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成疯破浪(七)-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57章 成疯破浪(七)

    第257章  成疯破浪七

    沈卿带着宓奚玥和鸢儿选择在雪岭镇歇下。

    “天哪,这里未免也太冷了吧?”

    宓奚玥搓搓胳膊,恨不得把自己缩在被窝里面不出来。

    沈卿又给她一件比较厚的衣物:“我早说过,你买了那么多夏日的衣物是不行的。

    宓奚玥吸了一口气:“谁知道这里会这么冷啊。”

    她坐在马车里面一路裹着被子,都能感觉到寒意刺骨。

    不过,这个男人似乎并不怕冷,还有鸢儿虽然也有些哆嗦,但是并没有像她这样冷的走不动路的。

    “你们都不怕冷吗?”

    宓奚玥抽了抽嘴角,又裹紧了身上的小被子。

    沈卿无奈地摇摇头:“你竟如此怕冷,平日里的武功都是白学了吗?”

    相传赤炎教的赤炎功只有教主和直系亲属能够修炼,赤眉可是教主唯一的女儿,赤魂应该会教给她的才对,怎么看她这样子竟像是什么都不会的样子。

    “你看着我干什么?”宓奚玥吸了一下鼻子,“谁说我爹教我我就一定要会的?”

    原主是会这门功夫的,但是她不会啊!

    鸢儿抬眼看了一下宓奚玥,不明白xiǎo jiě怎么病了一场连性子都变了。

    “那你可就留意了,雪岭镇的白天和黑夜都是很冷的,要是你怕冷的话,就跟这个婢女睡一块吧。”

    沈卿知道鸢儿的武功不弱,肯定也会服侍好赤眉的。

    宓奚玥看了鸢儿一眼,只好点头:“那鸢儿,我们一会儿就要一间房好了。”

    鸢儿惶恐地看着她:“xiǎo jiě”

    按说,他们这些侍女们只有给主子暖被子的份儿,和主子同睡简直想都没想过的。

    “就这么说定了。”

    宓奚玥有了小伙伴儿一起睡,觉得整个世界都温暖了起来。

    三个人要了两间上房,就各自休息了。

    宓奚玥是半刻钟都不愿离开被窝的,所以什么事情都是鸢儿办的,沈卿只好踏进她的房间来找她。

    “少主,你休息了吗?”

    宓奚玥从被子里探出一颗脑袋答道:“没呢,进来吧。”

    沈卿推门而入,就看到床上有一坨不明物体,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他不由得眉头一皱:“少主,你怎么”

    “好冷啊。”宓奚玥咕哝一声,“你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时候的她也顾不得去撩汉子了,冻都快冻死了。

    沈卿撩开袍子,坐在不远处的桌子边上。

    “不知道少主可还记得,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里。”

    宓奚玥想了想,“不就是让我找人吗,找那个什么李什么来着?”

    李成笙什么的绝对是记不得的,对,就是这样。

    沈卿回道:“是李成笙。”

    “哦对,李成笙,找他干嘛?”

    记忆中,那个李成笙好像是再有三天才下山的吧?他们现在就过来是不是有点早了?

    沈卿勾了一下嘴角:“当然是他身上有宝物了。”

    宝物?

    宓奚玥自己回想了一下,好像并没有什么宝物在那个男人身上啊,哦对了,是有那么一个藏宝图在他身上的,后来和盟主女儿结婚之后就直接把这藏宝图给了自己老丈人,从此带着盟主一家老小走上一统江湖的道路。

    难不成沈卿说的就是那个东西?

    “那你要我怎么做?”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好像是答应要帮他的,不过这方法嘛不会是美人计吧?

    宓奚玥稍稍将自己的理智从被窝里抽出来一点:“告诉你,美人计是不行的!”

    她先将丑话说在前头,对于带着目的性的去撩汉子,还是一个她想要远离的男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沈卿执着茶杯的手一顿,淡淡地看着她:“那你准备怎么做?”

    若不是美人计,他们根本就无法接近那个李成笙。

    李成笙作为雪怪老人最得宠的弟子,比任何弟子都宝贝,身上的宝物也是数不胜数,他们一靠近就会被发现的,也就更加不能动手了,用美人计的可能性当然是会更大一些的。

    宓奚玥斜眼看着这个卿公子,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是这么的讨厌,就算是不接受她的心意,也不用让她去讨好别的男人吧?好气哟,好想shā rén!

    “嗯?”

    宓奚玥惊恐了,没想到自己还会有这么报社的想法。

    系统也很绝望啊,没想到宿主什么都不记得了,还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

    “好吧好吧,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宓奚玥决定放弃抵抗,就算是报了他带她下山的恩吧。

    听到她这么爽快地答应,沈卿还是有一瞬间的呆愣,然后心里就有一些不舒服。

    明明她前几天还在想着要将他收入房中的,现在竟然就想着去和别的男人

    “哎,看你那个表情,不舒服了吧。”宓奚玥幽幽的声音传来,“男人啊,都是一个德行”

    她就是想看看,这个沈卿究竟有没有在意过她。

    沈卿:“”

    难不成他真的喜欢上这个女人?

    可是心里是真的不舒服。

    不,这些都是男人的劣根性在作祟,他并不是在意她的。

    但是心里又有一个声音说不让她去,要不然他会后悔的。

    “如此便好,你先休息,我这就去安排。”

    沈卿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否则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宓奚玥打了一个哈欠:“去吧去吧,我就等着你的安排了。”

    说着,她又缩进了被窝里。

    沈卿:“”

    总觉得自己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心里憋屈的很。

    他也只能说一句:“你好生休息!”

    “嗯。”

    沈卿转头看了她一眼,将门给关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鸢儿端着饭菜刚上楼,就看到沈卿回到自己房间的背影,看这路线,应该是从xiǎo jiě和她的房间里出来的,不知道他们刚刚都在说什么,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教主汇报的。

    她也只能怀着疑惑的心思去服侍宓奚玥吃了饭,然后在一边守着她睡觉。

    半夜。

    毫无睡意的鸢儿听到走廊上传来细微的声音,然后就是有人破窗而出。

    但是她也不敢追出去,生怕惊扰了宓奚玥。

    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