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情困于囚(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296章 情困于囚(二)

    第296章  情困于囚二

    宓奚玥拍拍手:“好了,这不就解决了吗。”

    系统立即炸毛:“你,你能不能不要随意调动灵气,会引来天雷的!”

    就算是这个位面又可以供她驱动的灵气,她也不能随意使用的,这样真的会引来天道惩罚的!

    宓奚玥“啧”了一声:“不好意思,看到那些不顺眼的人,就想揍。”

    系统才要炸毛:“你还没见过人家呢,就说人家不顺眼!”

    “你在逗我?”宓奚玥一脸没想到系统这么蠢的表情,“他可是害了原主的凶手之一,你还指望我有好脸色吗?”

    系统:“”被主人气得智商都不在线了,它还能说什么呢,它也很绝望啊!

    “随便你吧,别把这个位面玩儿崩了就好。”

    系统此时心很累,不太想跟主人还有宿主说话了,它选择去静静。

    “好了,别整天里想东想西不干正事儿,赶紧给我查一下今天晚上到这里来的究竟是什么人。”

    宓奚玥眯了眯眼,在原剧情中,可是没这出的,原主也只是因为在外地散心不知道这回事儿才没这么错过的,根本就不是被人砸中了脑袋。

    想到这里,她摸了一下后脑勺儿,真特么的疼!那不要脸的究竟是谁!敢这么打她!

    系统看了看数据库,发现这个人并没有出现在原剧情中,也就是说,剧情出现了变化,一些新的角色被添加了进来,而他们还不会知道剧情会因为这些人走到哪里。

    宓奚玥:“”她有一句三字经要念!

    “宿主,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男人,始终是个隐患。

    “怕什么,我就不相信他还一点资料都查不出来,你起来,让我来查。”

    宓奚玥直接将系统挤到一边去,利用系统调出来了小区的jiān kòng录像。

    面对宿主一言不合就使用黑客手段这种行为,系统表示鄙视但是无力制止。

    多么痛的醒悟啊!

    宓奚玥很快就找出来了那个鸭舌帽男人,只见他走出小区后,就将帽子给摘下了,但是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还是让她给认出来了。

    “啧,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jiān kòng上显示,那名男子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看样子好像是宾利?

    厉害了好吗,现在给人家跑腿的都能开上宾利了?

    “宿主,你想想清楚,那明明就是幕后主使的车子好吗?”

    系统其实一直觉得自己的智商是在线的,但是总是被宿主嘲讽,现在好不容易可以鄙视宿主了,真的是心情舒畅啊。

    “我还用你说,他要是能开上宾利,原主家都能开个豪车店了。”

    宓奚玥一边跟系统进行日常互怼的huó dòng,一边不停歇的顺着对方的路线看着,想要找出这个宾利的主人。

    黑色的宾利一路驶向郊区的位置,到了别墅群,就慢慢往山上去。

    宓奚玥回想了一下,所有原剧情上面都出现过的人物,只有男主是住在这里的。

    这样就不得了了啊!

    男主这是在搞事情啊!

    系统忽然有了要大干一场的感觉:“宿主,你想要做什么?”

    “当然是要搞事情了,男主一来就给我送了这么大的一个见面礼,我也不能不懂事儿你说是吧?”

    系统要是信了她的话,那才是要搞事情呢。

    但是它已经放弃抵抗了:“好吧,你要我准备什么?”

    宓奚玥摇头:“不用,你帮我看着天道的动向就好了。”

    “关注天道?那岂不是”只有宿主动用灵气引起动荡才会发生的事情吗?

    “嗯,你先看着,我走了!”

    这个位面的灵气还是有的,她调用个一次两次的还是没问题的。

    宓奚玥一个闪身,就消失在窗户外面,犹如一道流星划过夜空,直奔男主的住所。

    系统生无可恋的叹了口气:“主人啊,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这么一味的纵容,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某主人摸了摸下巴,其实,他也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但是她的本性如此,他又怎么能够限制她做任何事情。

    宓奚玥到了男主陈默的别墅的时候,那辆黑色宾利也刚刚停进车库。

    “没有人发现吧?”

    帮凶摇头:“没有,那个公寓只有苏清一个人,我本来是想进去找找东西在哪里的,没想到差点被她发现,就直接把她砸晕了。”

    宓奚玥弯了弯嘴角,他们口中的东西,她很感兴趣呢。

    宾利上的人并没有下来,而是在车上进行谈话。

    宓奚玥只能蹲在车顶上听了。

    “那东西呢?”

    “没有找到,苏清太警惕了,就连保险箱她都是一层保险箱锁着一层的,而且每一层的密码都不一样。”

    陈默顿了一下:“每个密码都不一样?都说苏清是个没什么脑子的人,经常说话会得罪圈里的人,你现在跟我说她精明?”

    这分明就是不相信那个男人的话。

    那人又重新戴上了帽子,语气也不急躁:“信不信由你,我确实是没有找到那个东西,而且,我还因为从楼上跳下来,被摔成了重伤,这你总要补偿一下吧?”

    从他一上车,这个男人就表现出一丝厌恶,他知道他有洁癖,不过这可是为他办事儿,这么明目张胆地将这种情绪表达出来不太合适吧?

    既然这样,那他也应该要一些赔偿,总不能亏了自己吧。

    陈默早就闻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没有丝毫的犹豫:“好,五十万,但是你必须要找到那件东西,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鸭舌脑男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连连点头保证:“你放心,陈先生你这么慷慨,我也不能言而无信啊,你放心,找那件东西就包在我身上!”

    他在圈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老人了,要是这次办不成事儿,那就真的是砸了招牌了!

    就算是为了招牌,也得成功!

    陈默显然也是对对方抱有很大的希望的:“好,那我们就继续合作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好,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我把那东西给你带来的时候。”

    “嗯。”

    鸭舌帽男笑着下了车,然后开着另一辆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