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火舒银华(十九)-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25章 火舒银华(十九)

    第225章  火舒银华十九

    宓奚玥整个人都不好了:“啊,你是这么觉得的吗?那还是我做错了,我当时就得好好考虑才行动的,还伤害了你。”

    “如果你不强迫着让我和你成亲,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认清楚自己的心。”陈澈笑了笑,“我一直觉得我是把你当成mèi mèi看待,没想到你却早就在我心里扎了根,还能这么快就承认我已经心悦你。”

    “原来你早就对我怀有心思,哼,害得我还以为是我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宓奚玥觉得心里甜甜的,做错事情被原谅,是真的挺开心的。

    “这几日你就乖乖的待在我的身边,我们去处理了县令的那件事情后,就直接回帝都成婚好吗?”

    陈澈已经打算将知若的名字写在皇族的族谱上面了,这次不管有多困难,他都要去做。

    宓奚玥此时还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现在很开心地点头:“好啊,都听你的。”

    陈澈本来想叫阿落把东西送上来的,可是一想,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

    “你把阿落放到哪里了?”

    宓奚玥现在也不会吃飞醋了,扬了扬下巴:“在隔壁的房间,我顺带把他的记忆给消除了,他已经不记得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了。”

    要不然照着阿落那种迷弟心态,还记得她把陈澈给强了,分分钟能死给她看的,说不定还会大闹一场。

    陈澈发现自己面对知若,原则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见没有伤到阿落,也就点头:“他大概什么时候会醒过来?算了,我去看看他。”

    “哎,你去干嘛!”宓奚玥直接下床把他拉过来,“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得先陪着我,他一会儿就自己醒了。”

    陈澈看到眼前一大片春色,喉结一滚一滚的:“你确定?”

    宓奚玥重重点头:“嗯。”

    “好,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

    陈澈翻身上了床,将被子直接盖住两个人。

    宓奚玥:“”

    她说的陪着,只是两个人盖着棉被纯聊天啊喂,怎么忽然间味道就变了!别整些套路好吗?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好在客栈的隔音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宓奚玥重申好几遍不能再来了,陈澈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她:“我们早点回去,给你办一场更盛大的婚礼。”

    宓奚玥垮着脸:“确定不会累人吗?”

    “我想让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妻子,到时候你就先忍耐一会儿好吧。”

    陈澈越靠近她,就越觉得她的身上有一股让人心安的力量,他能够全身心地放松下来,不去想皇族的是是非非。

    宓奚玥看着他忽然乖巧了起来,还以为他受了什么刺激,吓得她赶紧检查了一遍。

    陈澈放开她去端了饭菜上来,路过阿落的房间时进去看了一眼,然后黑着脸出来了。

    宓奚玥一看到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去做什么了。

    她笑道:“怎么,看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美娇娘,怎么就心情不好了呢?”

    陈澈瞥了她一眼:“你早就知道了?”

    宓奚玥点头:“也就早了那么一两天,他那天在山洞叫的那么惨,我就不信你没听出来。”

    陈澈微红着脸,瞪了她一眼:“那时候我就想着那是我们两个人的洞房花烛夜,谁还会注意其他的。”

    宓奚玥高兴的同时,心里也对阿落产生了一丝丝的同情,她以男子的身份陪伴在陈澈身边将近二十年,可是除了亲人的感情,陈澈再也给不了她别的了。

    陈澈将粥递到她的手里:“感情这种事情谁能说得好,就像当初我是想把你当成mèi mèi来对待一样,谁能想到会喜欢上你,阿落在我的心中,一直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人,不会再有别的了。”

    “若是我没出现,你该不会就是随便找个女人成婚,然后生一大堆孩子吧。”

    多么悲催的人生,想想就觉得心累。

    陈澈接道:“也许还有美妾若干,身边环绕着莺莺燕燕,还能享受着丝竹之乐,真是快哉。”

    宓奚玥:“”所以是她忽然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好气哟,竟然敢这么气她!

    “可是有了你,就算没有那些,我也觉得满足啊。”

    陈澈最后又加了一句,“莫要生气,你看你把我气成那个样子,我都没生气。”

    宓奚玥翻了一个白眼,女人有的时候是感性的好吗!

    “好了,我们就不要再说这些了,现在我们都是有家室的人了,阿落就还是我们的亲人。”

    门外的阿落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苦涩一笑。

    今天她一醒过来,就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换了,当时满脑子想的就是,事情败露了,她得过来向殿下认罪,没想到一来就听到这些话,还真的是伤人啊!

    屋内的两个人浓情蜜意的好一会儿,阿落一直等到他们用完饭才过来。

    “殿下,知若。”

    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了,那肯定身份都已经说清楚过了,她也就不隐藏些什么。

    陈澈笑着说道:“阿落这一觉睡的时间挺长的,可是把以前没有休息好的全都补回来了?”

    阿落心中苦涩,但是面上还是不显露:“殿下说笑了,我怎么会没有休息好呢。”

    殿下从来不曾亏待过她,都是休息好了才继续赶路,有的时候殿下自己一个人熬夜,也不会让她累着。

    就是这样的殿下,才会让她一点一点地沉沦啊。

    被点明了阿落的心思,陈澈现在也不敢和她多待,害怕她会有什么想法,就只是关心了几句就让她走了。

    阿落临走前看了宓奚玥好几眼,她总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忘了,还是有关这个女人的。

    陈澈已经耽误了好几天的时间,这次就直接去了衙门。

    林城早就很自觉地把那些百姓的事情解决了,看到陈澈来的时候,就将自己的账簿亮了出来:“大人,您看”

    陈澈看了一遍:“不错,确实是按照我的要求做的,我会帮你说好话的。”

    但是皇帝要怎么决定,那就不是他说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