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成疯破浪(三)-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53章 成疯破浪(三)

    第253章  成疯破浪三

    宓奚玥看着鸢儿关切的目光,也只是摇摇头不说话,她现在还弄不清楚原主和那个教主老爹的关系如何。

    “鸢儿,我爹现在在什么地方?”

    鸢儿奇怪的看了她一眼,“xiǎo jiě,教主不是跟您说了要去中原一趟吗?”

    宓奚玥点了点头,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就是这次那个教主老爹回来后,赤眉就要下山了,准备出发去中原找一个如意郎君回来。

    赤眉她老爹是个火爆脾气,一听到自己女儿要下山,想吃人的心都有了。

    “不行,我不允许你下山!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屋子里哪里都别去,要不然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赤魂是很宝贝自己这个女儿的,生怕出去有什么意外,谁知道她还是一心想往外面跑,简直让人生气!

    宓奚玥嘴角抽了抽,她真的就是提了这么一个建议,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鸢儿,把你家xiǎo jiě关到闺房里,没我的命令不准放她出来!”

    赤魂挥了挥手,就要鸢儿把宓奚玥给带下去,不想再看到这个让人烦心的女儿。

    宓奚玥赶紧解释:“老爹,你听我说,我真的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要下山的,你相信我啊。”

    天哪,这要是连个自由都没有了,还怎么愉快的玩耍啊!

    赤魂斜了宓奚玥一眼:“就算你现在矢口否认,也不能掩饰你想要下山的心思,鸢儿,还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让你带xiǎo jiě下去。”

    鸢儿赶紧拽了拽宓奚玥的袖子,悄声说道:“xiǎo jiě,我们还是下去吧。”

    要不然一会儿惹得教主生气,还指不定要怎么惩罚xiǎo jiě呢,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惩罚xiǎo jiě还是在惩罚教主自己,但是受苦的是她们这些当侍女的啊!

    宓奚玥看了赤魂一眼,眼看这人是来真的了,也暂时没了招,只好跟着鸢儿一起先回去。

    “启禀教主,卿公子来了。”

    宓奚玥前脚刚走,后脚就有教徒来禀报,惹得她心中一动。

    她偏过头,看到一个藏青色的身影一晃而过。

    卿公子?

    这又是谁啊?

    宓奚玥想了想,并没有在昨夜的梦中看到这位名叫卿公子的人。

    “卿公子是谁啊?”

    宓奚玥轻声问道鸢儿,谁知道后者也是一脸迷茫的样子。

    “卿公子?没有听说过啊。”

    鸢儿虽然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但是对于这个卿公子还是真的没有太多的消息听说。

    宓奚玥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便怂恿鸢儿跟着她一起听墙角。

    “不行啊xiǎo jiě,要是被教主知道了,我们会受到惩罚的。”

    教主的惩罚可谓是千奇百怪,但是样样都让人生不如死啊!

    宓奚玥“啧”了一声,“既然你这么害怕,那就让你家xiǎo jiě我一个人去好了。”

    也不知道他们都在谈论些什么,好像很神秘的样子。

    一想到她现在是魔教的少主,宓奚玥就忍不住心情一阵激荡,好想做坏事怎么办?

    系统:“”为什么宿主没了记忆,做坏事的属性还是没有改变啊!心累。

    鸢儿见说不动她,只好跟着她一块儿拐了回去。

    书房大门紧闭,是不是得有压低的说话声传出来,但是宓奚玥功夫不到家,就想绕到窗边去,可是还是什么都听不到。

    鸢儿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这要是被教主知道她们在偷听,xiǎo jiě肯定会没事的,但是她就惨了啊!

    宓奚玥正努力地想要探听到里面在说什么,就被人给发现了。

    窗户忽然被打开,一只修长的手伸出来,一把将她抓了进去。

    “哎哟!疼!”

    宓奚玥条件反射地在半空中扭转身子,踉踉跄跄地站到地上。

    赤魂一见又是自家这个不省心的丫头,老脸一红:“眉儿,你怎么会在外面?”

    宓奚玥揉着肩膀,苦着脸说道:“爹,我不就是好奇想要听那么一丢丢吗,你就这么狠心让我被人这么抓进来。”

    讲道理,那个人未免也太不留情了吧,下手也忒狠了。

    宓奚玥愤愤地朝抓她的那位卿公子瞪了过去,竟然看到一张俊到天地公愤的半边脸,另一边用铁miàn jù掩盖着。

    这要是一张脸都露出来该有多好,估计会迷死好多的少女吧。

    看到自己女儿开始犯花痴,赤魂的老脸再一次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他假咳几下,试图唤回宓奚玥的理智,可惜无果。

    “眉儿,我不是罚你关禁闭了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赤眉心里其实也在打鼓,这位卿公子不轻易出山的,今天好不容易来一次,就碰上了赤眉这丫头,该不会被气得直接扭头就走吧?

    卿公子面色淡定地看着打量他的宓奚玥:“想必这就是教主爱女,赤炎教的少主,赤眉xiǎo jiě吧?”

    小结巴?

    宓奚玥的眼神瞬间就不善了起来:“谁是结巴,你才是结巴呢。”

    不就是看了他两眼吗,怎么就人身攻击起来了?

    赤魂:“”不是很想承认这个蠢的跟猪一样的女孩子是他的女儿。

    谁知卿公子竟然被逗笑了,他摇头:“非也,在下并没有说xiǎo jiě你是结巴,不知道你怎么会如此误会。”

    宓奚玥瘪了瘪嘴,这就是代沟啊,一不小心総uì dǎng闪死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