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成疯破浪(十一)-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61章 成疯破浪(十一)

    第261章  成疯破浪十一

    “停手!”

    沈卿用尽自己全身力气喊出这句话。

    宓奚玥端着碗,冷眼看着他:“停什么手啊!你现在都成这样了,还想耽误下去吗?”

    沈卿挣扎着就要坐起身来,被宓奚玥给拦住了:“躺下,我喂你好了。”

    这人也太任性了吧,不要仗着他现在是病人,她就做不了出格的事情,她要是丧心病狂起来,连她自己都怕。

    系统:“”

    它默默地将自己的屏幕对着墙壁,可能接下来就要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它还是不看了。

    沈卿看着她:“你真的只是喂药?”

    宓奚玥舀起一勺汤药,疑惑的问着他:“对啊,不然我还能做什么?”

    沈卿的脸色竟然稍微恢复了一些,有些慌乱地解释道:“没,没什么,那就喂药吧。”

    不知怎的,他竟然会想到赤眉会借此机会对他做些什么,看到她这一脸天真的样子,就好像他想得有多邪恶一样。

    沈卿稳下心神,就着宓奚玥的手,直接将汤药喝得一干二净。

    宓奚玥的眼中划过一丝失望,要是他再坚持不喝,她就要强上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乖乖地就喝完了。

    不过也是,都快没命了,哪个才会脑子坏掉不喝药啊。

    “你从哪里弄来的这雪莲啊?”

    一直到喝完,沈卿才觉得自己的身子竟然暖和了起来,稍稍运了一下功力,寒气竟然在慢慢消退。

    “这是你去了雪山!”

    喝了药,沈卿也有力气说话了,直接冲着宓奚玥吼道。

    宓奚玥被吓了一跳,差点就要把碗给摔了:“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不就是去了雪山吗,我又没缺胳膊短腿的回来。”

    “那么危险的地方,你怎么能一个人去那里,你没受伤还好,你若是受伤了,我该怎怎么向你父亲交代!”

    那句“我该怎么办”被硬生生的换成了这一句话,沈卿也是有些内伤的。

    宓奚玥摆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那个李成笙追了我好几里路都没追上,笨死他算了。”

    宓奚玥本来以为这个李成笙是雪怪老人的弟子,怎么说也应该会那么一两招的,没想到这么不中用,就连轻功都比不过她。

    她还见到了李成笙?

    沈卿一直觉得她是认识李成笙的,可是没想到她今天竟真的见到了,还和他交了手。

    “那你有没有他你们”

    宓奚玥瞅着他,看着他一脸便秘的样子,心里莫名的觉得好笑。

    “你想说什么?”

    沈卿最终放弃了询问:“没什么,你该去休息了。”

    等到他伤养好了,定会让她离那个李成笙远远的,不让他们两个人见面。

    宓奚玥看了他一眼,笑出声:“你难道是害怕我和李成笙跑了?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认为我与李成笙有关系,但是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我不认识他的,更不会跟他有什么关系好吧。”

    这种时候,还是要澄清一下的,莫名其妙的fēi wén还是不要缠上身的好。

    沈卿“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哎,你就不说点什么吗?”

    沈卿看着她:“你想让我说什么?”

    知道他们俩没什么了,他也就放心了,以后不让他们见面就是了。

    “唔,难道你没有很放心?也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不应该啊,刚刚明明就是一副很郁闷的表情。

    “我要休息了。”

    沈卿一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面朝着床里面准备休息。

    “口是心非。”

    宓奚玥也不想再跟这个傲娇的男人说些什么,气哼哼的走了出去。

    沈卿在背后看了她一眼,又重新躺下,他现在没那么多的精力来给她谈论这些问题,等他休息一晚上再说。

    这边的宓奚玥可是郁闷的不轻,本来还以为能逼出点什么话呢,现在看来他就是一个闷葫芦,好气哟!

    系统等了半天没有等到有什么不该看的画面,又只好暗戳戳地将自己的屏幕转了回来,想着宿主什么时候这么纯洁了,以前不都是先把那个男人办了再说别的吗?

    这边的宓奚玥就好像印证系统的话一样,站起了身:“管他心里怎么想的,他这条命是本姑娘捡回来的,那就是我的了,今天晚上就办了他!”

    系统:“”宿主什么时候变成山大王了,这么强抢民男的语气又是怎么回事儿?

    然后,它就看着宓奚玥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进了沈卿的房间,趁着沈卿现在身心俱疲,直接钻进了被窝。

    系统:“”说好的直接办了呢?

    现在还不是时候,先把名分占了再说。

    宓奚玥也很绝望啊,要不是现在沈卿的伤还没有好,她绝对会给他折腾的连床都下不来。

    系统被她吓得瑟瑟发抖,心里不住地为烈孤寒祈祷,失去记忆的宿主可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望这个男人珍重。

    烈孤寒随着宓奚玥穿梭在各个位面,每一个位面都是没有记忆的,这一次也是一样的,本来还想着依靠宓奚玥来恢复记忆,现在就连她都失去记忆了,就更别指望着能认出来宿主了。

    不过两个人因为魂体相牵连的,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来到对方身边,这种设定也是没谁了,主人为什么要这么放纵他们?

    沈卿感觉到了身边有什么在动弹,但是又莫名的觉得很安心,并没有什么危险,也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宓奚玥撇撇嘴,警觉性这么低,万一被谁害了怎么办?

    还是她守在旁边比较好。

    这么不要脸的想法,也就只有宿主这么强大的人能够有的,它果然只是一个平凡的系统。

    宓奚玥还特意地往沈卿身边蹭了蹭,后者无意识地将她搂在怀里,两个人十分开心的睡过去了。

    早上,宓奚玥是被一股冷空气给冻醒的,她迷迷糊糊地伸手去拉被子,结果拉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

    “咦,什么东西?”

    她睁开眼,顺着手往上面看着去,看到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正在盯着她看。

    惨了!

    某个男人更是语气里都带着些冰碴子:“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