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恭喜发财(十九)-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47章 恭喜发财(十九)

    第247章  恭喜发财十九

    宓奚玥这边还在暗想着该怎么把女主给干掉,男主那边就传来了消息,听说他也找到了女朋友。

    这么快就有了女朋友?

    距离她去韩家才几天的时间,韩城东就坐不住了呢,还忍不住直接把消息传了过来。

    韩琦元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来找宓奚玥的时候,黑眼圈有些吓人。

    宓奚玥心疼的给他àn mó:“你一夜没睡?”

    韩琦元点了点头,“你猜的没错,我妈果然早就知道了韩城东是我爸的孩子,她只不过是一直在忍着不发作,这次听到韩城东找了个女朋友,要争夺韩家的财产,终于生气了。”

    昨天晚上,韩父和韩母吵了一晚上。

    韩父的意思是,他现在已经脱离韩家了,韩家的那些东西就让韩城东继承,他的就留给韩琦元兄弟俩。

    而韩母也是觉得韩父根本就是没把自己的儿子放在心上,还想着前女友,现在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顾,就一直想着为前女友和他们的孩子争夺东西了。

    韩父也是很气愤的,他自问结婚这么久,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韩母的事情,韩城东也是一个意外,现在他总得对意外负责,可是韩母却也想着韩家的财产。

    韩琦元从来都不想管长辈们的事情,可是这次闹得真的很凶,他也只好劝了几句。

    他无奈的揉捏眉心说道,“我妈现在非要和我爸离婚。”

    宓奚玥“嗯”了一声,“你妈要是真的想着韩家的财产,现在离婚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啊。”

    离开了韩父,韩母除了孩子,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坚决。”韩琦元显然也并不理解母亲的想法,“或许是她实在是伤透了心,只想着眼不见为净?”

    宓奚玥笑了一声,摸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我说了,你还是把你妈看的太简单了。”

    能在知道韩城东就是她丈夫儿子的情况下,还能对他笑脸相迎,韩母的城府不可谓不深,只不过是这个孩子威胁到了她的儿子,她才会伸出利爪去防卫。

    韩琦元还是有些不明白,“你怎么说?”

    宓奚玥给他指了一条路,“还不明白吗?那你就去查查你爸爸现在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还有他的财产吧。”

    如果没出意外的话,韩父现在的所有财产都已经被架空了。

    怎么可能?

    韩琦元不相信地掏出shǒu jī,直接给韩母打了diàn huà。

    韩母的声音很是疲惫,但是还是打起精神给他聊天。

    韩琦元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妈,你是不是把爸爸的所有股份”

    “你都知道了?”韩母十分淡定,“我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嫁给了他,陪着他过了这么多年,为他生儿育女,竟然还比不上一个抛弃他的女人和一个父不详的野种,既然这样,那我拿回我应得的也没什么错。”

    一边听到韩母讲话的宓奚玥对她瞬间升起了崇拜感,韩母固然很爱韩父,但是韩父的所作所为也确实让她失望透顶了,这种将丈夫的财产架空的做法固然有些冷酷无情,但是谁又能体会到韩母的心寒。

    韩琦元一瞬间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讷讷的说道,“我们家,一定要这样吗?”

    “这些你都不用管。”韩母已经打算好了一切,“你就好好的谈你的恋爱去,最好毕业了就给我抱个孩子回来。”

    韩琦元:“”话题是不是转的有点快?

    韩母又交代了几句,直接就把diàn huà挂了。

    韩琦元拿着shǒu jī,愣愣地看着宓奚玥,“我妈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宓奚玥拍拍他的肩膀,“千万不要觉得女人没有绝情的时候,她们不是离开男人就活不了的,很多时候她们只是对男人还有牵挂。”

    韩琦元叹了一口气,“我是真的么没想到,我妈竟然会这么果断。”

    不止是他没想到,韩父也没想到,等到他知道的时候,他就已经剩下一辆车了。

    韩父气得整个人都觉得昏天暗地的,连忙掏出shǒu jī打diàn huà给mì shū,结果mì shū也是吭哧吭哧地不敢说话。

    最后实在逼得没办法,mì shū只扔下一句:“这您要问夫人了。”

    韩父虽然刚和韩母吵过架还很生气,但是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的,一下子就想通了,他直接往家里奔去。

    可是走到家门口,他连门都打不开了。

    韩父:“”

    韩母在窗户那边看着韩父在楼下暴跳如雷,佣人们也都因为没有韩母的命令不敢上前给他开门。

    等到韩父在楼下喊了几乎有一个小时,把方圆几户人家都差点叫过来的时候,韩母才施施然地走下楼,在客厅坐下。

    “张婶,去给客人开门。”

    还不过是一晚上的功夫,这韩家已经没有了韩父的位置,他再进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客人。

    韩父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直接跑到韩母的面前,想要指责她。

    可是看到韩母一脸淡定地坐在主位上,双手环胸,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样子,就好像被戳破了的气球。

    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也是这么一个神情坐在咖啡店。

    多年的夫妻不是没有感情的,韩父选择好好说话:“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你一定要做的这么狠吗?”

    韩母看着自己的指甲,连个眼神都不屑给韩父:“我只是个蛇蝎妇人,比不上你这么宽宏大量,还能让给你带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的女人的儿子登堂入室,我只知道,谁抢了我儿子该有的,我就会跟他拼命。”

    这么多年来,那个女人做过什么,只会让韩家闹得鸡犬不宁,而她呢,勤勤恳恳这么多年,韩家的一切转眼就要拱手相让。

    韩父自知理亏,还是放低了姿态:“我知道我想让韩城东回到我身边是我不对,可是我那是我的孩子啊。”

    “是啊,那是你的孩子,跟我有关系吗?”韩母讥诮地看着韩父,“我可是只有两个儿子的,一个现在正在学校,另一个在楼上睡觉。”

    韩父一噎:“我只是想补偿他一点。”

    韩母再也忍不住,直接站起身:“来人,送客。”

    她实在是不想再跟这个男人聊下去了,以前觉得他是重情义,现在只会觉得他是自私。

    “你就滚出这个家,和你的儿子还有老qíng rén过日子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