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火舒银华(十一)-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17章 火舒银华(十一)

    第217章  火舒银华十一

    生宣看着宓奚玥一步步走远,站在将军府门前很久都没有动。

    “将军,回去吧。”

    管家小心翼翼地凑过来,但是又不敢靠的太近。

    生宣看了管家一眼,终于动了一下:“你们先回去吧。”

    他自己大步出了将军府。

    管家在后面问道:“将军,这么晚了你去哪里啊?”

    “出去走走!”

    管家摇头,这都夜半了,将军出去走走碰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管家不用担心,有暗卫跟着将军呢,他只是心情不好想要散散心,不会走远的。”

    崇越让管家回房休息,他一个人跟了上去。

    他一路跟着生宣,进了一家花楼。

    “将军怎么会来到这里。”他赶紧走过去,拉住生宣,“将军,朝廷有令,官员不能狎妓的。”

    生宣甩开他的手:“本将军只是想要喝酒而已。”

    崇越继续劝诫道:“将军,xiǎo jiě再三叮嘱你不能这么不顾将军府乱来的。”

    一听到崇越提起知若,生宣就更加生气了。

    “你以前一直跟在知若身边,只听她的话,没想到现在还是,既然你这么想跟着她,那你就去找她啊,反正她现在也不想管将军府了,为了一个男人把我这个哥哥都给扔了,我也不差走一个你。”

    生宣怎么着也没有想到,自己的mèi mèi竟然说走就走,半点没带回头的。

    “将军”

    其实,崇越是想跟着宓奚玥的,在他的心中,xiǎo jiě才是他们崇暗卫的主人,誓死保护的对象。

    生宣揉揉眉心,挥手想要赶走他:“你走吧,去保护知若吧。”

    崇越动了动嘴唇,最终离开了。

    生宣找了一个空桌子坐下,叫来老鸨。

    老鸨挥着小手帕一摇三晃的走过来了:“这不是阮大将军吗?怎么会到我着花楼里来?”

    其实老鸨心里怕死了,她就怕阮生宣往这一坐是来闹事情的。

    生宣扔给老鸨一锭金子:“去,把你们这的好酒都给我放到这里来,小爷也好好的喝一杯。”

    老鸨朝着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立马心领神会。

    “大将军这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要庆祝吗?还非要跑到我这里来喝。”

    “高兴?确实是应该高兴。”

    阮生宣这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开心,倒像是被人抛弃的失心人。

    老鸨也是一个人精,看这样子八成是阮生宣被哪位姑娘给抛弃了,也不多说话,只让人将酒给抬了来。

    阮生宣一杯一杯地灌着,最后直接将酒坛子给举起来一饮而尽了。

    周围围了一圈的人,都不敢上前。

    官员在花楼里,这本来就是一件惹人注意的事情,更别说这人还是最铁面无私的大将军了,就算是他在这里借酒消愁,他们也不敢再做别的事情。

    一些暗地里来这里寻欢作乐的小官员也都在寻找机会偷偷溜走,都被阮生宣尽收眼底。

    他喝完了一坛又一坛的酒,脑子却越来越清醒了。

    回忆起以前,心中真是酸苦参半。

    从一出生,mèi mèi知若就占去了父母大半的注意力,爹娘从来都不太关心他这个儿子,反而对知若关怀备至,对他就只有严厉管教,还不止一次的在他耳边说,他这个哥哥,本就是为了mèi mèi而存在的,要尽他所能来保护这个mèi mèi。

    这么多年来,知若从来都不是以他的mèi mèi而生活的,反而像是一个主子,她说什么他就得照做,不然就会招来爹娘的责备。

    阮生宣皱眉,努力将幼年的记忆从脑海里甩出去。

    他步履踉跄地往门外走,不小心撞到了迎面走来的一个蒙面花娘。

    烦闷中的阮生宣大手一挥:“滚开!”

    那位花娘直接就摔倒了地上,引得旁人惊呼一声。

    阮生宣不耐的撇过一眼,甩出去几张银票:“给你的赔礼。”

    “这什么人啊”

    “就是,还大将军呢。”

    花楼里的花娘们都不满了起来,虽然她们身份低微,但是阮生宣这样明摆着不把她们当chéng rén看啊!

    那位花娘什么也没说,默默地站起来,然后将银票揣进怀里。

    “秦月,你怎么就直接将银票给收下了?让他道歉啊!”

    那个名叫秦月的花娘看了那人一眼:“你都说了他是大将军,我一个花娘怎么敢跟大将军叫板,再说了,他不是已经给了银子做赔礼吗?”

    秦月说完,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切,平时不是挺清高的吗。怎么现在就不敢让大将军道歉了。”

    “算了,她这是欺软怕硬,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跟她有太多交流了,早晚会被气死的。”

    秦月在花楼里的人气太高,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别的花娘都没有生意做,自然心中不服。

    这次也是想要怂恿她去跟阮生宣纠缠,没想到秦月根本不上当。

    秦月回了房间,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

    窗下,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走过,秦月皱眉,飞身下去。

    阮生宣被风吹得总算是清醒了一点,就察觉到有人。

    他快速地往旁边一闪,警惕地看着旁边的人。

    秦月皱着眉看他:“你还好吧?”

    阮生宣看着她,只觉得眼熟,但是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

    “你刚刚撞了我。”

    原来如此。

    阮生宣嘲笑地看着她:“怎么,是觉得钱不够多吗?”

    秦月冷哼:“几年不见,你的脾气倒是见长。”

    阮生宣盯着她又看了几秒:“你认识我?”

    看样子还是一个熟人,但是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有熟人是在花楼的?

    秦月摘下面纱:“怎么,现在看清楚了吗?”

    “秦月?”

    阮生宣终于认出来她,但是秦月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秦月笑得古怪:“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非得我摘下面纱你才认得出。”

    阮生宣再也硬气不起来,有些尴尬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花楼?”

    秦月淡淡答道:“家道中落,没地方谋生,只好来这里了。”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除了这个,她想不到别的。

    阮生宣的身子晃了晃:“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找你?找你做什么,要是你真的想着为我做点什么,又怎么会在那一夜之后就杳无音信。”

    秦月这话的信息量有点大,躲在暗地里的宓奚玥和崇越都惊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