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成疯破浪(十)-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60章 成疯破浪(十)

    第260章  成疯破浪十

    宓奚玥只不过是按照记忆中来推算,雪怪老人今晚不在雪山上的。

    沈卿昨晚独闯了雪凌阵,还将阵法破坏的七七,雪怪老人肯定会重新修补阵法,但是修补阵法所用的东西根本就不在雪山上,他想要修补完整,就只能去千里之外的雪凹山取,就算是雪怪老人将所有的阵法都开启,也抵不过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没有算进去。

    宓奚玥只不过是通过李成笙每次偷溜出去的捷径走了进去,果然安然无恙的进了雪山里面。

    原来,每一个拜师学艺的弟子身后,都有一个能通向自由世界的小狗洞啊。

    李成笙在后面追了半路,到最后实在追不上,只能给雪怪老人传消息,希望自己师父能够赶紧回来。

    宓奚玥拿着雪莲,一路飞奔到了客栈。

    “xiǎo jiě,你去哪里了,这么久不回来我都要急死了。”

    鸢儿赶紧迎了上来,看到宓奚玥手里的雪莲,倒吸一口冷气。

    “这,xiǎo jiě你去了雪山?”

    宓奚玥点头:“对啊,赶紧给我弄个地方,让我将这雪莲给熬成汤药。”

    鸢儿赶紧照做,走到一半的时候,才想起来,她还没有问xiǎo jiě受了什么伤,需要用雪山的雪莲来医治。

    “可是,卿公子什么都没说,而且这一天他都在屋子里”

    鸢儿越想越不对劲,直到想到自己闻到的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味,才猜想着是卿公子受伤了。

    教主一直在提防着卿公子,这一次绝对是下手的好机会!

    鸢儿跟在他们身边这么久,终于可以为教主做事情了,心里有一些紧张,因为赤魂答应过她,只要她能够圆满完成任务,回去了就能成为赤炎教的左护法了。

    到时候,她就可以有自己的宅子,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了。

    她想的是十分的美好,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宓奚玥。

    宓奚玥本来是想着和鸢儿一起过去的,但是又想着要去看沈卿,想了想还是先煎药比较好,就过来了,然后就听到鸢儿在那里咕哝着什么,仔细一听,只听到了“教主”、“除掉”、“卿公子”、“左护法”这几个词语,可是这样,足够她警觉起来了。

    她重新回到前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鸢儿准备好了一切,才来前堂找她:“xiǎo jiě,都准备好了。”

    雪莲的熬制方法特别麻烦,必须要有人亲自看着才行,宓奚玥寸步不离,鸢儿也没有办法,只能等着一个合适的时候快速地将毒药投进去。

    宓奚玥也没有将她支出去,反而让她留在这里,自己出去拿东西。

    鸢儿觉得,合适的机会到了。

    她快速地将自己袖子里的毒药拿出来,刚把它打开,就被人夺了过去。

    鸢儿条件发射的就要伸手劈向来人,但是一看到宓奚玥的脸,她的心中一跳:“xiǎo jiě”

    宓奚玥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的白色粉末:“这是什么?”

    “这这是普通的药粉,是配合着雪莲服用的,鸢儿刚刚才想起来自己临走的时候还带了这个,就赶紧想着拿出来放进去,给卿公子疗伤用的。”

    “我还什么都没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要给他的。”

    鸢儿微笑:“xiǎo jiě,我们两个都好好地站在这里,只有卿公子一天都未出房门,怎么也都能想到了。”

    宓奚玥恍然:“哦,没想到你这么聪明,还这么体贴。”

    她好像是相信了鸢儿的话,就要将那粉末放进药罐内。

    可是一转身,就反手塞向了鸢儿的嘴里。

    鸢儿的武功也不是白练的,一瞬间就做出了反应,躲开了宓奚玥的偷袭。

    她一脸惊诧地看着宓奚玥:“xiǎo jiě,你这是在做什么?”

    “做什么?”宓奚玥将粉末全都倒在了地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想要监视我们,顺带着除了沈卿,对吧?”

    本来觉得,赤魂那老头儿肯定是要派人监视沈卿的,没想到他派了一个鸢儿过来,还企图下shā shǒu。

    “xiǎo jiě,你别难为鸢儿了,这都是教主的命令,您就当做不知道吧。”

    再怎么说,眼前的这个还是赤炎教的少主,鸢儿并不能对她怎么样,只能好声好气地说着。

    宓奚玥眼睛微眯:“若是我不肯呢?”

    “那就别怪属下直接禀告教主了,少主您这么阻扰教主,教主会不高兴的。”

    “呵,他想害死自己未来的女婿,还不许女儿阻挠吗,哪有这样的道理?”宓奚玥端起药罐,语气平淡,“你去告诉他,别想对着沈卿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要不然就别怪我这个女儿胳膊肘往外拐了。”

    这下子,连爹都懒得叫了。

    鸢儿咬了咬嘴唇“xiǎo jiě,你这是和卿公子两个人”

    宓奚玥很是大方地就承认了:“对,我们两个私定终身了,等回去就操办婚礼,让他少动一些歪脑筋。”

    鸢儿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炸蒙了,怎么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xiǎo jiě就成了待嫁的呢,对象还是她要杀的目标?

    “教主他”

    “你回去跟他说,以后别再跟着我们了。”

    宓奚玥这是要让鸢儿直接回赤炎教,并且不让她待在她的身边了。

    鸢儿有些心急:“xiǎo jiě,鸢儿是您的侍女,不能离开您太远的。”

    “我不需要一个随时准备杀我未婚夫的侍女,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宓奚玥本来觉得自己是处在一个比较肆意快活的江湖,没想到江湖处处有杀机,也是心累。

    她不想再多说话,就直接上了楼。

    沈卿还在睡觉,宓奚玥就摸了一下他的手,凉的吓人,也顾不得他在睡觉,赶紧叫他起来。

    “沈卿,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赶紧醒醒,喝了它就好了。”

    再有一段时间,寒毒就真的要全面爆发了,这汤药一定要赶紧喝。

    沈卿现在睁眼已经有些费力了,他看到宓奚玥手中的汤药,微微摇头:“我,快不行了”

    他现在什么力气都没有,更别说去咽下这一碗汤药了。

    “今天就算是强灌,你也得将这碗药喝下去!”

    说着,宓奚玥作势就要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