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成疯破浪(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58章 成疯破浪(八)

    第258章  成疯破浪八

    不知道是哪个武功高强的人在这里藏着,鸢儿就更加睡不着了,睁着眼到天亮。

    倒是宓奚玥没心没肺,一觉睡到自然醒。

    没有见到沈卿,她也有些疑惑:“卿公子呢?”

    鸢儿摇摇头:“鸢儿不知,卿公子还并未从房间里出来。”

    她总觉得那个卿公子身上的气息有些害怕,不明白为什么自家xiǎo jiě还要往他跟前凑。

    宓奚玥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窗外:“唔,她也太能睡了吧,现在还没醒?”

    鸢儿眼角一抽,不知道自家xiǎo jiě哪里来的自信说别人的,明明她才是最能睡的!

    “算了,我去找他。”

    宓奚玥看着今天天气挺不错的样子,去找他散散步,顺便讨论一下该怎么去对李成笙施美人计。

    鸢儿不敢靠近沈卿的房间,只能站在旁边等着。

    “沈卿,我可以进来吧?”

    宓奚玥自从知道了沈卿的名字之后,就再也没有叫过“卿公子”这三个字了,总觉得酸得很。

    “进来吧。”

    宓奚玥微微皱眉,总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虚弱。

    推开门,她就看到沈卿正坐在床上,嘴唇发紫。

    “哟,一晚上没见,你就冻成这个样子了?”

    宓奚玥觉得真是神奇,昨天还听他嘲笑她武功低,今天就换她看着他卧倒在床上了。

    沈卿没有和她讲道理,而是很沉默,似乎并不想跟她多说话。

    宓奚玥凑了过去:“哎,你不是说要安排我去给李成笙来一场偶遇吗,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让我过去啊?”

    沈卿咳了一声,顿了一下才说道:“你先出去。”

    “嗯?”宓奚玥看着他,“还是讨论正事要紧,别睡了。”

    “你先出去噗!”

    沈卿头一歪,竟然咳出一口血来。

    宓奚玥大惊:“你你怎么了?”

    他怎么就咳血了,冻得也太厉害了吧?

    “你去我的包袱里面有一个白色的瓷瓶,拿过来。”

    沈卿颤抖着手,指着放在一边的包袱。

    宓奚玥赶紧走过去,将他说的那个瓷瓶拿了过来,“要服几颗啊?”

    “一颗就好。”

    宓奚玥赶紧将瓷瓶里的药丸倒出来一颗,塞进了沈卿的嘴里。

    沈卿缓缓咽下药丸,脸色也好一点了。

    这药这么灵?

    宓奚玥摸了一下他的额头,也没有太冷了。

    “你伤得很严重?”

    鬼才相信他是冻的,嘴唇已经乌黑,分明就是中了毒。

    沈卿微微摇头:“不碍事儿。”

    他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只身一人去了雪山,结果当然是被雪山上的阵法伤了,没想到雪怪老人的奇门遁甲竟然这么厉害,他几十年的内力都于事无补,差点没有活着回来。

    宓奚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扒拉着他的胳膊,看到他身上的伤口,“这不是雪凌阵造成的伤口吗?”

    雪凌阵是以冰凌布的阵法,擅自闯入的人会被冰凌冻伤,造成的伤口周围也会布满带毒的寒霜,而且十二个时辰都不能消散。

    “你果然知道。”沈卿的神色变得莫名,“你到底还知道什么。”

    宓奚玥脸色僵住:“这个我只是在书上看到的,怎么了?”

    雪凌阵虽然是雪怪老人的独家秘传,但是还是有人见识过的好吧。

    沈卿点头:“是哪本书,我也想见识一下。”

    宓奚玥:“”

    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聊天了,这么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真的好吗?

    她干笑两声:“呃,我已经忘了,等到哪天我再去找找给你看。”

    “嗯。”沈卿吃了药,就有一阵困意袭来,“我要休息了,你先出去吧。”

    宓奚玥见他有伤在身,也不好再烦他:“那你好好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

    鸢儿见她神色蔫儿蔫儿地出来,赶紧上前:“xiǎo jiě,卿公子他”

    “呃,他想要睡觉,我们就别打扰他了,你知道的,没休息好的人总会有些奇奇怪怪的脾气,我们要善待他。”宓奚玥拍了拍鸢儿的肩膀,“好了,我们就做自己的事情吧。”

    看这男人的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是好不了的,哎,真的让人担心啊。

    不对,她为什么要担心他,他还想着把她推向别的男人呢。

    沈卿听到她说他脾气古怪,差点又没有喘过来气,只能告诉自己不能跟一个女人一般见识,她不知道他昨天晚上做的一切。

    昨天,他听到赤眉那么爽快的答应,回去之后就一直心绪不稳,越想越觉得气闷,最后竟然只想去杀了李成笙,然后夺了藏宝图就走。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雪凌阵前了。

    雪怪老人发现了他,将他困在阵内,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才从阵内逃脱出来。

    在阵中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想着赤眉,才惊觉原来这一路走来,他就已经将这个一直往他身边凑的女人放在了心上,从来没有人会对他说要将他娶回家这么大胆的话,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将她的每一句话都记在了心里。

    等到阵法被启动的时候,他也只想着要活着回去见到赤眉,告诉她不用她帮忙,他会自己去取了李成笙的脑袋,然后将藏宝图带回去的。

    宓奚玥自然不知道他这边的心思有这么大的变动,心里还是很郁闷的,只能用逛街来发泄。

    再回去的时候,她的手里大包小包的提着药材。

    鸢儿感到十分的奇怪:“xiǎo jiě,你买这么多药做什么?”

    还都是补血的。

    宓奚玥扬了扬下巴:“你家xiǎo jiě我这两天需要大补,怎么,有意见?”

    鸢儿赶紧摇头:“没有没有,这种事情是应该让鸢儿来做的,怎么能让您亲自动手?还是让鸢儿来煎药吧。”

    “没事儿,既然出来了,什么事情我能做的都要做。”

    宓奚玥当然要锻炼自己的生活技能,要不然以后离家出走了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拎着药进了厨房:“你先去休息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鸢儿奇怪地看了她一眼,xiǎo jiě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也只好答应:“那xiǎo jiě您要小心点,别烫到了。”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