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落跑蛇后(二十六)-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28章 落跑蛇后(二十六)

    第028章  落跑蛇后二十六

    烈孤寒带着宓奚玥回到蛇族的时候,老蛇王的脸从青变到黑,但是最终什么都没说,甩袖而去。

    底下的大臣们也是面面相觑,分明就是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

    金长老看着宓奚玥,发现她身上的仙气已经完全没有了,更没有任何妖气。

    “你现在是一个凡人?”

    宓奚玥摇了摇头:“我只是修炼了其他的功法,妖气和仙气都没了而已。”

    灵石里有着一个空间,是她无意中受了伤流了血之后才发现的,滴血认主之后,灵石就成了她腕间的一个印记,她也在空间里面修得了别的功法用来将自己的气息收敛,就跟一个普通人差不多。

    烈孤寒宠溺地牵起她的手,走向王座。

    “王上!”

    “王上!”

    顿时,就有几道不赞同的声音响起。

    烈孤寒冷眼扫向出声的几个人:“众位大臣有何异议?”

    那几个想要反对的大臣赶紧低下头,装作不存在。

    宓奚玥知道,在这一百年间,没能出去寻她的烈孤寒脾气日渐暴躁,修为也是一日千里,一跃成为蛇族最厉害的人,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新一任的蛇王。

    可是没想到,蛇族的人竟会如此惧怕他,就连老蛇王也不管用了。

    烈孤寒笑得如清风拂面,拉着宓奚玥一起坐下:“从今日起,寒月就是我蛇族的王后,成亲仪式就定在下月初三,你觉得怎么样?”

    宓奚玥点头:“你决定的事情,都好。”

    底下的大臣悄悄地用眼瞪了一下这个红颜祸水,结果就被烈孤寒一掌掀了出去,其余的人就更加不敢出声了。

    宓奚玥拉过他的手,劝慰道:“高兴点儿,别让那些人扫了我们的兴。”

    这句话说完,她觉得自己还真的是有当妖后的潜质的。

    烈孤寒耐着性子坐在她的身边,冷声地说道:“寒月,是我认定的蛇后,我希望,你们都能够开开心心的恭迎蛇后回宫,听到了吗?”

    众大臣赶紧附和:“臣等领旨。”

    现在蛇王简直比老蛇王还可怕,动不动就惩罚属下,手段极其残暴,还好这个女人回来了,应该可以让王上心情平和一些,他们应该会有好日子过的吧。

    “臣等恭迎蛇后回宫,愿蛇后与王上白头到老,子孙满堂!”

    宓奚玥摆手:“都起来吧。”

    这第一个世界就来这么一个大牌的身份,还真是有些不太适应。

    烈孤寒握紧她的手,轻声说道:“月儿,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唯一的妻子,这蛇宫里唯一的女人。”

    宓奚玥看着烈孤寒,心中微动:“你是寒月这辈子,下辈子,都最爱的男人。”

    她,终究不是寒月啊。

    烈孤寒笑了。

    大臣们被这一对闪瞎了一双蛇眼,还被强塞了一把狗粮,不由得老泪纵横,蛇王这差别待遇实在是太大了!

    这也说明,未来的蛇后确实是能降住蛇王的,这样也还好,他们的小命就由蛇后来保管好了。

    “你们都下去为本王准备婚事吧,本王希望你们能拿出自己所有的精神来筹办婚礼。”

    群臣们蛇身一抖,齐刷刷地回道:“臣等一定竭尽全力,办好这场婚礼!”

    然后,蛇族就进入了忙碌期。

    这个时候,身为待嫁新娘的宓奚玥,觉得有些无聊。

    因为什么事情都不用她操心,饿了有宫女上菜,渴了有侍女递水,嫁衣也是请了妖界最好的裁缝做的,她实在是插不上手。

    “哎,明明我是新娘,怎么现在我就像是一个外人啊。”

    宓奚玥枕着自己的胳膊,无聊地转着杯子。

    系统冷哼,真的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什么心都不用操还敢嫌弃!

    “娘娘,有客来访。”

    蛇宫的宫女站在外面通报,也让宓奚玥来了精神。

    “谁啊?”

    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来看望她?

    来人在外面大笑:“哈哈,寒月啊,一百年不见,你这一转身就成了蛇后啊。”

    弑羽?

    宓奚玥站了起来,看向宫女:“备茶。”

    宫女后退:“是。”

    “狮王请坐。”宓奚玥看到走进来的弑羽,也看到了他身后的女人,“何月倾?”

    卧槽!女主大人怎么会跟着这个男配一起过来?

    何月倾见宓奚玥念出她的名字,也是一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宓奚玥耸肩:“就是知道啊。”你是女主嘛,我当然知道了!

    弑羽也想起来,当初他和寒月一起对峙着浩泽上仙师徒呢。

    他尴尬一笑,将何月倾挡在身后:“那个,这件事情有些意外,不过,她就是我跟你说的女人。”

    意思就是不要让宓奚玥为难她。

    宓奚玥冲着他翻了一个白眼:“嘁,早就知道了。”

    看他们两个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已经有了什么的样子。

    弑羽干笑道:“呵呵,你,聪明,聪明。”

    何月倾看着他们打哑谜,直觉自己现在是安全的,也放轻松了一些。

    “都坐啊,你们这次来,是来参加我的婚礼的?”

    “没错,蛇王盛情邀请了妖界各族,寒月,你这夫君对你可是一片真心,我活了这么久,可从来没见过谁用这么大的排场去娶亲啊,”

    就连妖王,当年也只是用了八头凶兽将妖后娶进妖界,摆了九天的流水席,这烈孤寒竟然敢用八十一头凶兽作为仪仗队,将寒月迎进蛇族,还要摆上十八天的流水席,也不怕妖王治他一个犯上的罪名。

    宓奚玥倒是不知道烈孤寒是怎么安排的,心里竟隐隐有些期待。

    “你知道些什么?”

    怎么觉得弑羽好像在看她笑话的样子?

    弑羽失笑:“没什么没什么,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烈孤寒那小子让所有的人都对寒月这丫头都保守秘密,他自然也不能破坏了烈孤寒的心意。

    宓奚玥“嘶”了一声:“看把你能的。”

    不知道就不知道,烈孤寒还能把她给卖了不成?一个个神神秘秘的。

    不甘寂寞的系统又在刷着存在感:“我敢打赌,那个烈孤寒一定是在谋划着什么。”

    它竟然无法捕捉到那个男人的行动轨迹,连剧情都显示不出来,简直是太可怕了!

    “你又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