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成疯破浪(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54章 成疯破浪(四)

    第254章  成疯破浪四

    宓奚玥表示并不知道那个卿公子到底想做什么,但是她好像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她惊喜的问道:“你是想让我下山吗?”

    卿公子微微颔首:“没错,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能为帅哥效劳那感情好啊!

    宓奚玥点头问道:“做什么事情?”

    “帮我找一个人。”

    “谁?”

    “李成笙。”

    “”

    宓奚玥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古怪,然后又平静了下来:“李成笙?”

    不是她想的那样吧?要见到原主的前男友了?不不不,现在他们两个还没有见面呢,原主已经不在了,不算的。

    卿公子在她的语气里面听出了不一样的感觉:“怎么,你认识他?”

    宓奚玥赶紧摆摆手:“不认识不认识。”

    这下,连赤魂都开始怀疑他俩认识了:“眉儿,你这可不像是不认识的样子啊。”

    这般急着否认,是想做些什么吗?

    宓奚玥:“”她也很绝望啊,明明就是昨天晚上做梦的时候见到过,怎么现在就成了他们认识呢,这认识的也太随便了吧?

    她很想说真的不是认识的,但是卿公子已经和赤魂却是已经商量好了真的带上宓奚玥一块儿下山。

    被忽略意见的宓奚玥:“”

    她还在的好么?请尊重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好不啦?

    赤魂叹了一口气,有些怅惘的看着宓奚玥:“眉儿,下了山一定要跟在卿公子旁边,他会保护好你的。”

    宓奚玥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你就这么让我下山了?”

    刚刚不是还一副死都不让她下山的样子吗,怎么一转眼就变了,这个卿公子到底对赤魂老头儿做了啥?

    卿公子十分友好的看着宓奚玥,“少主您就请放心,在下一定会好好保护您的。”

    宓奚玥干笑两声,“我相信,呵呵,相信。”

    相信个大头鬼啊!

    一看就不安好心,亏的他长得这么好看!白瞎了!

    系统被噎了一下,宿主这颜控属性也还在,还一副没救的样子真的好吗!

    宓奚玥摸了摸下巴,既然这个男人说了要保护她,还给赤魂老头儿打了包票,那她就当是下山多了一个保镖好了,虽然这次下山也是要给人家帮忙的。

    “那好吧,就这么说定了,你保护好我,我就帮你找到那个什么笙的。”

    都说了跟跟李成笙不熟的,你看她连名字都记不住的!

    听到了宓奚玥心声的系统:“”

    这么蠢真的好吗?

    宓奚玥的顺从,让赤魂稍稍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害怕她不答应,明明他最害怕她下山的。

    这么多年,赤魂一直在外面打拼,越来越多的时间都是放在外面还有赤炎教中,只有很少的一段时间是想起赤眉的,以至于他自以为自己很疼爱这么女儿,但是在自己的赤炎教面前,女儿真的只能放在一边了。

    宓奚玥也是观察到了这一点,毕竟她并不是真正的赤眉,旁观者清,她当然能把赤魂的心思看透,所以对于这个便宜老爹她并不是太喜欢,也亲近不起来,还不如早点下山找乐子。

    “好,既然都这么说定了,那少主你就收拾东西和我一块儿走吧。”

    这是卿公子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就是邀请宓奚玥跟他一块儿走。

    宓奚玥大手一挥:“收拾什么啊,不用收拾,给我几十张银票就够了。”

    一边的赤魂嘴角一抽:“死丫头,你爹我哪里有那么多的银票啊!”

    尽管这样说,他还是掏出来了十张银票,上面的面额全都是一万两的。

    出手如此阔绰,让宓奚玥有些始料未及,她接过银票,看了又看。

    “臭丫头,你还嫌少啊!”

    赤魂想要一把将银票夺回来,刚刚有些心软,就一不小心给多了。

    宓奚玥赶紧将银票揣进怀里,然后跑了出去:“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东西要拿,卿公子你等着我。”

    赤魂差点气得没吐血,只想赶紧把银票要回来几张。

    卿公子微微一笑:“教主对少主还真是疼爱得紧,连出门都要给这么多的盘缠傍身。”

    赤魂伸出去的手默默的收了回来,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下:“那,那可不咋地,这可是我赤魂唯一的女儿,当然要对她好一点。”

    “既然是唯一的女儿,那为什么还要答应我带她下山?”

    赤魂的表情瞬间就垮了下来:“不瞒你说,眉儿出生的时候,就有道士断言她会死于非命,千万不能让她下山,否则会死得更快,所以我就更加害怕了,但是我刚刚忽然想起来,那个道士临走之前还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置之死地而后生。”赤魂叹了一口气,“那就是让她下山去找破解这个命运的方法了。”

    卿公子恍然:“少主现在”

    “马上就要十八岁了,本来还想给她操办一下生辰宴会,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卿公子还望费心些,这丫头有些不着调,被我宠坏了。”

    卿公子“嗯”了一声:“少主是一个性子十分开朗的人,与我见过的其他女子都不一样,相信她一定会平安度过这一劫难的。”

    “什么劫难?”

    宓奚玥挎着包袱跑过来,就听到什么劫难的,总觉得这件事情跟她有关系。

    赤魂赶紧摆手:“小孩子家知道那么多做什么,还不赶紧下山去!”

    “好好好,我们马上走好了吧,不来烦你老人家了好吗?”宓奚玥哼了一下,然后拽着卿公子就走人,“走了,不送!”

    赤魂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卿公子最讨厌别人拽他袖子了!

    谁知道卿公子也没有说什么,更没有把宓奚玥扔出去。

    鸢儿泪眼汪汪的目送宓奚玥离开,然后回到书房。

    赤魂在一盆盆栽前负手而立,“这几天xiǎo jiě有何异样?”

    鸢儿想了想,微微摇头:“除了刚醒过来那会儿头脑有些不清醒,会说些胡话以外,其他的一切都正常。”

    赤魂点头:“你是眉儿身边最得力的侍女,她现在在外面办事情,你身为侍女,还是要暗中保护得好,记着,不要被卿公子发现了,有什么情况记得来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