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成疯破浪(二十)-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70章 成疯破浪(二十)

    第270章  成疯破浪二十

    宓奚玥站在房间门口,小心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一个低沉的男音吩咐着:“你们两个,上楼,你们两个,去后院,其他人跟我来!”

    宓奚玥一皱眉,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因为那些人的说话口音并不是汉城的,这样就厉害了!

    盟主府上有藏宝图这件事情传了出去,不少的武林高手都悄悄地潜入汉城,希望在邬归做好准备之前,就能够进府一探虚实,只是没想到他们刚来,就得到了盟主被灭门的消息。

    这让不少的武林高手都惶惶不能心安,遇上一群行踪可疑的,就二话不说开始动手。

    今天晚上这两拨人,就是来得最早的,都怀疑是对方抢走了藏宝图,所以就大打出手,没想到险胜的那一方并没有找到藏宝图,竟然想要搜搜这家客栈里有没有可疑的人。

    宓奚玥暗自摇头,这真的是一个崩坏的世界,人命如草芥,就为了那么一个藏宝图就自相残杀。

    谁也不知道,那藏宝图早就被邬归藏入了自己的宝贝女儿邬清灵的胳膊中。

    说来这邬归也不知道是狠心还是太过疼爱自己的女儿,竟然不声不响地就将这么一个东西给了邬清灵。

    虽然方法有些残酷,但是邬归用了秘法将邬清灵的痛意掩盖,她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这么一个惹人注意的东西。

    杀戮来得太突然,还没等邬归想要做点什么,他就已经抱着自己的美人儿命归黄泉了。

    “我们走吧。”

    宓奚玥听着那些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无意与这些人周旋,便拽了沈卿就走。

    “什么人!”

    门外的人刚好走到他们的门前,就听到有窗户打开的声音,很是粗暴的闯入房间之后,只看到两个黑影已经走远。

    “藏宝图肯定在他们身上,追!”

    就这样,宓奚玥和沈卿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就成了藏宝图的新主人,最坑的是,他们并没有什么鬼的藏宝图。

    “卧槽,要是早知道天道这么坑我玩儿,我就”

    宓奚玥朝天竖了一个中指,再一次引来了天雷的注意。

    她很是嫌弃的看了一眼天上:“啧,怎么又来了?”

    系统悄悄地看着天雷,快速回答道:“可能是你玩崩了这个世界,然而有没有找到新的男女主,天雷就来找你算账了。”

    沈卿握着她的手慢慢收紧:“眉儿。”

    那种可怕的感觉又来了。

    宓奚玥拍拍他的手背:“放心,死不了人的,你就先去一边躲着,我来解决。”

    天雷看到底下的两个人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十分得瑟地抖了抖,又是电闪雷鸣的。

    “眉儿!”沈卿皱眉,“这么些日子我总是躲在你身后,我又算是什么呢?”

    这么多的日子,他形同废人,什么都要她一个人操劳,这又让他如何自处?

    宓奚玥听到他的询问,不由地笑了笑:“不要想那么多,这个你对付不了的。”

    天雷只是针对她的,若是别的人插手,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就算是不能敌得过,也不会放你一个人在这里面对危险!”

    沈卿不愿意做一个废人,连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还能如何说要给她一世安稳?

    “好了,别闹!”宓奚玥右手虚握,佩剑随之出现,“等到要你保护我的时候,我一定不会让你躲在后面,但是现在,真的不行!”

    沈卿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虽然这不是她在他面前第一次使用这种能力,但是还是让他惊讶。

    “你快去躲好!”

    宓奚玥再次不放心地叮嘱了一下,就直接飞到半空中。

    沈卿:“”

    怎么就又飞上去了?在地上都保护不了她,在天上就更难了!

    天雷看到不怕死的宓奚玥就这么飞上来了,瞬间就兴奋了,紫色的闪电闪的更加欢快了。

    宓奚玥歪着头打量了一眼躲在乌云后面的天雷:“喂,你到底劈不劈,不劈我就走了。”

    天雷兴奋之后就是疑问,为毛这个凡人会飞?难不成说有别的空间的人入侵,就是说的她?

    宓奚玥好不容易在这个位面凝聚了这么点可怜巴巴的灵气,可不想还没坚持到天雷劈下来就没了,见天雷好像在发呆,她就往更高的地方飞了飞,离乌云又近了一步。

    天雷被惊了一下,然后愤怒地看着眼前的宓奚玥。

    这个凡人竟然不怕死?厉害了!那就一定要给她一个好果子吃!

    宓奚玥竟然能知道这天雷在想什么,觉得自己真的厉害了:“你一个被天道派出来的小跟班儿,还在这里对我做点什么?你是认真的吗?”

    传说天道存在于世间的任何地方,而天雷则是它的使者,现在,这个使者正在对一个凡人动些不好的心思,宓奚玥在思考要不要替天道好好地教育一下这个天雷,什么叫做天外有天?

    宓奚玥冲到乌云里面,一把揪住天雷,将它拧成了麻花。

    天雷:“”什么情况?

    天道:“”它好像看到了一个假的凡人。

    沈卿:“”离得太远没看的真切,应该是他眼花了,怎么会看到眉儿抓住了天雷。

    “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宓奚玥说着,还掂着天雷抛了两下。

    天雷:“”这么对待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天雷,这个凡人的小心心就不会痛的吗?

    “哇!”天雷忽然就忍不住哭出声来,一时间,天地间电闪雷鸣,还夹杂着雨滴。

    宓奚玥:“”

    气氛多尴尬!

    看着天雷哭得像是个孩子,宓奚玥觉得她好像干了一件大事。

    “那个,我不欺负你了。”宓奚玥赶紧将天雷给伸了伸,将他的紫色外衣给弄平展,才有将它放回到乌云里。

    “娘亲!”天雷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屈辱,哭着跑回去了。

    留下宓奚玥一个人在原地懵逼。

    她真的,就是在逗逗他的,谁会知道那么牛逼哄哄的天雷竟然会是一个小孩子啊!

    当时她看到乌云后面趴着一个小孩子的时候,都惊呆了好吗?

    天道竟然派出来一个小孩子劈她!

    叔可忍婶儿都不能忍了!

    所以她才会脑子一抽把天雷给揪出来了,这小孩子也不知道将他身上的紫金电衣利用一下,将她给麻痹了,这样也好收拾她,竟然就这么哭着跑了,天道应该会郁闷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