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情困于囚(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02章 情困于囚(八)

    第302章  情困于囚八

    约会两个字瞬间就丢在了贺成肖的心里,他嘴角弯弯:“我还以为是哪个狗仔来跟拍你呢,没想到都是熟人?”

    这傻孩子

    宓奚玥用慈母般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确实是呢。”

    今天才刚见过面呢,男主竟然就和女主一起来看diàn yǐng了。

    “系统,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跟我说的,比如,男女主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刚刚认识的吗,怎么就发展到可以一起去看diàn yǐng的地步了?”

    “呃,这个,宿主,剧情显示,男女主是在同一所大学的师兄妹,女主进入公司就是男主推荐的,要她来这部戏试镜也是男主鼓励的,有问题吗?”

    有问题,而且大了!

    “所以这就导致剧情提前了?”

    原剧情不是这样的啊,两个人不是一次偶然才认识的吗,怎么转个眼就成了师兄妹?

    剧情变化的太快,还来不及调整心态。

    “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男女主的感情比原剧情的深厚,原主这次遭遇不测,恐怕就有男主的手笔,除了要找那个什么东西之外,还有为女主铺路的意思,因为张导的戏,谁拍谁红。”

    除掉一个苏清,苏苏就可以顺利地成为这部戏的女主,男主更是可以在她身边守护,只是没想到宓奚玥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啧,他们都这么希望能拍张导的戏,我怎么能让他们失望呢,放心,这部戏的女主,我势在必得!”

    宓奚玥眯了眯眼,努力按下心中的杀气。

    旁边的贺成肖再敏感不过了,察觉到那丝若有似无的杀气,悄悄看了宓奚玥一眼,没见到她脸上有什么异常,也就没说什么。

    他在部队呆过几年,该接触的也早就接触过了,对于杀气他最熟悉不过了,只不过有些疑惑,为什么宓奚玥身上也会有这么重的杀气。

    “怎么了?”

    宓奚玥觉得自己的杀气收敛的够快了,没想到这男人还是察觉到了,警觉性这么高?

    “没什么,待会儿看完diàn yǐng你是想去别的地方走走还是让我就送你回去?”

    贺成肖看了一眼时间,明明觉得出来的时间不久啊,怎么就这么到了十一点半了?

    宓奚玥想了一下:“那就送我回去好了,明天还要赶通告,我得回去休息。”

    苏清早在她来之前就已经接了这个广告代言,因为这几天她正在跟贺成肖勾搭,没有想起来,对方也以为她受了惊吓,就很大方的没有催,现在还是早点拍完,她以后好进组和男主愉快地玩耍。

    趁着diàn yǐng院还黑着,两个人装作很平常的样子先离开了。

    “回去之后就赶紧休息,你明天还要忙工作,别太累了。”

    贺成肖是让她别这么拼,两个人在一起了,他也才是真正关注娱乐圈,更是知道了他的女朋友几乎一年三百六十天都是在剧组呆着的,还因为拍戏伤到了腰。

    他揉了揉宓奚玥的脸蛋儿:“我不会让你受苦的。”

    如果他不进部队,不当jǐng chá,现在应该是跨国企业的总裁了,家里的人一直希望他能回去继承家业,是时候该考虑这个问题了。

    宓奚玥笑着摇头:“其实不瞒你说,我也不准备在娱乐圈里多待,我的腰伤太严重了,不想以后老了疼得站不起来。”

    她不是原主,对当演员这项工作,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但是在完成原主的心愿之前,她还是会好好地做一个敬业的苏清。

    “好,都依你。”贺成肖在她额头落下一个晚安吻,“晚安,快进去吧。”

    “嗯。”

    宓奚玥想了想,踮脚回给了贺成肖一个晚安吻,然后跑开:“晚安,好梦。”

    贺成肖无奈一笑,然后抬脚离开。

    宓奚玥一进门就注意到院子里有陌生人的气息:“呵,你们还真的是不死心啊,竟然在这个时候又shàng mén。”

    这几天她的周围都有人保护着,而且她自身也有功夫,没想到这些人还真的是不怕麻烦。

    回应她的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想跑?

    宓奚玥耳朵动了动,确认了她要找的人的方位,身形一闪。

    “嗨,又见面了。”

    她蓦然出现,把那个人吓了一跳。

    “吓,你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那人还是戴着鸭舌帽,只不过还是有些一瘸一拐的,动作有些不利索。

    宓奚玥嘲讽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上次从我家墙头掉下来还没把腿给摔断呢,你还敢来?”

    鸭舌帽男显然也是想到了自己上次任务的失败,但是仗着他是男人,气势也比宓奚玥足些:“识相的就赶紧把你的保险箱交给我,我兴许还能饶过你。”

    来要保险箱啊?

    宓奚玥摇摇头:“想要保险箱啊,那你先告诉我里面有什么东西,我直接把那东西给你不就完了。”

    她可是很好说话的。

    鸭舌帽男被她的反应弄得一愣一愣的:“你,我,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不知道啊,那你不会问吗?”

    宓奚玥微笑着看着他,另一只手已经毫不客气地捏住了鸭舌帽男的脖子。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鸭舌帽男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突然就全身不能动弹,眼前那个娇小的女人竟然一把提起了他。

    “呃,你,你快放开我你,你要杀了我”

    宓奚玥就像是拖着一个dà má袋一样,将鸭舌帽男从院子里拖到客厅,然后扔下他。

    鸭舌帽男想要站起来,但是全身都动不了,他看着自己身上并没有被绑着绳子,却像是被束缚着一样,开始慌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这”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你最好问问让你来找东西的人,那里面都有什么,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宓奚玥其实很想知道,那个保险箱里面究竟都有什么东西,让男主这么在意,还不惜一切代价来对付她。

    鸭舌帽男哆哆嗦嗦地点头:“好好好,我打diàn huà,但你要先把我松绑,这样我才能跟他通话啊。”

    宓奚玥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千万不要耍花样。”

    她手一挥,鸭舌帽男的双手就能动了。

    这这简直就是妖怪啊!

    鸭舌帽男的心里十分的惊恐,但是他没有被完全解开,也只能按照宓奚玥的意思给陈默打diàn hu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