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思梦非梦(十五)-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87章 思梦非梦(十五)

    第287章  思梦非梦十五

    “啧,没想到这群小鬼还是挺在意兄弟的嘛。”

    宓奚玥和程绍东蹲在一边的草丛里,默默观察者当前的局势。

    程绍东冷哼:“有的时候最可怕的并不是这些鬼怪,而是人心。”

    自古人心难测,谁知道那一张rén pí下面,包裹的心到底是黑是红。

    宓奚玥微微施了一下鬼力,那个小鬼就觉得自己好像重新获得了新生。

    鬼大哥冲过来就分散了程启东的注意力,鬼小弟一把将程启东的双脚拽住,让他摔了个狗吃屎。

    程启东咬着牙,看着脚边的鬼小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两只鬼给耍了!

    一时间,所有的小鬼都扑了上来,程启东有些招架不住。

    “啧,摔的姿势有点难看啊。”

    宓奚玥如是评论。

    程绍东正想点头同意,忽然感到背后一阵阴冷,长时间见鬼的经历告诉他,可能有什么东西在接近他。

    他缓缓转头,就看到一个已经没了半边脸的女鬼,扯着一丝僵硬的笑容,向他爬过来。

    “华苏”他咽了一口唾液,想要唤回小伙伴的注意,“华苏,我们好像遇上dà má烦了。”

    宓奚玥正看戏看得开心,就听到程绍东不太平静的话语,转过头就被辣了眼睛。

    “嘶,这哪儿来的?”

    程绍东摇头:“我也不知道啊,转过头她就已经在这里了。”

    那女鬼还是带着那种怪异的笑容,向程绍东靠近。

    宓奚玥本来就觉得这女鬼真的够影响地府建设了,没想到她还一个劲儿地靠过来,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已经有主的嘛!

    “喂喂喂,你打住啊。”宓奚玥伸手,制止了女鬼前进的步伐,“他是我看中的,你想要找男朋友,自己出门右拐自行解决好吗?”

    那女鬼半张着嘴,似乎有些焦急的要解释着什么。

    宓奚玥皱着眉听了好久都没有听清楚:“你在说啥?”

    这是新的鬼话吗,为什么没人通知她去学习?

    她又看向程绍东:“你听懂了吗?”

    后者无奈地摇头:“你说,她是不是也是被迫害的,才会在这里?我没有看到她身上有戾气。”

    就算不会害他们,程绍东也没有勇气再看第二眼啊,那女鬼真的是不忍直视,可能是生前死的太惨了,另外半边脸已经面目全非,稍微好一点的这半边脸也满是血迹。

    宓奚玥觉得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稍微好那么一点,毕竟都是女鬼,谁又能比谁好到哪里去。

    她想了想,凝聚了鬼力,将那女鬼的面容稍微恢复了一些,还在嘟囔道:“不是说鬼都可以维持着自己生前的容貌吗,你是修为有多低,才会连这个都做不到?”

    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程绍东僵硬在原地。

    宓奚玥恢复完女鬼的容貌,看向程绍东:“你看她”

    在她刚刚施法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家小寒寒又是一副世界都塌了的表情?这不是还有她在吗?这样她就很尴尬了好吗?

    女鬼并不满意自己只是容貌恢复,焦急地指着自己的嗓子,恳求宓奚玥把她的嗓子也恢复了。

    宓奚玥奇怪地打量着她:“你生前会说话吗?”

    女鬼点头,然后期盼地看着宓奚玥。

    宓奚玥嘴角抽了抽,这丫的真把她当做整形医生了,整完容还顺手把嗓子也给整了?

    “奇怪,生前会说话,怎么现在反而不会了,我”

    宓奚玥还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觉得此事定有蹊跷。

    “华苏,我求你,把她的嗓子治好,可以吗?”

    身后的程绍东哽咽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宓奚玥旁边的女鬼。

    宓奚玥:“”好气哟,小寒寒竟然为了别的女人求他,可是她竟然不想拒绝!

    她瘪瘪嘴,凝结出更多的鬼力,将女鬼的嗓子弄好。

    “绍儿”

    女鬼治好嗓子后,第一时间就扑向了程绍东。

    宓奚玥:“”

    所以,连句谢谢都没有?她可能是帮了假的忙。

    程绍东也是一脸的惊讶,痛苦,悲伤以及无奈,这么多种情感纠结在一起,可谓是酸甜苦辣咸都拌一块儿了。

    宓奚玥在一边看着,心里的小剧场都快要打起来了。

    这是谁?

    在她没来的时候是出来了一个情敌吗?

    “妈,你怎么会”

    “咔哒!”

    宓奚玥脑海中的小剧场破碎,开始正视起这个女鬼了。

    竟然是程绍东的妈妈?厉害了好吗,一看就是一个美人胚子。

    程绍东仔仔细细地看着眼前的母亲:“他们都说你出国了,再也不要我了,可是你怎么会在程家的老宅?”

    还是以一副幽魂的模样出现。

    程母双眼满含泪水,想要摸摸儿子结果只能眼睁睁地从他身上穿过去。

    “绍儿,这么多年,你受苦了。”

    这对母子看起来都是有话说的样子,宓奚玥觉得自己是一个善解人意的鬼,很是自觉地就飘到另一边看戏,不打扰他们母子两个叙旧了。

    看到程启东被一群小鬼拽着四肢在地上拖着走,宓奚玥郁闷的心情得到了舒缓,然后又悄悄地帮了那些小鬼一把。

    程启东一瞬间就觉得自己不能动弹了,那些小鬼们就更加猖獗,还往他的脸上扔泥巴。

    程启东:“”

    奇耻大辱,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宓奚玥挂在树枝上,咧了咧嘴,这些小鬼还真的是挺有童心的。

    “兄弟们,把他扒光了挂在程家的大门上!”

    小鬼之一可能是生前沉迷于电视剧不可自拔,想法中带着一股浓浓的江湖气。

    这个想法好!

    宓奚玥继续在暗处伸以援手。

    在程家主的指示下,所有的人都没有来帮程启东,而是去了祠堂将那些不该存在的东西销毁,将众祖宗的灵位重新摆好,就还是原来的那个祠堂。

    所以,这边的程启东被宓奚玥束缚住了身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群小鬼羞辱,一时接受不了,晕了过去。

    “啧,这小白脸怪不得那么多的小姑娘喜欢呢。”

    小鬼之一摸了一把程启东的身材,叹息道。

    小鬼之二打趣道:“不然你附到他的身体里面,这样你就拥有这么一副好身材了。”

    “去去去!”那小鬼不屑道,“我才不想上了程家人的身,恶心!”

    可见这小鬼对程家人的心理阴影有多大。

    宓奚玥就看着他们几个合伙把程启东挂到程家老宅前面的一棵树下。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提议将程启东挂在墙头上的小鬼又开始琢磨了。

    “哎哎,有捉鬼师来了。”

    鬼大哥赶紧提醒道,然后几个小鬼躲了起来。

    齐濯濯脸色恍惚地走了过来,冷不丁抬头,就看到一个赤条条的身影,吓了她一跳。

    调皮的小鬼就趁着这个机会,上了齐濯濯的身。

    满脸惊恐的齐濯濯瞬间就变了脸色,笑得诡异地看着树上的程启东。

    其他的小鬼也是伸出了大拇指:“兄弟,赶紧的。”

    上身的小鬼笑眯眯地掏出齐濯濯的shǒu jī,好在shǒu jī是指纹解密,他按了一下就开了。

    接着,小鬼用shǒu jī各个方位,各个角度都拍了一个遍,然后发到各大论坛,特别是脸,拍得特别清晰。

    这下子,程家可能就成为全国的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