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火舒银华(十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20章 火舒银华(十四)

    第220章  火舒银华十四

    宓奚玥佯装不可置信地看着陈澈,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让县官这么惶恐。

    陈澈现在正满腔怒火,也没有发现宓奚玥的异样,只是冷冷的看着县官,“你可知罪?”

    县官的身子抖得就像筛子一样,结结巴巴地说道:“下官,下官只是一时糊涂,还还望大人能够海涵。”

    “海涵?你以为你只有这么一条罪名吗?”陈澈一把抓起他,“你身为一方父母官,竟然置百姓的死活于不顾,还敢自己大白天的跑来喝花酒。”

    还说这是他包下的场子,真是胆大妄为!

    “官员不能狎妓这条铁律你不知道吗!”陈澈一把推开县令,“还是你觉得你在这里天高皇帝远的,谁都管不着你!”

    县令赶紧爬过来,拽着陈澈的腿:“大人,下官真的只是一时糊涂啊,下官在这里十余年,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危害老百姓的事情啊,下官事事都在为百姓着想,请你明察!”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知廉耻的县令,和别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宓奚玥也对这个县令不耐了起来。

    “仲澈大哥,要不然我们把他交给上一级的官员处理吧,我们这样也是做不了什么事情的。”

    陈澈属于微服私访,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暴露自己的皇子身份的,现在他们又没有带人过来,怎么处置贪官也是一件难题。

    “那就上奏朝廷,请皇上定夺。”

    这个县官只不过是一个七品地方官员,远没有达到让皇帝出面处理的地步,陈澈也只是吓唬吓唬这个县令,让他最好能够知难而退。

    县令一听,胆子都要吓破了,他本来见这人年纪轻轻的,还以为是哪个看不惯他的人出来行侠仗义,没想到竟然有皇帝的令牌,还能随时抓他去见皇帝。

    顿时间,县令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他只想好好的活着。

    “大人饶命,这些都是上头的人让我做的,不是我愿意做的啊。”

    县令“一不小心”,就将身后的人给抖了出来。

    陈澈挑眉:“上头的人?上头的哪些人?”

    县令见他口头有些松动,赶紧爬过来,谄媚地看着陈澈,“大人,我愿意将我所做的事情全都说出来,请大人一定要在圣前替下官说说好话。”

    陈澈看这些人的嘴脸,真的一点都不想理他。

    宓奚玥见他又要冲动,赶紧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那么做,最少要等着县令说出他所做的事情,按律法处理。

    她也看出来了,陈澈平日里是很温柔的一个人,但是骨子里还是很愤青的,比如碰上县令这种人的,还是会很激动的。

    县令趴在陈澈的耳边,想要说出自己这么多年到底都做了什么,被陈澈嫌弃地推了好远。

    县令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是自己的小命还在对方手里捏着,他也只能陪着笑脸。

    宓奚玥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笔墨纸砚,往县令面前一摆,“把你想要说的,全都一字一句的写在上面,然后画了押,我们就考虑饶了你一命。”

    县令看到宓奚玥这样的小姑娘,本能的眼前一亮,被陈澈看到了,他又要发脾气。

    阿落赶紧按住自家殿下,他看出来了,知若这姑娘是个明白人,知道殿下的身份不凡,还聪明的不问,也知道帮助殿下,看在她这么聪明的份上,他也觉得让她跟着一起游历是个不错的决定。

    县令擦了一把汗,接过笔墨纸砚就坐在旁边写了起来,可能是因为他作恶多端,写了近一个时辰都还没有写完。

    一边磨墨的宓奚玥静静的看着县令手上的罪名状,然后将内容记在心里。

    这些没出意外的话,可能会牵扯到不少的高官,很有可能会让帝都的某些人坐立不安。

    “知若是我唯一的mèi mèi,她这么任性,让我也很头疼,她还把所有的暗卫力量全都留下,自己只身走了。”

    阮生宣想了想,还是觉得让三皇子没有威胁才是正确的,也就很委婉的说了知若走的时候没有带走任何势力。

    陈让也确实放心了下来,早就有传闻,前任将军夫人培养了好多暗卫,去世之前大部分留给了自己的女儿,小部分给了儿子,但是没想到知若竟然什么都留下了,没有留下隐患。

    阮生宣到底是选择了陈让,他想着,若是有朝一日与知若再见,他可能会毫不留情地对她动手的。

    知若,但愿我们此生都不要相见。

    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想到,两个人的重逢会来得这么的快。

    远在南方的宓奚玥也在想办法,该怎么做,才能不动声色的辅佐陈让,还不让陈澈有危险。

    想了半天,她觉得还是要跟阮生宣联系上,这样才能有更好的把握隐藏着自己的身份。

    县令写完了罪状,充满希冀地看着宓奚玥,将东西递给她。

    宓奚玥看了县令那副死心不改的色眼,一个没忍住将他踹翻在地。

    “哎哟!”

    县令摔了一个四脚朝天,还在叫着疼。

    宓奚玥啐了他一口:“活该,谁让你长得这么恶心。”

    县令:“”一言不合就攻击人也是嘴毒!

    陈澈早就想收拾这个县令了,看着宓奚玥动了手,反而有种解气的感觉,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他们现在没有带人,还不能将县令怎么样,更何况先让县令在这里待着,也不会打草惊蛇。

    陈澈拿过罪状,仔细地看了看,然后收进袖子里面,他冷冷地看着他:“我会找人看着你,只要你一有别的动静,那人就会立马杀了你的。”

    县令现在已经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出去了,等于说是和他们是一条船上的,又怎么能不听他们的话。

    如此怕死的县令,可能也是宓奚玥第一次见到的,一切都来得太顺利了,恐怕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太干脆了。

    因为原剧情并没有着重描写二皇子,所以宓奚玥也不知道二皇子游历的这些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只能跟着他们走一步算一步了。

    县令如蒙大赦地叩头谢恩。

    “走吧。”

    他们也该去周家走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