。”陈澈扶着宓奚玥进了里面:“姑娘你小心。”

    宓奚玥看了一眼这所谓的二皇子府,也是无语,从外面来看就已经很寒酸了,没想到这里面别有洞天。

    随随便便一个假山堆就是一个阵法,更别说养的花有多毒,还有毒花下若有似无的蛇爬行的声音。

    这二皇子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啊!

    宓奚玥此时的心中只有放心,哪里会嫌弃二皇子是个心肠歹毒的人啊。

    “姑娘,请坐。”

    陈澈将宓奚玥扶到前厅坐好,就赶紧去厨房烧水。

    宓奚玥的眼角一抽,堂堂二皇子还要去烧水?说好的高大上的皇族呢,这么接地气是为哪般?

    可是他们这一离开,也给了宓奚玥时间。

    宓奚玥小心的将自己的腿上的裙子弄开,露出了里面的伤疤。

    听到某一处的气息一滞,她在那人看不见的地方弯了弯嘴角。

    陈澈悄无声息地离开前厅去了厨房。

    他最基本的警觉性还是会有的,长得这么漂亮一个的女人在深夜找shàng mén,像极了话本上迷惑人的精怪,更别说现在兄弟们争权夺利那么激烈,就更加要小心翼翼了。

    但是这个女人手上的茧子全是做粗活磨出来的,虎口并没有茧子,才让他稍稍放心了下来。

    隐藏在暗中的暗卫也不是吃素的。

    想到这里,陈澈就更加放心了。

    宓奚玥没一会儿就等回来了阿落,随着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儿。

    “张大夫,您快来给她看看吧,她受了很重的伤,流了好多的血。”

    张大夫将医箱放下,有些为难地看着宓奚玥:“这位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老夫并未带医女”

    阿落只是说府上有人受伤了,并没有说是一个女的,他一个大男人终归有些不妥。

    宓奚玥真是醉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关心这种问题。

    “大夫,医者眼中并无男女之分,更何况现在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当务之急不是应该先疗伤吗?”

    得亏她并没有真的受伤,要不然可能会分分钟晕过去。

    张大夫一想,也是,就没有再坚持了。

    阿落则是以为她受不了这疼痛,才会什么都不顾及地让张大夫来医治。

    “好好,那你先去给我来点热水,再给我拿根蜡烛点上放到桌子上。”

    阿落先将蜡烛点上,正要去厨房,就看到陈澈端着水从厨房那边过来。

    阿萝赶紧飞奔过去:“公子,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还是让我来吧。”

    一边的张大夫也是一脸的不赞同:”我早就说了你应该多找些仆人的,现在这样成什么样子?“

    陈澈不在意地笑笑:“我又不是废人,这点小事还是能做的。”

    张大夫胡子一抖一抖的:“这能一样吗?”

    堂堂皇子不住自己的皇子府,非要跑到这郊外住着,还自己动手做粗活,传出去像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