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情困于囚(十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06章 情困于囚(十二)

    第306章  情困于囚十二

    第306章情困于囚十二

    这边的宓奚玥放下diàn huà,那边的贺成肖也就安安静静地放下shǒu jī吃饭。

    可是,坐在他对面的贺成月却觉得一股阴风阵阵,让她有些惶恐。

    “那个,大哥,你还好吧?”

    其实,从那条新闻出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就不太好,一直在等着她的女神给他打diàn huà。

    贺成月也知道,苏清从出道开始就fēi wén不断,那些事情都是狗仔们瞎编乱造的,但是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死心眼的哥哥。

    贺成肖抬起头来看她,面色如常:“什么好不好的,有事儿?”

    听到他这么说,贺成月就更加担心了。

    她这个哥哥说得好听了是死心眼,说的难听了就是偏执狂,平常没有碰到什么事情的时候,正常的比任何人都正常,不正常起来

    贺成月打了一个哆嗦,简直可怕极了,不知道女神这次能不能安抚好哥哥,要不然的话,那可能就是一场灾难。

    贺成肖面色如常,刚想赶紧吃了饭就去上班,就看到shǒu jī一阵又一阵的震动,然后就是diàn huà进来了。

    他看着来电显示,微微皱眉,但是还是接通了:“喂?”

    “队长,你有没有看到今天的微博?你上热搜了!”

    打diàn huà的是贺成肖的小迷弟,语气比之前更加的激动,只不过是来给贺成肖通风报信的。

    贺成肖身为一个不喜欢上的人,有了微信就已经是贺成月努力了几个月的结果,微博这东西,不存在撒!

    他看了一眼贺成月,“把你的shǒu jī拿过来。”

    “啊,队长?我现在在外面呢,没办法把shǒu jī给你”

    小迷弟赶紧诚惶诚恐地解释道,生怕偶像生气。

    贺成肖说了一句:“没其他的事儿我就先挂了。”就扔了shǒu jī,然后把手伸向贺成月,“shǒu jī。”

    正在偷偷看shǒu jī的贺成月手一抖,赶紧将shǒu jī给了他:“自己竟然连个微博都没有,还好意思朝我要。”

    但是她还能怎么样呢,还不是乖乖的就给了?

    过了一会儿,她就又兴奋起来了:“哥,你是不是要看女神的声明啊,来来来,我给你找。”

    刚刚她好像看到了什么苏清声明,还没打开呢就被贺成肖要去了shǒu jī,刚好现在可以一起看。

    贺成肖微微避过她:“我自己来看。”

    他虽然不怎么常玩shǒu jī,但是微博还是玩过一阵儿的,知道怎么找。

    被拒绝了的贺成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哥哥在那边光明正大的翻看她的shǒu jī,还不让她在第一时间看到。

    贺成月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的表情变得凝重,先是皱了下眉,然后又松开,接着又皱眉,就把她的shǒu jī给扔到一边。

    贺成月眼疾手快的她可怜的shǒu jī,然后看了一眼微博

    画面刚好停留在苏清的微博主页上,新鲜出炉的声明明晃晃地挂在那里。

    “没错,这就是我男朋友,此生只爱他一个!希望你们和我一样爱着他,嗯,你们像朋友那样的爱护就可以了。”

    下面是两个人的合照,看起来十分的亲密。

    本来这份声明一出来,就要把她劈腿的罪名坐实了,倒是她又那么坚定的说只爱男友一个人,很明显昨天的新闻有猫腻啊!

    相对于宓奚玥这边的顺利,陈默那边又有点不好受。

    苏苏满脸受伤地看着陈默,“为什么你要说你是去处理事情,你明明就是去见那个女人了!”

    陈默揉了揉眉心,“我说了我是取东西,要是我说是去找她拿东西,你又会胡思乱想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苏苏竟然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每次一有什么fēi wén就会质问他,那些明明没有实锤的新闻,她都那么相信,他的解释却是一点可信性都没有!

    “可是你对我说谎了,你以前从来都不会对我说谎,这个新闻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心知肚明,不就是她是影后,不就是她长的比我漂亮,不就是她比我名声大么!”

    这些,全都是因为苏苏的不自信,竟然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部都说出来了。

    陈默的心也被她说的凉了一大截,“我从来没想过你会这么想我!”

    他在娱乐圈这么多年,受到的yòu huò远比苏苏想象的还要多,要是他经受不住yòu huò,还怎么会和她在一起?

    没想到多年的坚持竟然会被这么质疑,陈默忽然有一种无力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苏苏说完话,看着陈默不太好的脸色,也有些不知所措,赶紧说道,“对不起,陈默,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我,我不是质疑你对我的感情,只是我太自卑了,不知道该怎么来维护我们之间的感情。”

    作为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只是在成为配角的时候就被yǐng dì看上,还因为两个人同校,又多了好多共同话题。

    可是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也来得也太让人不安了,才会让她有了这么多的不确定。

    陈默叹了一口气,“我觉得现在我们两个人真的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说这些,都先冷静一下吧,不过我还是要说,我们两个没有什么事情,媒体那些都是在杜撰!”

    他说完,扭头就走,留下苏苏一个人错愕地目送他离开,“陈”

    陈默出门后,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他家门前,“你是谁?”

    他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贺成肖微微直起身子,打量着这个所谓的yǐng dì:“你就是陈默?”

    “你哪位?”

    陈默直觉来者不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面的男人已经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了。

    还在陈默也是练过的,还能抵挡了一阵儿,可是贺成肖是练武练了二十几年的,他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结果就是,陈默被贺成肖打得鼻青脸肿,蔫儿蔫儿地躺在地上。

    苏苏在屋里听到外面有动静,还以为是记者堵shàng mén了,等了一会儿才发现不是的,就赶紧跑出去查看。

    就看到自家男朋友躺在地上,还被人给打成了猪头。

    苏苏尖叫一声就跑了过去:“陈默,你怎么了?”

    怎么会被打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