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金牌编剧(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33章 金牌编剧(二)

    第033章    金牌编剧二

    身为女主的好友,王丽清自然知道这件事情是有多么严重,就算这张zhào piàn不是真的,也会有一大盆污水往好友身上泼。

    她便让女主夏蝉先跑,由她来牵制住这个疯狂的粉丝。

    胆小的夏蝉依言跑了出去,却碰上了和měi nǚ打得火热的男主兼前男友杨智,夏蝉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十分有自尊的跑了。

    男主根本不能忘怀前女友,就追了上去,两个人拉扯了一阵儿,才又重新回到事发地。

    此时的王丽清已经不在小巷了,男主以为女主是骗他的,二话不说拖着女主去了自家名下的酒店。

    这边,已经得救的王丽清还在向男配花默请求,让他帮忙寻找好友的下落,得到的结果却是夏蝉和别的男人在酒店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花默对这个善良的女孩子一见钟情,便隐瞒了实情,在医院照顾了她三天,什么新闻都不让她知道,因此原主也就不知道自己好友到底在做什么。

    三天后,夏蝉才出现,因为男主一直不肯放她离开,再者因为好友已经得救,她也就不那么担心了,就安心地待在酒店里和男主谈人生,谈到了最后,自然是谈到了某些地点,又带着两个人怀念了一下自己的青葱爱恋。

    王丽清压根就不知道这些,花默也一直瞒着她,她还以为夏蝉是出了什么事情才来得这么晚,担心她还来不及呢。

    夏蝉也因为心虚,就一直留在原主身边,一直到两个人回家。

    在这期间,王丽清和花默两个人也看对了眼,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男女主也在纠缠不休。

    花默的mèi mèi花岚一直喜欢男主,并且为此付出了生命。所以花默十分讨厌男主,也对女主有些敌意,但都一直很好的掩饰着。

    另一边,夏蝉和杨智两个人的事情,遭到了杨家家长的强烈反对,杨母更是给杨智直接订了婚,并且告诉了夏蝉。

    这对夏蝉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失意的时候差点被车撞了,正好是王丽清救了她,这次真的是一命换一命,应该说是两命换一命,这个时候的王丽清已经怀了花默的孩子。

    再后来,花默就黑化了,他不断地搞事情对付杨家,也意外地促成了男女主的爱情,并让杨家人接受了女主,男女主顺利的步入了结婚的殿堂。

    故事的结局当然是男女主住进了城堡,还有了爱情的结晶,但是花默却要守着自己心爱女人的墓碑,过上一辈子。

    知道了剧情,宓奚玥的心里就更憋屈了。

    “这样的朋友?关键时刻女主分分钟还是牺牲原主,天哪,原主到底在想神马?”

    什么叫做知道她得救了,女主就安心地和前男友诉衷情了?原主还不是因为要保住女主在娱乐圈的清纯形象才这么做的?

    什么?你说这是原主自愿的?不能道德绑架?

    那您可瞧好了,她可不是王丽清那个傻帽,被人当枪使,她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远离女主!

    宓奚玥一把将针头拔了出来,现在不跑等着女主找来吗?

    旁边的护士还以为宓奚玥发疯了,赶紧叫道:“哎,你这个病人怎么这么不听话,来人啊,把她按住!”

    宓奚玥:“”

    她只能郁闷地看着病房门离自己越来越远。

    宓奚玥被人豪不怜惜地扔在病床上,又被人翻来覆去的检查了好多遍,才算消停。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就不能以一个健康的方式醒过来吗?”

    上次是为了救男配才躺在冰棺里面,这次是躺在医院里,没一个好地方!

    系统笑得谄媚:“这个,不是要一点一点来的么,凡事都要有个过程吗不是。”

    宓奚玥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过程你妹啊,醒来的方式还要靠一点一点的积分刷出来吗?

    咦,她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还没告诉我,我上次完成任务后,有多少积分呢?”

    就说是蠢系统了吧,这种本职工作都能忘记。

    系统表示自己很委屈啊,它当时只顾着去关注宿主的心情了,没注意到是很正常的嘛。

    它委屈哒哒地将界面刷新一下。

    宿主:宓奚玥

    年龄:23岁

    性别:女

    爱好:男

    外貌值:55点

    武力值:80点

    特长:无

    积分:2000点

    奖励:迷惑之瞳一个世界只能用三次

    永久性奖励:空间

    看到积分,宓奚玥差点拿出平板锅狠拍系统一顿:“上个位面我都死了,才就只有这么点积分?”

    还有,外貌值和武力值为什么一点变化都没有?她明明都已经修炼了那么久!一百年啊!

    “宿主,做人呐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你已经有了很丰厚的奖励了,就不要再计较积分的问题了,好不好?”

    系统才不会说,是因为宿主拆了官配才会被扣积分的,这么多的积分,都够宿主买上好几瓶的隐身神水了,不过谁让她总是欺负这么可爱又善良的系统大人呢,它可是很记仇的,就是不说!

    宓奚玥现在就是想好好静一静,反正来日方长,关于积分这个问题,她会好好地跟系统聊一聊的,相信它会改变自己的想法的。

    系统的小平板抖了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它嘟囔了一句:“总有刁民想害朕。”就暗戳戳地回了自己的大本营。

    宓奚玥则是躺在病床上,梳理着原主的记忆,想要了解到原主的生活,因为原主是不太小的炮灰,可是作者偏心,总是不写清楚原主的人际交往,害得她要一点点的摸索。

    门外隐隐约约有说话的声音,宓奚玥凝神一听,是刚刚那个护士。

    “花先生,那位xiǎo jiě刚刚醒了,就要往外跑,被我们拦住了,她可能情绪有些不稳定,你要不等一会再来?”

    一个好听的声音拒绝了她的要求:“不了,我总要看看我救的人到底怎么样了,这样才能放心。”

    宓奚玥是个音控,听到这么有磁性的男声,就有些把持不住地想往外跑。

    “宿主,你想干什么,你还是个病人啊!”

    随着系统的惊叫,宓奚玥也感受到自己腹部有些撕裂的疼痛。

    “玛德,要是被我抓到是哪个智障,我非一巴掌拍飞他!”