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成疯破浪(六)-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56章 成疯破浪(六)

    第256章  成疯破浪六

    可能是小二觉得这两位是贵客,上菜的速度也是麻溜的。

    鸢儿是不能和他们同桌的,就只能坐在另一个小角落里面,一直想要听到他们是在说什么,可是一点都听不到。

    另一边,宓奚玥看着一大桌子的菜,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怎么不吃?教主说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菜,怎么我点了你却不吃?”

    宓奚玥抽了抽嘴角,就算是这是她喜欢吃的,那也不用一次性点这么多啊,更何况这些还真的大部分都不是她喜欢吃的好吗?

    “那个,我老爹整日里忙于教内事务,可能对我的事情不太了解,我不喜欢吃这些的。”

    宓奚玥说了几道菜,这才是她真正喜欢吃的。

    这要是鸢儿在这边坐着,一定会起疑心的,因为这真的就是赤眉喜欢吃的饭菜。

    卿公子看了桌子上的菜,又想了一下她刚刚报的菜,这明明就是两个极端啊。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宓奚玥看着一脸深沉的卿公子,喝了一口茶:“你在想什么?”

    卿公子回道:“在想你”

    “啊?”

    宓奚玥一愣,几乎是惊恐地看着他。

    想她?不是吧?

    看到她好像有着一些误解,卿公子十分淡定的解释道:“在想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动。”

    这也许只有换了一个人才能够做到的吧,但是这明明就是教主的女儿,该不会连他都认不得自己的女儿吧?

    但是一听到宓奚玥刚刚说教主平日里根本就很少跟她在一起,什么事情都可能不清楚的,这样就能够解释的清了。

    “那不知道少主还有什么擅长的东西?”

    宓奚玥不疑有他,直接脱口而出:“吃喝玩乐。”

    卿公子:“”真的是一个很坦率的女人。

    宓奚玥抽空抬起抬起头来看他一眼:“你怎么会对我这么感兴趣?莫非是看上我了?”

    不是不能有这个可能的,她随时欢迎美男投怀送抱的。

    卿公子一愣:“并没有。”

    见他否认的这么快,宓奚玥无趣的撇了撇嘴:“否认的这么快,一定是做贼心虚。”

    卿公子:“”那他要是不说话岂不就是默认了吗?

    宓奚玥叹了一口气:“你刚刚问了我这么多问题,那我也问你一个吧。”

    “什么?”

    “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卿公子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说,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宓奚玥吐出一块鸡骨头,继续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卿公子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那就好办了,不如你看看我怎么样?”

    宓奚玥现在致力于将这个美男子拐到手的,一定要不留余力!

    卿公子看了她一眼,好笑地摇摇头:“少主是在开玩笑?”

    宓奚玥就更加纳闷儿了:“你哪里看出来我是在开玩笑了。”

    她明明是很认真的好吗?

    “我们两个不合适。”

    卿公子很清楚的明白,他们两个人是属于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这个女人太过闹腾,而他只想要清静下来。

    “怎么个不合适法,你跟我说说呗。”

    宓奚玥见自己被拒绝,也没有太过悲伤,就直接想要问个明白。

    卿公子没有戴miàn jù的那半边脸抖了抖,似乎是没想到她这么坚持不懈的。

    “少主,我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一辈子只想安安静静地过一辈子,而你是赤炎教的少主,以后是要接手赤炎教的,注定不能一辈子平静。”

    赤炎教就这么一个少主,赤魂势必是要将一些势力留给赤眉,注定不能安生的。

    宓奚玥听到他这么一说,也不由得思考起未来了。

    “那你说,我以后不呆在赤炎教了怎么样?”

    卿公子的手一顿,抬起眼皮看了宓奚玥一眼:“难。”

    赤炎教可没听说过有什么别的继承人,这就摆明了以后就是赤眉成为下一任赤炎教教主。

    宓奚玥叹了一口气:“不难啊,只要我老爹找到合适的人接手赤炎教,那我不就没事儿了?”

    卿公子轻笑一声:“你以为教主会轻易的将赤炎教交给别人吗?”

    老教主一生都在为赤炎教操劳,怎么会将赤炎教交给外人,所以赤眉是唯一的人选。

    宓奚玥无聊地趴在桌子上:“那你说怎么办啊?”

    想要抱得美男归,就得放弃赤炎教,可是赤炎教又不是说放就能放手的,真难为死她了。

    “那你就不能嫁过来?”

    宓奚玥转身就想到了一个好方法,但是卿公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嫁过去?”

    卿公子想了想,说这话是要他入赘过去的意思?

    卿公子觉得自己要提醒她:“少主这个想法挺不错的,但是未免有些冲动了,在下并未答应你要如何。”

    宓奚玥点头:“我知道,我这也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不要当真嘛。”

    真是的,一点玩笑都开不得,这个男人未免也太闷了吧。

    “吃好了吗,若是吃好了我们就走吧。”

    这一顿饭吃的时间也略长了些,卿公子觉得自己可能会有些胃不舒服,得赶紧出去走走消消食。

    宓奚玥“哦”了一声,放下筷子:“好吧,那就走吧。”

    问了这么久也没有问出一个所以然来,宓奚玥也觉得这饭不吃也好。

    “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少主最好赶紧准备自己想要的东西。”

    卿公子撇下几两银子,背手走出酒楼。

    宓奚玥就如同冲出栅栏的猪,继续逛着街。

    几个人在七叶镇呆了三天,才又重新启程。

    “卿公子,我能不能不要叫你卿公子了,总觉得这样叫有点怪怪的。”

    宓奚玥找着机会就来套近乎,顺便还能知道这个帅哥的真实姓名。

    “那少主就叫我阿卿好了。”

    沈卿终于是松了口,因为他发现这个女人是真的太执着了,要是他不顺着她来的话,可能就没有什么安生日子过了。

    有了这一认知,宓奚玥以后说什么都会十分容易的得到dá àn,这让她十分满意。

    半个月后,终于到达了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