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火舒银华(七)-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13章 火舒银华(七)

    第213章  火舒银华七

    睡了一半,宓奚玥才想起来,她这是自己私自出府,没有告诉任何人。

    不知道生宣直到她再一次离家出走,会是什么神情,毕竟三年的禁足这才过了三个月。

    “不作死就不会死,宿主你就默默等着原主大哥来找你吧。”

    系统一听到宿主又在惹事情,心情怎一个舒畅了得,又暗戳戳地爬出来怼宓奚玥。

    宓奚玥翻了个白眼,直接坐起来写了一封信,然后连夜送到了将军府上,再赶回来,从头到尾都没有惊动任何人。

    系统撇嘴,能用法术简直就是金手指好吗,好气哟,不能让宿主好好做一个凡人。

    宓奚玥丢信的时候特意被暗卫们发现,等到暗卫们快要追来的时候就将信扔出去,自己一溜烟儿跑了。

    暗卫们接过信,不敢耽误直接给了生宣。

    生宣看完整封信,脸都黑了。

    “竟然又跑了!”

    这个mèi mèi也太不省心了,这伤才刚好又跑出去做什么?

    “将军,要不要把xiǎo jiě找回来?”

    “找,怎么找?”生宣脸色不善地看着自己的属下,“要你们有何用,连xiǎo jiě都抓不住!”

    “将军,实在是xiǎo jiě这几年功夫见长,属下不敢伤了她”

    生宣不耐烦地挥挥手:“都是你们无能的借口,下去领罚。”

    崇笙按下心中的不满,点头称是。

    等人都走了,生宣这才缓了脸色,重新将信打开,看了一遍。

    “这臭丫头,自己想出去玩就直说,还拿大事做借口。”

    旁观的系统很好奇:“宿主,你到底在信上写了什么,竟然让生宣放心下来?”

    “你不是会自己刷新剧情嘛,干嘛还来问我?”

    系统:“”又被她戳中了伤口怎么办?

    它冷哼:“还不是你直接施了法术不让我看到。”

    好气哟,为什么宿主的法术还能影响到它?

    宓奚玥就是不给系统讲她写了什么,然后安心休息。

    她得养好精神,才能攻略她家烈孤寒啊。

    第二天,宓奚玥一拐一拐地走了出来,只看到阿落一个人在院子里。

    “阿落公子,早啊。”

    阿落打了个激灵:“姑娘,你就别叫我公子,叫我阿落就好了。”

    公子什么的这里只有殿下一个,他可是万不能被称为公子的。

    宓奚玥抿唇一笑:“那我叫你阿落哥吧。”

    阿落腼腆地笑了笑:“好啊。”

    有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妹子也是心里美美的。

    陈澈在后院练了剑法过来,就看到两个人聊得挺开心的,想到宓奚玥腿上还有伤,就有些责备阿落。

    “阿落,知若姑娘腿上还有伤,你怎么就让她站着?”

    阿落赶紧瞧着宓奚玥的腿,懊恼地捶了一下脑袋:“我给忘了,知若姑娘你快坐,我扶你过去。”

    宓奚玥摆手,准备自己一个人晃过去:“阿落哥,你们救了我,那就是我的恩人,也别这么生分,你都不让我叫你公子,那你也别叫我姑娘了,直接叫我知若吧,仲澈公子也是,叫我知若吧。”

    阿落瞧了一下自家殿下的脸色,嗯,没有不高兴。

    陈澈没什么意见地点头:“那你就叫我仲澈吧。”

    “好的,仲澈大哥。”宓奚玥十分乖巧地点头,又问道:“你们这么早起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阿落回答:“我们家公子平日里就是这个时候起床的,知若你饿吗,给你熬的粥也快好了。”

    宓奚玥看了陈澈一眼:“不用这么麻烦,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不挑的。”

    “那怎么能成。”陈澈在一边坐下,“你现在只能吃的清淡些,这些伤才好得快,这几天我得照看好你。”

    宓奚玥也不好拒绝了人家的好意,也只能点头:“好吧,粥就粥吧。”

    她的心里简直就快要哭了好吗,这清淡的粥估计味道不怎么样。

    她怎么能指望一个古代的男人做饭会有多好吃。

    陈澈想起张大夫说要给她换药,又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女孩子的身子又岂是能随便看的?腿也不行。

    若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这看了就负责也不是不可能,可是他的婚事从来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贸然将知若留在这里,恐怕会惹不小的麻烦。

    陈澈想了这么多,宓奚玥可是不知道的,系统依旧听不到陈澈的心声,也是不知道。

    宓奚玥就看到陈澈在一边纠结了半天,正想问他在想什么,就看到阿落端着饭过来了。

    “开饭了。”

    三个人围着一张桌子,也不算冷清。

    陈澈出来只带着阿落一个随从,两个人又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比较深厚,更不会太在意礼仪。

    宓奚玥在心里点头,她家男人就是这么的善良。

    系统:“”简直被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的宿主打败了!

    陈澈将清淡的菜都放在宓奚玥那边,将一些油腻的都放过来。

    阿落呆愣愣地看着自家殿下,他可是最讨厌吃他面前的那些菜的。

    宓奚玥也没想到陈澈这么体贴,“仲澈大哥,你就那么放着,我够得到。”

    “放在你那边比较方便。”陈澈笑着看着她,“不是吗?”

    宓奚玥心跳忽然加快了许多,这个男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体贴人。

    一边的阿落又惊讶了一把,他可从来没见过殿下对哪个女子这般细心过。

    “今天我和阿落出去办事儿,你一个人在家里要好好的,要是嫌闷的话就去后院的花园逛逛。”

    后花园的花都是一些普通的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也不用怕她一个人遇到什么危险。

    宓奚玥抬头:“我一个人在这儿?”

    她心里吐槽,这么把一个陌生人留在这里不好吧?大哥您能不能有一点防范意识?

    “害怕吗?”陈澈想了想,“等我回来会给你带个伴儿。”

    “伴儿?”

    宓奚玥这就好奇了,不知道会是什么,人?或者是小动物。

    “嗯。”

    陈澈放下碗,“你慢慢吃,我要出去了,碗等会儿让阿落收拾。”

    “他不是”

    “我还要先去办件事情,他收拾完碗筷会过来的。”

    阿落在一边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总觉得怪怪的,两个人好像是昨天才见面的吧。

    两个当事人则是没有发现,他们的对话就像是妻子问丈夫,丈夫耐心地回答妻子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