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情困于囚(十七)-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11章 情困于囚(十七)

    第311章  情困于囚十七

    贺成肖只是瞄了一眼,然后就扯着她去休息了。

    “你就不好好看看我做了什么?”

    贺成肖淡定地回答:“还是不看了,反正我也看不懂。”

    宓奚玥:“”

    这话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还真的是醉了。

    她还能说什么,不看就不看呗,知道结果不就完了。

    “哎哎哎,我们才刚吃完饭,往卧室去干吗?”

    贺成肖想了一下,将她扛了起来抱进去:“做该做的事情。”

    宓奚玥也是无奈了,“你就不能想点别的事情吗?”

    也是没谁了,就不能做点正经事情吗?

    可是某人很是理所当然:“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正经不起来。”

    宓奚玥抽了抽嘴角,希望今天晚上可以不用熬夜,要不然她就见不到自己的成果了。

    索性贺成肖也知道不能耽误她,只闹腾了几个小时就放过她了。

    宓奚玥推了他一把:“喂不饱的狼!”

    “你要是再说,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饿狼扑食。”

    宓奚玥“啧”了一声,默默地躺回原位:“哎,我们友好一点好吗,毕竟怎么说都是睡在一张床上的。”

    “嘁,这还不是我对你温柔的纵容?你还说我”

    “好好好,我们不说这个,来讨论一下以后我不在娱乐圈了,要做什么?”

    贺成肖随口说道:“你就待在我的身边好了,做一个放飞自我的贺家少夫人。”

    他虽然只想让宓奚玥待在他的身边,但是并不限制她的自由,能开开心心的自然好。

    宓奚玥还能说什么,能这么风轻云淡地让她做全职太太,贺成肖这是要上天啊。

    所以

    “我要出去旅游!”

    “好。”

    “我要去吃好吃的。”

    “好。”

    “我要”

    “好,等我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就跟你一起。”

    宓奚玥细数着自己以后的逍遥日子,没想到这里还有人在等着呢。

    她无语的抬头看了男人一眼:“你就安安心心地做你自己的事情好吧。”

    男人直接瞪她:“不行,你必须得有我陪着。”

    真的管得好严啊!

    宓奚玥撇撇嘴,她还能说什么,这个位面的小寒寒真的是霸道极了,一言不合就要跟她交流一下人生,真的好害怕自己哪天去医院检查会碰到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

    “好吧,我要给你报备一下,明天可能有一场吻戏”

    话还没说完,宓奚玥就感觉到了身边的气压在不断的下降。

    “那个,其实我也是不想的,但是工作需要,你懂得。”

    宓奚玥才不想跟陈默那个伪君子一起玩亲亲,她只知道这一切发生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还是要老老实实地回来被批斗。

    贺成肖稳住心神,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这只是工作,清儿也是不想的,才开口说道:“嗯,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你放心吧。”

    宓奚玥戏谑地看着他:“真的?”

    “嗯。”贺成肖转过身去关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骗人!

    有本事说这话的时候看着她的眼睛啊,还搞关灯这种操作!

    “好,那我明天就跟导演说,你允许我拍吻戏了,可以吧。”

    宓奚玥忽然就被身边的男人紧紧地揽在怀里,然后把她的嘴封住,不让她再说话。

    只听得他恶狠狠地说道:“你再说我就让你明天都去不了剧组。”

    “嘁,就知道你是假装大方,我明天就不说了,没有吻戏就没有呗,一部清水戏也挺好的,多正经啊。”宓奚玥拍拍他的肩,“我就不为难你了。”

    贺成肖淡淡地“嗯”了一声,才小声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小气了。”

    “恋爱中的男女不都是这样的吗,你要是不吃醋我才该担心呢。”

    宓奚玥这可是说的大实话,毕竟就算烈孤寒没有偏执症,也不会让她去跟别的男人拍吻戏的。

    贺成肖这才算是放心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不想你跟别的男人有接触,就算是多说几句话,我就要发疯的感觉,我可能”

    他正要说出自己的病情,就被宓奚玥打断:“你要相信自己,你只是不想失去我,并不是其他什么的原因,同样的,你也只是想守住身边的人或东西,知道吗。”

    宓奚玥才不会想承认贺成肖有什么偏执症呢,他除了不想让她和别的异性有接触,其他的也没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而且她能感觉到,他一直在忍耐着自己的性情,不让他伤害到她。

    “嗯,明天你就去做自己的事情,我还要开会,就不过去探班了。”

    贺成肖想着自己既然受不了看她的戏,那就用工作来麻痹吧。

    宓奚玥也不勉强他,时间总会让他慢慢平静的,她就先等着看。

    翌日。

    宓奚玥收了工,坐在一边休息。

    陈默也不跟苏苏说话,就直接来到了宓奚玥的身边。

    宓奚玥诧异地看着他,什么情况?男主不去跟女主在一起**,跑到她的面前来干什么。

    “你有什么事情吗?”

    她今天刚来的时候,就直接跟导演说了,吻戏不能拍,导演也没说什么,只是找了个替身过来。

    陈默低头看着她:“看来你已经找到金主了,竟然已经连演员的基本素养都给忘了。”

    演员的基本素养?

    宓奚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是陈默该说的话?

    “你让我对一个一心想杀了我的人谈素养,你是在逗我吗?”

    陈默脸色一僵,又赶紧稳住:“你说这话,可就是让人听不懂了,谁要杀你?”

    宓奚玥叹了一口气:“看来你是失忆了,我说过,你是什么身份,在我这里一点秘密都没有,我将东西给了你,不代表我就真的怕了你。”

    陈默继续保持微笑:“那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再好好的聊一聊?”

    “好啊,聊个五毛钱的。”

    宓奚玥倒想看看,陈默还想干什么。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了旁边的树林里。

    一直跟在身后的苏苏咬了咬嘴唇,还是跟了上去。

    “说吧,你想跟我聊什么?”

    宓奚玥现在除了拍戏,一般是不会跟陈默聊天的,除非陈默不要脸皮地自己贴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