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思梦非梦(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94章 思梦非梦(完)

    第294章  思梦非梦完

    第294章思梦非梦完

    程启东以一副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宓奚玥,宓奚玥亦然。

    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才是智障,这种敌对的默契应该很少会有人有的。

    宓奚玥窜到他的跟前:“少年,我们来聊聊人生吧。”

    程启东就是等着这个时候,他快速抽出桃木剑,就要往宓奚玥的身上刺去。

    宓奚玥在一瞬间闪了好远出去:“啧,干嘛这么无情啊,想当初你受伤,还是我救得你,没想到被齐濯濯那个丫头捡了个漏,哎,想想还真的是觉得可惜。”

    见她提起陈年往事,程启东有一瞬间的迷茫:“你说什么,当初是你救的我?”

    当初,他为了追一个老鬼,无意间跑到了阴间茶馆,差点被那些小鬼们分食,恍惚间感觉他被人救了,还给他处理了伤口上了药,等他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齐濯濯在他身边,他就理所当然的以为是齐濯濯救了他。

    没想到竟然会是一个女鬼救了他。

    真相来的太突然,程启东一时还没有准备好接受。

    程绍东也只是以为这是宓奚玥用来诓他的话,趁机将驱魔符贴在了程启东的身上。

    “啊!”

    因为灵阵将别处的灵气汇聚了过来,自然也汇聚了不少的怨气,只不过都被灵阵镇压,现在灵阵被破坏,身在阵眼的程启东不可避免的接触到了不少的怨气,驱魔符贴在他的身上,那感觉不是一般的难受。

    程启东想要伸手将驱魔符给撕去,哪里知道前任程家家主的符纸一旦被贴上,就直接会印到那个人的身体上,怎么都弄不掉的。

    想要符纸消失,就只有他身体里的那些怨气,戾气还有鬼气全都排除出去。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从来不知道,一张符纸贴到人身上也会如此难受,程启东觉得自己生不如死。

    程绍东对这个堂弟没什么好印象,但是也不会杀了他脏了自己的手。

    宓奚玥缓步走到程启东面前,低声说道:“你知道吗,华苏从来没有后悔救过你,也没有后悔爱过你,只不过,做这些事情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华苏已经不敢再爱了。”

    原主被练成鬼将之后,唯一的记忆就是有关程启东的,宓奚玥虽然很是鄙视原主的识人不清,但是也没有办法,这些都是原主的心愿,她得让这个无情的男人知道。

    一边的程绍东听到宓奚玥的这一番类似于告白的话,脸都白了。

    从来没有想过,华苏竟然喜欢过程启东。

    程启东苍白着脸,皱眉道:“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驱魔符一消失,我就会变成一个废人,我不要,我求求你,帮我把它弄下来。”

    宓奚玥摇头:“你没有尝过华苏所经历的痛苦,自然不知道身体和心里所受的煎熬有多大,我就好心一点,就让你现在先有个心理准备。”

    程启东的体内怨气太盛,尤其是碰到了驱魔符就更加的不安分,怨气以他的身体为战场,和驱魔符展开了激烈的拼搏。

    “你们你们为什么不杀了我!”

    他现在完全是无能为力,只能让这两者在他的体内打来打去的,然后感受着自己的灵气一点一点消散。

    “你们,这就是你们所希望的,看着我变成一个废人吗?”

    宓奚玥转过头:“这从来都不是我希望的。”

    她希望的,只不过是任务可以顺利完成,ài rén可以平平安安的。

    程绍东起初有些发呆,这个时候已经缓过来了,但是心里依旧是很不舒服的,就想着华苏怎么能喜欢上程启东那个男人的!

    不行,她只能是他的!

    真想找个地方,把她给关起来,从此以后就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她,其他的人都不会跟她接触到。

    还在想着任务完成后要做什么的宓奚玥,完全没想到身后的程绍东心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她拍拍手站起来:“程绍东,你看看驱魔符是不是已经快消失了。”

    驱魔符消失的时候,就是程启东体内的怨气之类的全都被驱逐出去的时候,也是他,成为废人的时候。

    从今往后的程启东,已经不是往日的那个天才,而是一个连鬼都看不到的平常人,或许比平常人还要脆弱一点,比平常人还要倒霉一点。

    毕竟,他杀的人不少,没有人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哪怕他是一个天才。

    程绍东不情愿地检查了程启东的后背:“嗯,已经快要看不见了。”

    看到一边的齐濯濯的尸体,他的眼光微闪,但是被宓奚玥给拦住了:“你想干什么?”

    程绍东收回手,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没有做什么啊。”

    宓奚玥冷嗤一声:“你就装吧。”

    想用bǐ shǒu杀了程启东?怎么以前没发现他这么狠心?

    程绍东低声“哦”了一声,“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离开这里啊,难道你想让人把你转进去把牢底坐穿?”

    他们什么大恶的事情都没有做过,被抓进去的话就太吃亏了,坚决不能进去!

    程启东在驱魔符消失的一瞬间,眼前一黑就没了意识。

    宓奚玥看着程绍东:“走啊,不走留着过清明啊!”

    不过走之前,她还让程绍东打了diàn huà报警,一直到人来了,她和程绍东才悄悄离开。

    程家,在这一刻才算是彻底的败落了。

    走在回家路上的一人一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宓奚玥左飘飘右飘飘:“你回去了想做什么?”

    程绍东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轻柔地回道:“把我的奶茶店盘出去,认认真真做生意。”

    “哦,然后呢?”

    “赚钱养你。”

    宓奚玥:“”这话让她怎么接!

    程绍东悄悄地挪了过去,小声叫了一下她的名字:“华苏”

    “干嘛?”

    “留在我的身边吧。”

    宓奚玥:“”其实不是很想怎么办?

    某人欢快的声音响起:“我就当你答应了。”

    “”不是很想搭理他。

    “华苏,你想住什么样的别墅啊,等我有钱了就给你买。”

    “”沉默。

    “华苏,你喜欢什么样的装修风格?”

    “”继续沉默。

    不管了,反正她现在是鬼,程绍东也对她做不出什么花样来,就看看他想做什么。

    “华苏”

    “闭嘴!烦死了!”

    委屈的声音响起:“华苏,你是不是讨厌我了?你明明是很喜欢我的”

    宓奚玥:“”自己找的男朋友,跪着也得把他顺毛完。

    “乖,没嫌弃你,赶紧回家吧。”

    装傻的某人又开始撒娇:“今天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梦醒了,你会不会就不在了?”

    宓奚玥深呼吸:“呃,不会的,这又不是梦,赶紧回去吧。”

    忽然变得这么难缠真的好吗?

    也罢,以后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那就过好现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