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成疯破浪(十九)-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69章 成疯破浪(十九)

    第269章  成疯破浪十九

    “你怎么就在这里不进去?”

    看到宓奚玥一个人很是孤独寂寞冷地坐在房顶,沈卿飞身而上,落在她的旁边。

    宓奚玥弯了弯嘴角,“为何不坐山观虎斗?”

    她最喜欢看戏了,一点都不想被别人看戏。

    “如此,那便在这里看吧。”沈卿揽着她,“晚上了,天冷,你就在我怀里吧。”

    “嗯。”

    宓奚玥舒服的窝在他的怀里,目不转睛地看着盟主府。

    这一等,就等到夜市毕。

    很快,府里面传出来惨叫声,然后就有人冲出来,但是被后来追出来的人一刀毙命。

    “啧,真惨!”

    宓奚玥的神情冷淡,仿佛这只是一场表演,冷漠得一点人气都没有。

    李成笙一手拿着长剑,缓缓从盟主府里出来。

    他就好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勾魂使者,毫无感情的将一条条人命都收割。

    宓奚玥关注完这边的情况,耳朵动了动,眼中的戏谑更加明显,“呵,精彩了。”

    能让她说精彩的,莫过于是女主回来了。

    熟知宓奚玥德行的系统连想都不用想就得出了dá àn。

    寂静的街道上,响起了阵阵马蹄声,看样子骑马的人真的很着急。

    邬清灵的脸上溢满焦急,不断催促着马儿前进。

    就在她刚出了城没多久,就收到家里人的暗号,说有一波人闯入城里,恐怕来者不善。

    她的心里就一直不安着,直觉家里要出事儿,没想到这一条街道寂静得有些让人发毛。

    邬清灵催促着马儿来到盟主府,只看到门前满是下人们的尸体。

    她跳下马,双腿有些打颤,可是也顾不得那么多,直直奔向府内。

    “爹,娘!”

    邬清灵不敢相信自己所猜测的,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只见到邬归和他的小妾红果果的被人扔在地上,两个人还以十分让人脸红的姿势叠在一起。

    邬清灵在看到那个小妾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看到邬归的身体,想了想还是找来一件衣服搭在他的身上,然后就跑去邬夫人的院子。

    “娘!”

    入目的是邬夫人正在被一群男人做着极其侮辱人的事情。

    “娘!”

    “灵儿,快跑,永远不要再回来!”

    邬夫人只来得及冲着她喊了这么一句,就没了气息。

    “娘!”

    邬清灵亲眼看到母亲身死,红了双眼,直接冲出去将那些人全都杀了个干净。

    “你们这么侮辱我娘,就算是死,我也觉得是便宜了你们!”

    她只觉得这样还不够泄愤,她一定会找到罪魁祸首,替他们报仇的!

    “咦,怎么还会有一个漏之鱼?”

    李成笙去了盟主府的库房里面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他们李家的藏宝图在哪里,出来就看到现在院子里的邬清灵。

    邬清灵见他一身阴冷,还这么坦然的在她家来来回回走动,心里早就觉得李成笙是凶手了。

    更别说李成笙见到她还说她是漏之鱼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她二话不说就拔剑,想要像杀死那些侮辱她母亲的那些人一样,把李成笙也给碎尸万段了。

    “呵,你父亲都不是我的对手,就凭你?”

    邬归虽然当时是在小妾的房间里和她燕好,但并不是毫无反手之力,只不过李成笙从里到外已经淬了毒,邬归碰到哪里都是死。

    邬清灵当然不知道这些,她只想报仇!

    “狗贼,拿命来!”

    李成笙眼中划过一丝讥讽,“那你就去和你那对禽兽父母做伴吧!”

    这个女子是谁,他现在已经知晓,不就是那老乌龟的女儿吗?没想到竟然自己自投罗了,也省的他再去找了。

    邬清灵和李成笙当即就打到了一处,所到之处草木皆折,然后就是乌黑一片!

    这男人的内力有毒!

    邬清灵提醒自己要小心,可是还是中了招。

    她捂着被抓烂的胳膊,心有余悸地看着李成笙,还差一点,就被他抓住心脏了,这个男人的武功太可怕了!

    李成笙冷笑着看着邬清灵,“不自量力!”

    邬归竟然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儿,还真的让人意外呢!

    “狗贼,你到底是谁?”

    邬清灵不断的思索着到底是哪个仇家前来寻仇,可是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是谁,这个少年年轻得很,难不成是哪家的后人?父亲怎么做事这么不谨慎?还留有这些人的后代,都应该赶尽杀绝的!

    李成笙邪笑,“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才不会像老乌龟那么傻,最好赶紧把这个女人杀了了事。

    邬清灵慢慢的后退,眼神看到某个地方的时候也算是有了些许光彩。

    她仰着下巴,就算是受了伤也不会让李成笙察觉到她的慌张,“该不会是没父母的野孩子吧,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一句话,可真真的戳到了李成笙的心窝上了。

    扎心了,女主!

    李成笙的呼吸变得急促,这表示他已经气极了,“看来,你是真的想寻死了!”

    邬清灵并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动的,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而她的脖子也被李成笙窝在手里,“我的父母,可是被你父亲所杀,你说,这笔账,我该如何算?”

    邬清灵不停的用手拍打着他的手,想要得到喘息的机会,可是李成笙压根就不松手。

    “我这个人心善,见不得孩子和自己的父母分离,你就去跟你的那对好父母做伴吧。”

    在邬清灵惊恐的眼神中,李成笙缓缓收紧了右手。

    邬清灵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难,直到再也不能呼吸。

    李成笙淡定的收回手,邬清灵随之滑落在地上,了无声息。

    一切,都尘埃落定。

    宓奚玥拍拍手,从屋顶站起身,“好了,我们没事了,开始我们两个人的游历吧。”

    说好听了是游历,说得直白一些,就是私奔。

    沈卿站在她的身后,“好。”

    两个人从屋顶上飞下来,便回了房间休息,准备第二天再启程。

    两个人还没有睡下多久,就听到客栈下面有闷哼声,然后就有一丝血腥味传来。

    又在搞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