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火舒银华(十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24章 火舒银华(十八)

    第224章  火舒银华十八

    陈澈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宓奚玥躺在他的怀里,乖巧的睡姿让人不由的心里一软。

    他将宓奚玥的头发弄到耳后,然后凑了过去。

    宓奚玥往他怀里蹭了蹭,嘟囔道:“不是吧,还来。”

    她将被子盖到两个人身上,说了一句:“现在是在客栈,还是白天,注意点影响。”

    陈澈一愣,看了一眼两个人所在的地方。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在客栈了,两个人也早就收拾妥当。

    “是你把我弄到这里来的?”

    在洞房之后,自己的妻子还有精力找客栈,陈澈觉得自己的责任还没有尽到。

    宓奚玥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再睡会儿呗,等到中午了再起来吧。”

    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两个人换了一个地方住,现在外面都是追查她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暴露身份的。

    陈澈坐了起来:“你饿吗,我去吩咐厨房做饭。”

    宓奚玥摇头:“不饿,我现在只想睡觉。”

    陈澈无奈地摇头,下楼去让人准备吃的。

    宓奚玥翻个身儿继续睡了过去。

    不多会儿,就有大批人走了过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把客栈的人都吓跑了。

    陈澈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那些人看到知若,什么状态下的都不能看到!

    他从后厨走过来,刚好看到红扶从一堆人后面走来。

    “二公子?”

    见到陈澈,红扶本能地吃了一惊,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见过二公子。”

    她身为大皇子最得意的死士,也曾在皇子聚会的时候露过脸,自然认得这个二皇子。

    陈澈轻轻点头,眉目间是一贯的温和:“你来办事情?”

    似乎没想过二皇子会问话,红扶有些受宠若惊:“是的,我来办一些私事儿。”

    表面上是这么说,但是到底是私事儿还是大皇子吩咐她做什么事情,都心知肚明的。

    陈澈从不插足党派之争,就算是知道大皇子手底下有动作,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不过,这一次的时机太过巧合,县令和周地主勾结,在民间大肆提高租地费用,是不是也跟他有关?

    事关百姓,陈澈就有些在意了。

    红扶本想着问完话之后,她就能执行自己的任务了,没想到二皇子还不走。

    “不知二皇子还有什么吩咐?”

    陈澈回过神来:“没事情了,我先回房了,你就先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红扶恭敬地目送陈澈上去,眼中划过一丝爱慕,她心中最喜欢的那个人,是二皇子啊,那么温润尔雅的男人,对待女人是那么的体贴,可惜她偏偏是大皇子的人。

    陈澈开了门,轻轻地走进去,又把门关上。

    如此轻柔的动作,难不成屋内有人?

    红扶的眼神一凛,看他的样子,肯定是藏了一位佳人吧。

    有了这一认知的红扶心中一痛,这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不是吗?

    她招呼手下的人四处搜查:“刚刚那个人的房间,也给我搜查一下,最好能看到里面还有没有人,是男是女。”

    就当是她再确认一下好了。

    陈澈坐在桌旁,皱着眉听着外面的吵闹声,恨不得把人全都赶出去。

    宓奚玥皱了皱眉,迷迷糊糊的问一句:“外面在做什么?”

    陈澈喝了一口茶,轻声答道:“在搜查什么东西吧,吵到你了。”

    屋外的红扶听到屋里面真的是有女人的声音,就再也忍不住抬手敲了门。

    被打断聊天的陈澈十分地不开心:“谁!”

    红扶的心中越来越忐忑:“二公子,是我,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那天夜里知若穿了夜行衣,把脸也蒙住了,红扶根本就看不到她的真面目,陈澈也就放心地将人放了进来。

    红扶怀着复杂的心情进来,一眼就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女人,香肩半露,上面隐隐约约有着红色的印迹,一看就知道两个人是发生过什么的。

    陈澈在宓奚玥旁边坐下,冷眼看着发愣的红扶:“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宓奚玥无意识地往陈澈那边凑了凑,后者赶紧搂住她,还关切的叮嘱道:“冷吗?快把胳膊缩进去。”

    “我不。”宓奚玥嘟囔一声,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陈澈无奈地用袖子将她的胳膊盖住:“好好好,不进去就不进去。”

    红扶的眼眶有些发热,她从来没有见过二皇子这么温柔地对待一个女人,虽然对她们都是彬彬有礼的样子,但是跟这个完全不一样的,现在的二皇子眼里只有躺在床上的那个女人,连看她一眼都觉得不耐烦。

    她理清了思路,觉得自己应该放弃了,大皇子才是她的靠山,她不能背叛大皇子的。

    “二公子,请你让我看看这位姑娘的脸,是否是”

    陈澈皱眉,打断了她的话:“是什么是,我的妻子是可以让你随便看的吗?”

    竟然已经是妻子了,二皇子什么时候成的婚,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知道。

    “既然这样,那卑职就先告退了,二公子出门在外,还是多加小心。”

    红扶好像也就只能说这样一句无关痛痒的话,来表示关心了。

    等她走后,宓奚玥撇嘴:“这个女人喜欢你。”

    陈澈身子一僵:“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招人喜欢?”

    成婚那天是说阿落,现在又说红扶。

    “那当然了。”宓奚玥窝在他的怀里,“qíng rén眼里出西施。你在我眼里是最吸引人的,当然会吸引到别人的。”

    这些话成功地取悦到了陈澈,但是他还是要保证:“我对其他人没心思,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也是我的发妻,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尽管两个人成婚的前奏不太美好,但是他可以以后补一个更盛大的婚礼给她的。

    “那你要说到做到啊。”

    宓奚玥其实不在意这些,可是只要是陈澈想做的,她又都觉得好。

    不知道当初她换一种做法,两个人现在会不会是不一样的光景。

    “我,我当初是不是不应该强迫你跟我拜堂成亲啊。”

    陈澈身子一紧,轻声说道:“嗯,确实不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