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火舒银华(十三)-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19章 火舒银华(十三)

    第219章  火舒银华十三

    宓奚玥跟着陈澈一起去了男方的一座村落,那里有很多人都认识陈澈,并且都很热情地围上来打招呼。

    “仲澈公子,你来了?来来来,今天我刚刚熬了鸡汤,新鲜的,尝尝吧。”

    还有的少女也是很羞涩地看着陈澈:“仲澈公子,你看我绣的这手帕怎么样?”

    宓奚玥:“”当着她的面对着烈孤寒暗送秋波?

    陈澈都一一笑着回绝,然后走到了村长的家里。

    “村长,我来了。”

    村长是一个很和善的老头儿,看到陈澈进来,连忙拿出凳子。

    “赶快坐。”

    陈澈示意他们坐下,然后问村长:“您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村长磕着烟斗:“还不就是那样,官府的人这几天来看了几次,就又走了,眼看着庄稼就要丰收,我们的事情还得不到解决,真的心焦啊。”

    陈澈的眼神变冷:“还没有人出面解决吗?”

    “是啊。”村长叹了一口气,“公子,你说我们的事情会很快解决的,我也信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

    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陈澈和阿落都心知肚明,只有宓奚玥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都在说些什么。

    看着几个男人还准备多谈一会儿,宓奚玥打算出去逛逛。

    她一出门儿,就看到一群小孩子四散跑开,还很羞涩地看了她一眼。

    这些孩子的小脸红扑扑的,害羞后就更红了,十分的可爱。

    宓奚玥善意地笑了笑,然后去了旁边的庄稼地。

    “大娘,你们这地里的庄稼都是你们的吗?”

    她站在地头,看着金黄一片,觉得今年的收成特别的喜人。

    谁知那大娘无奈地摇摇头:“怎么会是我们的呢?别看这十几亩的地,能留在手里的也只不过是几亩地的庄稼,哎,仲澈公子明明说过会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现在看来”

    其他的村民眼里的亮光也都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看来真的是对陈澈抱了很大的希望。

    宓奚玥笑着看着他们:“你们都不要担心,既然仲澈公子说了会帮你们解决,那他就一定会说到做到的,相信我。”

    对于这个陌生的女人,人们的印象也就是跟着陈澈一块儿来的,别的就没有了,不过看着宓奚玥长得还是很不错的,就也对她抱着善意。

    不得不说,哪里都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宓奚玥又在地边儿站了好久,跟他们一起聊天,对这里的情况也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原来,这里的村民们都租了一个周姓地主的地来种,可是每年,这个地主的收租费用都会提高,一直到现在的十几亩地要十亩地的收成,简直比扒皮还要扒皮。

    附近的村民原本是不想再租他家的地了,可是周地主拿出一份文契,说是他们已经签字画押了,不能反悔,要一辈子都租赁他家的地,否则连以前的粮食他们都要收回。

    村民们哪里愿意啊,可是不愿意又能怎么办?周家和官府又串通一气,他们找了好多官兵来围住庄稼地不让他们靠近,直到他们所有人都画押才放他们下地。

    陈澈就是这之后才来的,听到这种事情之后,就说要帮助他们,然后回了京。

    再过来,没想到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这其实也不能怨官府的不作为,实在是上面的命令一层一层地下来,威力也一点一点的削弱,再加上有些人欺上瞒下,或者是和底下的人有所牵连,肯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陈澈也是知道这种情况,所以才会决定过来看看。

    在知道了结果之后,他决定去一趟官府。

    宓奚玥不想一个人待在陌生的地方,就随着他们一起过去。

    “你们是谁啊?”

    衙门前面站着两个捕快,看到陌生的面容,就直接挡住他们。

    陈澈沉声回答:“我要见你们的县令。”

    要见县令?

    两个rén miàn面相觑,一致说道:“县令不在。”

    “不在?”现在是县令当值时间,他们竟然说县令不在,还真的是好样的!

    陈澈往前走了一步:“那你们的县令在哪里?”

    “肯定是在花”

    “花满月楼”四个字还没有说出口,那人就被同伴捂住口。

    另一个人说:“县令现在卧病在床,不宜见客,诸位还是请回吧。”

    县令在花楼这种事情,还是越低调越好,这么张扬会出事儿的。

    陈澈在这里呆的时间也不短,一听“花”字,就知道这县令身在何处,领了宓奚玥二人就直奔目的地。

    花满月楼中。

    县令一身官服坐在底下,看着台上的花娘们扭来扭去地腰肢,十分惬意地眯着眼,然后再抹一把旁边花娘的柔荑。

    旁边被摸的花娘娇嗔道:“讨厌”

    县令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绿豆眼儿一眯:“你讨厌本官?”

    “老爷真的是坏死了!”

    花娘用小手帕在县令的鼻尖挥过,然后站起身。

    县令一脸沉醉,慢慢坐起身。

    陈澈就是这么沉着脸看着县令这迷金醉纸的做派,周身的气压都低了许多。

    宓奚玥和阿落不动声色地地往后退了好几步,站在比较不显眼的地方。

    陈澈走过去,吸引了不少花娘的眼光。

    他周身气质不错,样貌也十分英俊,瞬间就捕获了不少女人的芳心。

    县令一见这些花娘都心不在焉,就不悦地转头看过去。

    “你是什么人?”

    什么人敢这么大胆,擅闯这里,明明都已经下令这里白天不要过来的!

    陈澈黑着脸:“林城,你好大的胆子,身为这里的父母官,竟然大白天的不去衙门办案,在这花楼里风花雪月!”

    宓奚玥暗自摇头,什么风花雪月,那是用来形容这种猪头男人的词语吗?

    “你谁啊,在这里多管闲事!”

    “不知道我是谁,那就让你好好看看!”

    陈澈拿出一个令牌,在林城的眼前晃了一晃。

    林城眼睛瞪得老大,然后颤巍巍地指着令牌:“皇,皇”

    “还不跪下!”

    “噗通”一声,林城跪了下去,“下官见过皇帝,吾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