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火舒银华(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14章 火舒银华(八)

    第214章  火舒银华八

    宓奚玥等到两个人走了,就又爬回床上休息了。

    这府上说是只有两个人,可是暗地里还有不少的暗卫在监视着府中的一举一动,她并不想自己做什么都有人在看着,还不如躺床上睡觉。

    到了快傍晚的时候,就听到系统在叫。

    “宿主,你家烈孤寒出事儿了!”

    宓奚玥“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出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反正就是不知道哪路人刺杀他,他刚逃脱,现在正在门前面。”

    宓奚玥的面色已经变得很冷了,她依旧是一副瘸子的样子,但是转眼间就已经到了门口。

    打开门,陈澈捂着伤口正准备开门。

    宓奚玥被吓了一跳,“仲澈”

    陈澈竖着一根手指在唇前:“不要说话,快扶我进去。”

    宓奚玥焦急地将他扶到他的房间,让他躺下。

    “阿落哥呢,他不是在你身边吗?怎么会让你受这么重的伤?”

    陈澈苍白着脸,“他在后面断后,应该也快回来了。”

    宓奚玥擦着他额角的汗,“我去找大夫。”

    “不用了,已经有人去找大夫了。”陈澈拉住她,“你现在出去会很危险的,就在这里吧。”

    “可这府上只有你们两个人,怎么会再有人去找大夫呢。”

    宓奚玥想了想,觉得这人身上可能会有着她不知道的事情,也就不再说话了。

    陈澈在心里暗叹这女人的心思玲珑,竟片刻间就知道他可能不是一般的公子哥。

    “我去给你烧水。”

    宓奚玥一拐一拐地去了厨房,谁知那里已经有一锅热腾腾的热水了。

    她愣了一下,就直接将水弄进水盆里,然后端了过去,默不作声地擦着陈澈伤口周围的血迹。

    陈澈还怕她惊慌,赶紧安慰道:“你别担心,我这是轻伤。”

    宓奚玥严肃着一张脸:“我没担心,就是在想大夫怎么还没来。”

    陈澈一愣,然后笑了笑:“张大夫脚步不灵便,走得慢些很正常。”

    宓奚玥看他还能说笑,纳闷儿地看着他的伤口,难不成真的不严重?还能聊天呢。

    断后的阿落蹒跚着回到院子里,宓奚玥又是心里一凉。

    他伤得比陈澈严重多了,两个不认识的人将他抬到了房间。

    宓奚玥赶紧送了一盆水过去。

    再过来的时候,张大夫已经在陈澈的房间里了。

    老头子面色凝重:“这次又是谁?”

    陈澈看了宓奚玥一眼,后者赶紧说道:“我去换盆水。”

    她又端着水去了厨房,没想到厨房已经有了一个女人,面色冷清地看着她。

    “你”

    那女人理都不想理她,端了水就走了。

    宓奚玥:“”为什么要想看情敌一样看着她?不会是暗恋陈澈吧?

    “宿主你想多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你男人的,请不要总是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好吗?”

    不是喜欢陈澈啊,那就不管她的事情了。

    宓奚玥特意多等了一会儿,一直到张大夫叫她才出去。

    老头子抱怨道:“怎么换水也要这么久。”

    宓奚玥扬起笑脸:“是我太慢了。”

    一边的陈澈赶紧说道:“张伯,知若现在还受着伤。”

    张大夫这才想起来,赶紧让她坐下:“正好,看看你的腿伤怎么样了。”

    “可是阿落”

    “他那边我已经去看过了,只是些皮肉伤,倒是这小子,伤口都中毒了。”

    张大夫又嘟囔了一会儿,然后让宓奚玥在陈澈的床边坐下。

    宓奚玥:“”这样不好吧?

    系统鄙视道:“宿主,请不要用这么花痴的语调说心里话好吗?”

    这种时候,它是能听到的!

    宓奚玥十分害羞地看了陈澈一眼:“我”

    张大夫瞪眼:“现在你们两个都是伤者,想那么多做什么。”

    宓奚玥嘴角一抽,得,昨天的话都还回来了。

    她又看了陈澈一眼,后者十分自觉地腾出点空间。

    “那麻烦张大夫了。”

    “既然都是认识了,你就随着他叫我张伯吧。”

    张大夫看着这女娃就是对陈澈那小子动了心的,心里不禁点头,嗯,两个人真是越看越登对。

    陈澈瞬间懂了张大夫的意思,有心解释,但又不好当着姑娘家的面挑明。

    张大夫解决完这两个人的伤,就自己颠颠儿的跑去阿落的房间,为这两个人腾出点空间。

    “仲澈大哥,疼吗?”

    宓奚玥一双大眼睛看着伤口,又十分心疼地看着他。

    陈澈被这突如其来的关心惊得心都漏跳了半拍,从来没有人会问他疼不疼,母后见到他受伤了只会哭,父皇也只是皱眉,只有她会问疼不疼。

    他莞尔一笑:“嗯,只是稍微有点疼。”

    “可是看起来这么严重,怎么会是只有一点疼呢。”

    十六岁的少女神情是藏不住的,那种担忧中夹杂着的情感,是个人就能看出来。

    陈澈直觉就要逃避:“我们两个也受伤了,不如这几日你先去张大夫的府上养伤好了。”

    “我不。”宓奚玥十分坚定地拒绝,“那就让我来照顾你们。”

    她又不是真的受伤了,照顾两个伤者还是能够照顾得了的。

    陈澈一心想要躲避宓奚玥的感情,又怎么能轻易让她留在这里,一向温和的脸上也带了些冰碴子。

    “不行,你必须去。”

    宓奚玥被他的拒绝吓了一跳,有些怔愣地看着他,然后呆呆地点头:“我,我去还不成吗,你别生气,小心把伤口挣开。”

    她将他按到床上:“你让我去我就去,既然你你这么不想我在这里,我就离开”

    陈澈暗骂自己太心急了,怎么能将自己的意思这么直白的表达出来,这不是让人家下不来台吗。

    “你,你别误会,我是说让你去张大夫那里养伤,我们也是要去的,自然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的。”

    陈澈说完,就更加不想面对自己了,他这是都在说什么?

    “你也要去张大夫家里吗?”宓奚玥十分地意外,“也是,府里就三个人,还都是受了伤的,确实得麻烦张伯了。”

    宓奚玥心里的小人儿在叉着腰大笑,竟敢这么冷漠对待她,现在好了吧,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