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火舒银华(六)-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12章 火舒银华(六)

    第212章  火舒银华六

    陈澈微笑着看着张大夫:“张伯,你不用担心我,我没那么娇贵。”

    张大夫本来听陈澈叫他张伯的时候还准备笑,但是一听到他后来的那一句,脸就又黑了。

    “哼,你不娇贵谁敢娇贵!”

    宓奚玥想了想,好像陈澈这个二皇子就是当朝皇后的儿子吧,唯一的一个儿子,皇后就这么一个孩子,宝贝得紧,就算是不想要做太子,皇后也惯着他,任他到处跑。

    不得不说,这个皇后也是明事理的,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勾心斗角的人,只想着他能快快乐乐的生活着。

    张大夫以前是宫里的御医,现在老了就出了宫,开了一间医馆颐养天年,也就对着同样在这边的陈澈多了些照顾,陈澈有时候出去,家里就是张大夫在看着。

    现在看着懂事的小孩子慢慢长大,张大夫心里也有着一丝安慰,又有些可惜。

    这么好的一个皇子,怎么就对皇位不感兴趣呢?

    说到底,都是高祖惹的祸,说什么皇位贤者居之,废除立嫡制度,现在倒好,好好地嫡子就跟没人要的孩子一样到处跑,逢年过节的都不回来看看老人家。

    宓奚玥看着张大夫走了神,嘴角一抽:“张大夫,张大夫”

    老头儿总是神游,一会儿能不能精准下刀还两说呢,好担心啊。

    张大夫回过神来,赶紧道歉:“人老了,总是会想起来以前的事情,咦,这血”

    这血的颜色怎么看起来这么不对啊?

    宓奚玥看了一下自己的腿:“血怎么了?”

    张大夫摇摇脑袋:“没什么,老夫可能眼花了。”

    他刚刚竟然就只是看到了一层红色的迷雾,并没有看到什么血,但是现在又是血。

    宓奚玥纳闷儿地看了陈澈一眼,后者正静静地坐在一边,看张大夫为她疗伤。

    她又重新扬起笑脸:“不知道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陈澈微笑道:“叫我仲澈就好。”

    宓奚玥又重复了一遍:“仲澈公子。”

    “不知道姑娘芳名”

    “小女子知若。”

    宓奚玥看了张大夫手上的毛巾一眼,又赶紧偏过头去,“深夜在此,真的是打扰了。”

    陈澈见她不敢看张大夫为她擦血,还以为她是害怕,也就陪着她聊天。

    张大夫诧异地看了陈澈一眼,记忆中,二皇子可是不太喜欢与人交谈的,说得最多的也就是关心一下当地百姓的生活,等到私底下就又是一副高冷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与一个女子聊这么久的天。

    宓奚玥几乎是把自己所有的话题都说尽了,可是陈澈似乎并没有什么额外的话跟她说,一直都是她在引导着话题。

    这样的感觉好心累。

    张大夫心中所想的完全跟他们实际的不一样,陈澈完全是把宓奚玥当成是一个普通的百姓,让她转移一xià zhù意力也是关怀百姓的一部分。

    等到张大夫将宓奚玥的伤口包扎好,宓奚玥也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多谢张大夫了。”

    宓奚玥稍稍将裙摆提起来一点,看到伤口包扎的十分妥帖,不愧是宫中御医,厉害了。

    陈澈询问了一番宓奚玥这几天有什么要注意的事项,张大夫也都一一说明,还给了他一瓶金疮药。

    “这姑娘不错,眉目清秀,见识不凡,要是没什么问题,你可以和她好好接触。”

    张大夫对宓奚玥的印象不错,在听到她和陈澈交谈的过程中,也觉得这女子对事情有着自己的见解,一点也不像帝都里面的贵女们一样只知道女红女诫。

    张大夫果然是古代封建社会中开出的一朵奇葩,竟然会嫌弃女子一直钻研女红女诫。

    陈澈笑了笑:“张伯,我现在还不考虑这些事情。”

    “现在不考虑要到什么时候考虑?”张大夫叹了口气,“有什么事情就多跟你母后说说,她既然都让你逃出那吃人的皇宫,那就说明她希望你能好好地生活,这姑娘真的不错,希望你真的能给她带来好消息。”

    在宫里,恐怕也就只有皇后和这位二皇子带点人情味了。

    陈澈点头称是,送走了张伯,便回去安置宓奚玥。

    “知若姑娘,你今天晚上就先住在厢房,我已经让阿落收拾妥当,你大可以放心休息。”

    宓奚玥笑着点头:“麻烦仲澈大哥了。”

    都已经被收留了,两个人的称呼再怎么说也应该换一下,套近乎什么的现在不做更待何时。

    陈澈也没有计较这个称呼问题,只是贴心地将宓奚玥扶到床上:“这几日你就先在我这里住下,把伤养好了再去城里吧。”

    宓奚玥仰起头:“那岂不是要叨扰你很久?”

    她的心底里可不是这么想的,能叨扰几天是几天,最好能一直住在这里。

    系统对她这一想法表示鄙视:“是不是你家烈孤寒啊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宓奚玥视而不见系统说的话,惹得系统又生了一肚子闷气。

    陈澈是不是烈孤寒,她在接近他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来自灵魂深处的共鸣,可不就是她家烈孤寒吗。

    听了宓奚玥惶恐不安的语气,陈澈微微一笑:“不碍事的,这几天我可能比较忙,阿落会照顾你的。”

    他本来是明天就要启程游历的,但是今天宓奚玥来了,作为捡了她的人,他还是要负责的,那就只能过几天再去了,正好进宫看看母后。

    宓奚玥眼中划过一丝失落:“你有事情就先去忙,我这伤是小事儿,估计后天就能走了。”

    陈澈笑了笑:“不管什么时候走,总得把伤养好再说。”

    宓奚玥:“”说句不让我走你会死啊!

    系统怪笑道:“被嫌弃了吧,活该!”

    “宓奚玥感受到了来自系统深深地鄙视,这日子没法过了!

    陈澈不便在她的房中长时间逗留,就赶紧回了自己的房间。

    宓奚玥懊恼地趴在床上:“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跟着他一起出去?”

    “继续赖着他啊。”

    说不定就把二皇子给惹烦了,两个人就翻脸了。

    系统在暗地里不怀好意地猜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